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專欄

香港反送中的“蝴蝶效應”

音頻 05:09
2019年10月20日,香港示威者無視警方禁令,堅持集會抗議。據估計,大約35萬人參加了集會活動。
2019年10月20日,香港示威者無視警方禁令,堅持集會抗議。據估計,大約35萬人參加了集會活動。 圖片來源:路透社/Tyrone Siu

在人類對大自然的研究中,有一種“蝴蝶效應”理論。那麼人類社會的政治變革,是否也有“蝴蝶效應”呢?眼下全世界都關注的香港反送中,就是當代中國政治的“蝴蝶效應”。兩位香港青年到台灣旅遊,男青年殺了女青年,引發香港一場反送中抗爭,從而引發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有可能引發香港以致中國的巨大變局。

廣告

1963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氣象學家洛倫茨(Edward Norton Lorenz)在試驗中,發現一個微小的誤差隨着不斷推移造成了巨大的後果。1972年,洛倫茲在美國科學發展學會第139次會議上發表演講,洛倫茨表示,一隻南美洲亞馬遜河流域熱帶雨林中的蝴蝶,扇動幾下翅膀,可能兩周後在美國的德克薩斯引起一場龍捲風。其原因在於,蝴蝶翅膀的運動,導致其身邊的空氣系統發生變化,引起微弱氣流的產生,而微弱氣流的產生又會引起它四周空氣或其他系統產生相應的變化,由此連鎖反應,最終導致其他系統的巨大變化。洛倫茲把這種現象稱做"蝴蝶效應",意思是一件表面上看來毫無關係、非常微小的事件,可能帶來巨大的改變。“蝴蝶效應”在社會與政治學領域則說明:社會的一個微小變化,可能引發一場翻天覆地的革命。

“蝴蝶效應”之說不脛而走,一首西方流傳的民謠說道:

丟失一個釘子,壞了一隻蹄鐵;

壞了一隻蹄鐵,折了一匹戰馬;

折了一匹戰馬,傷了一位騎士;

傷了一位騎士,輸了一場戰鬥;

輸了一場戰鬥,亡了一個帝國。

在台灣殺人的香港青年,作案後逃回香港,由於作案地點在台灣,香港司法不能將其起訴,而港台之間沒有引渡協議,香港也不能將其送去台灣接受起訴和審判。這事啟發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動起歪腦筋,也許這是中央對她的指示,於是她策動立法會通過一個《逃犯條例》。根據這個條例,只要大陸方面提出,香港就得將任何港人或者逃到香港的大陸人、海外政治異議人士,送到大陸去關押和審判。

已經對“一國兩制”被中共破壞殆盡忍無可忍的香港人,此時只有奮起捍衛香港價值的最後領地司法體系,200萬人上街的反送中便由此而起。港府殘暴鎮壓反送中的遊行示威者,震動了世界,美國國會把討論和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提上日程,若參眾兩院都通過,總統簽名生效,香港就失掉了“獨立關稅區”地位,導致因美中貿易戰而急速下滑的中國經濟加速崩潰,加重中共政權覆亡的危機。

廣義的政治“蝴蝶效應”在中國和世界近代史上不乏其例:辛亥革命成功、清朝覆滅,源於四川民眾保路運動,清政府調集武昌新軍前去鎮壓而使得城防空虛,留守的新軍檢測炸藥不慎爆炸而趁勢起事;蘇聯東歐社會主義集團崩潰,是從1989年2月波蘭團結工會取得合法地位開始,為其加持動力的是美國總統里根和英國首相撒切爾,以及中國的89民運。

誰能想到巴西熱帶雨林中的一隻蝴蝶煽動了幾下翅膀,就給美國的德克薩斯帶來一場旋風?又有誰能想到一位港人在台灣犯案,就引發香港的反送中、美國捲入其中,並將為中國帶來變局?

人們說,中國正等待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或者引爆火藥桶的一粒火星。按照洛倫茨的“蝴蝶效應”理論,這根稻草、這粒火星,說不定就是中國某處一件表面上看來毫無關係、非常微小的事件,成為煽動幾下摧毀了一個強大邪惡政權的蝴蝶翅膀。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