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台灣年輕人看兩岸三地社會政治和反送中

音頻 13:37
台北市夜景
台北市夜景 @ DR

大陸,台灣和香港兩岸三地幾十年來經歷着不同的政治體制,文化和社會等領域的變遷和發展,猶如一棵樹上結出了三個形狀和味道截然不同的果實。僅從年輕人身上看,無論是精神面貌、思想意識的獨立和政治敏感程度也可以說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當大陸的青年代表們國慶日從30年前被鎮壓的學運發生地  天安門廣場上歡呼而過,接受習近平主席的檢閱時,香港的年輕人正在街頭為了捍衛自由和民主流血流淚,接受血與火的洗禮,那麼海峽對岸的台灣年輕人又在做什麼,想什麼?他們對生活、對社會、對兩岸關係,對香港的反送中以及台灣的未來等議題又有何種思考和間接。記者在台北繁華的永康路上的一個小公園裡採訪到幾位正在那裡聊天休閑的年輕人。歡迎點擊收聽他們的心聲。

廣告

專訪台北年輕人

 

 

 

 

法廣:對自己目前的生活狀況是否滿意?

張小姐:對薪資方面不太滿意,可能也是因為自己的實力還不夠。我覺得 目前薪資結構和物價水平不太均等。最主要是房價問題。衣食問題還可以,但是如果要牽涉到買房子的話,現在大部分年輕人都不太可能負擔。

法廣:依你看,什麼原因導致了這樣的局面?

張:我覺得可能是炒房造成的。比如,東區以前很繁華,但是因為房價越來越高,店面也都被一間間地關了。不管是租還是購買,我認為房價問題影響着整個台灣社會。

法廣:如果你能面對總統,除了房價外,你還會告訴她哪些年輕人的期望?

張:我覺得可以多發展文化方面的產業,但是可以說現在比幾年前還是進步了很多,但是我們還是可以有更大的空間,比如法國就是我們可以好好學習的對象。

法廣:如果台灣和大陸有更多經濟上合作,你認為是否會帶來好處?

張:我覺得當然可以合作,但是要避免被綁架。比如現在陸客減少,新聞媒體會報道商家會抱怨因此而導致他們商機減少,也會連帶上政黨投票等等問題。我認為這樣就不太好。我們可以和大陸保持適當程度的合作,但是也不要過於依賴。比如觀光產業,也可以多往東北亞或東南亞發展,以便分散風險。

法廣:你是否對香港“反送中“運動有所關注?

張:有關注,感覺有點一發不可收拾。(如果台灣也發生同樣的自由和民主受到挑戰的情勢)我也會走上街頭。因為這是一個逐步發展的過程,目前看,香港的《逃犯條例草案》可能對大部分人來說都是小事,但是,一步步發展下去的話,可能就會從“一國兩制”變成“一國一制”。港人可能就是為了避免最後出現這樣的局面才做出現在的抗爭。

法廣:“一國兩制”在台灣完全不可能?

張:我不會同意這樣的發展。

法廣:你如何看台灣明年的總統大選?

張:我覺得這次的大選有個很特別的情形,以前好像都只是分成藍綠兩黨的鬥爭而已。我會比較傾向投給蔡英文,但是這邊因為之前有郭台銘或柯文哲的參選可能,選票也有被分散掉的趨勢。這是跟以前相比比較不一樣的地方。

現在的局面好像是很多方面在競爭,但這也不一定是壞事,因為至少我們的社會又多了不同的聲音。

我覺得如果年輕人會投票給蔡英文的話,有很大的原因是她希望維持台灣的主權,同時也看好她在文化產業領域的努力。

邱先生是張小姐的男朋友,在台灣大學裡做行政工作。他對台灣國內國外遇到的問題和挑戰也有十分清晰的思路。

邱:台北交通便利,資訊來源很多,想要什麼都有,所以生活很舒適,是一個很幸福的地方。但是碰到的困難就是要如何讓自己在這個地方好好地生活下去。第一步,如果要成家的話,我們的房子和其他的問題就會出現。台灣是不是未來越來越好,值得年輕人留下來繼續發展的地方?這是包括我自己在內的很多年輕人都很重視的議題。

當然我們會擔心自己的未來,但這也會跟着整體社會的發展去做一些調整。

我是在台灣大學做行政工作,但薪水和一般行政人員差不多,不很高。但我覺得不僅僅只是台灣大學畢業生的薪水問題很突出,而是整個台灣的勞工階層的薪資比例都不太對,跟目前的消費指數相比不太成比例。

法廣: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可以在台灣,香港和大陸之間選擇的話,你會考慮到大陸發展嗎?

邱:以現在的情況來說,我還是會留在台灣。

我其實還蠻支持香港的反送中的想法的,但裡面可能還是有一些屬於香港內部的在事情,我不太清楚的地方,但我看好這件事情,也支持他們。我也希望他們可以成功。

如果有一天我也碰到這個問題的話,我也會勇敢地去爭取。

我覺得身邊的朋友也都有同樣的想法,身邊差不多同一個階層的朋友都很支持。

法廣:父母呢?

邱:父母方面會有不同的聲音,因為畢竟還是會牽扯到政治方面的議題,所以有些可能會比較挺中國大陸那邊的話,就會質疑香港人的做法,但是如果不是很親中的話,他們也會說這件事情還是很值得爭取的。

法廣:台灣,美國和大陸一直是三角形的關係,你如何看台灣和美國之間的關係?

邱:我覺得台灣夾在中美之間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但目前的情況看,台灣還是真的需要依靠美國的支持,但我當然希望我們今後可以發展出自己的路線,不能繼續這樣依靠別人,但這可能是一個很難達到的目標。

法廣:你如何看台灣的邦交國越來越少的事實?

邱:我一方面會有些擔心,但我擔心的層面不是邦交國的數量越來越少,而是要去評估邦交國減少對台灣有多少負面影響,如果的確有壞處的話,就應該去找到其他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而不僅僅擔心由於邦交國越來越少就會擔心台灣的國際地位的喪失。我認為台灣要走向國際不能僅僅依靠這些邦交國,而是要自己本身做些什麼來加以改進。

當我們要去談在國際上爭取地位的時候 ,要讓別人先看到我們的實力,民生,經濟和各方面的發展,還有我們本來的強項半導體技術等等,要靠這些實力去推向國際讓大家看見我們,而不是一味地用金錢做外交,有些時候可能不會有效益。

法廣:你認為台灣政府政績如何?

邱:現任政府嗎?我可以給它打80分,我沒有看到他們不同以往的做法,當然每個改革都會有支持和反對的聲音,以目前的狀況來說,我們確實覺得在不同層面上都有向前邁進一步的感覺,所以還是會給他高分。

法廣:試想一下,如果不是韓國瑜出來代表國民黨參選,而是另外一個人,還會不會得到這些“韓粉”的支持?

邱:我們父母那一代會根深蒂固地支持國民黨,不管候選人是誰都會支持,所以未必是和候選人有關,而是跟黨的關係更大。但是年輕人反而不會有這樣明顯的黨派意識,我們可能就是想要真心挑選一個對未來有幫助,對台灣未來發展有想法和作為的一個總統。

當然會有一些挺韓或反韓的人,也會有一些中間選民。在競選的過程中,大家還是會去持續關注候選人最新動態,所以其中的變數很大。

我覺得父母那一代多多少少和大陸還是有些聯繫,不論是血緣還是情感方面。對我們來說也並不是完全沒有,但是對年輕人來說,我們比較不會強調黨的意識,或者中國大陸和台灣之間的對抗這些話題,我們真的只是想要找一個看得到未來的總統。

現任政府一些作為和改革,也喚醒了很多年輕人對政治的關注度。所以我覺得年輕人未來會更加理性地去分析和了解不同的政黨候選人提出來的不同政見。當大家開始懂得深入了解一個狀況之後才去分析,評估哪個候選人最適合未來台灣發展的人。我覺得這是好的顯現。

李先生坐在公園的一條長凳上聽着音樂,我們的採訪打斷了他的雅興,但他也欣然接受了。

李:住在台灣是很幸福的事情,台灣人很和善,生活環境和便利性很高。我對政治沒有太多想法,社會安定就好了。

法廣:如何看香港年輕人的反送中運動?

李:同情他們,為他們加油。我覺得敢於站出來爭取自己的權利是很重要的事情。假如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台灣,我覺得年輕人會做同樣的事情,因為民主自由和言論自由是我們生活中的一部分,我們已經習慣了。就像香港的年輕人一樣,他們也習慣在那個環境里生活,當一些限制出現的時候,他們的反抗是理所當然的行為。

但我覺得還是要有一定的限度,必須要清楚爭取的東西是什麼,不能為了抗爭而抗爭,當爭取的東西得到的話,就應該適可而止。

應該說,香港從英國將主權交給中國大陸時,必定會有一個磨合期,英國和中國的統治方式一定很不同,所以,當生活環境被改變以後,他們自然會希望追求過去的生活方式,當一個外來的思想要限制已有的自由時,自然就會納悶為何不能繼續原來適應的生活環境。

法廣:你對蔡英文政府這幾年的執政滿意嗎?

李:我覺得還可以,因為經濟是大環境造成的,不可能說一個人上台,給他四年的時間就可以將局面翻轉過來,這是不可能的,但是我覺得生活氛圍還OK,整體沒有改變就好。

法廣:那麼你會在意台灣邦交國越來越少嗎?

李:我覺得邦交國重要的是質比較重要,量只是其次。雖然我也期待有更多邦交國,但有一個巨大的天花板這個障礙。但大家都會有個期待,希望台灣越來越好,至少在世界整個觀感上看有台灣一個位置。

感謝接受法廣專訪的幾位台北年輕人。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