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香港/政治

元朗7.21警黑合作已三月只六人被控市民靜坐抗議

7月21日晚部分香港元朗白衣人團夥暴力攻擊他人資料圖片
7月21日晚部分香港元朗白衣人團夥暴力攻擊他人資料圖片 DR網絡圖片

轟動全球的元朗7.21逾百黑社會“奉旨”打人事件,轉眼已過了三個月,但香港政府無論是警方還是檢控當局卻明顯對該案提不起勁,迄今只起訴了6人,甚至連香港政府第二把交椅的政務司長張建宗,日前也呼籲市民不要再糾纏這件事,要大家一起看前看。

廣告

但市民卻拒絕忘記,並在21日晚在元朗舉行“毋忘7.21”靜坐活動,警方出動防暴隊驅散在商場內靜坐的數百名市民,事件演變成黑夜小巷追逐戰,不少街坊無懼催淚彈及胡椒噴霧與警方對峙,街頭上更傳來陣陣街坊與警察對罵之聲。此外,由於港鐵當局配合當局要求,從21日下午2時開始即關閉元朗車站,不少巿民的抗議靜坐活動於是在港鐵沿線多個車站舉行。

7.21事件可說是整個反送中運動的一個轉捩點,警察與黑社會合作亦從該次事件從傳聞成為人所共知的事實,紐約時報還專門上載一段當晚黑社會白衣人無差別毆打無辜市民的視頻,將香港警黑合作“家醜”宣揚至國際層面。

在事件過了三個月的昨天,不少元朗街坊接受NOW電視台訪問時,聲調還略帶驚栗,有人甚至飲泣,他們均不能置信香港的警察可以淪落到如斯田地。居民何小姐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則表示,事隔三個月仍對恐襲事件印象深刻,她當日與白衣人擦身而過,聽見他們指罵學生是暴民,隨即用暴力襲擊市民,令她感到害怕。她批評警方遲到39分鐘是不能接受,而且遲遲不拘捕,“元朗白衣人到現在都沒有上庭,示威者捉完,就算受傷,(警察)都會跑去醫院捉”。

對於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呼籲勿再糾纏其7.21道歉說法,她認為十分無稽,斥張是香港人的恥辱。香港有報道指出,在白衣人逞兇之前,中聯辦負責新界事務的官員曾在一次演說中,鼓勵包括元朗在內的新界愛國人士要做些事情。

元朗的靜坐活動開始時在當地一個商場舉行,另一批市民則在附近街頭堵路等抗議行動,防暴警先後擎槍及無間斷施放多枚催淚彈及胡椒球驅散群眾,有市民中招,至少10人被捕,局面至凌晨仍未平息。

元朗大馬路有逾百黑衣人聚集,有人用雪糕筒設路障堵塞來回線,防暴警到場布防擎槍,其間警方曾同時舉起藍旗及黑旗,呼喝在場人士立即離開,並要求現場市民除下口罩,又企圖前後包抄追捕示威者。警方迅速移除路障,與示威者對峙。晚上8時許,有巿民高唱“有班警察毅進仔”,一班防暴警隨即追截及制服一名男子,有速龍疑情緒失控強行將記者推上行人路,要由同袍拉走。所謂的“毅進仔”是港人嘲笑前線警員讀書不好沒有學問見識淺薄的統稱。

之後有近20名藍絲到場與市民互相指罵,又向持相反政見人士及記者方向扔垃圾及潑水,有穿黑衫巿民頭部被硬物擊中倒地,藍絲最後由防暴警護送離開。警方不斷增援,據蘋果日報報道,防暴警曾一邊追一邊開槍發射數枚催淚彈,示威者隨即四散。

其他地區的靜坐活動從下午開始,數十名市民於港鐵銅鑼灣站大堂靜坐,抗議警方7.21晚的不作為。有市民手持手提電腦,播放有關元朗恐襲的港台節目《鏗鏘集》。其間,有市民摺紙鶴砌出7.21字樣,過程中有港鐵職員在旁觀察,但未有阻止。K小姐(化名)高舉“毋忘7.21恐怖襲擊 絕不原諒劊子手”紙牌靜坐,她形容當日警方做法“荒謬”,面對市民被襲竟掉頭離去。警方近月不停推卸責任,態度不能接受,包括從不承認任何錯誤,“你(警方)射眼又誤射,你什麼都誤射,所有事情都加個‘誤’字是不是就可以解決問題?”

旺角站有逾百人坐在其中一個出口的位置,不時高叫口號及唱出《願榮光歸香港》,其間曾有部份抗爭者不滿港鐵7.21處理手法,一度改而破壞閘機,商店提早落閘關門。

將軍澳站晚上7時起,逾百名戴口罩穿黑衣的巿民,開始在接近商場的出口靜坐及亮起手機燈,要求外界毋忘7.21元朗恐襲,高峯期多達200人,港鐵職員在場未有阻攔,僅守在閘機安排巿民人手入閘。

至於東鐵線大圍站,晚上8時許約有百多名巿民聚集,其間有建制派支持者在場挑釁引發雙方口角,30多名防暴警隨即到場要求在場人士離開,大約逗留15分鐘登上警車,有警員上車後未有關門,反舉起胡椒噴劑指向巿民方向戒備,引起群眾不滿起鬨。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