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香港已成“變相”大陸城市一切獨裁之法以“變相”形式執行

2019年10月27日,香港警方在尖沙嘴街區嚴陣以待,應對抗議活動。
2019年10月27日,香港警方在尖沙嘴街區嚴陣以待,應對抗議活動。 路透社/Ammar Awad

法庭連日來頒布禁令,禁止警方人員及家屬個人資料被起底,又禁止外人在警察宿舍制定範圍內進行騷擾,有大律師聲稱這是“變相”實施所謂的“辱警法”;而特首林鄭月娥早前啟動緊急法推出禁蒙面法,也有批評者指緊急法是基本法23條猶有過之的“變相”版本;至於港鐵提早每晚在10時停止服務,則是“變相”代替政府宣布宵禁令。所有一切獨裁之法,換言之,皆以“變相”之名執行,而香港也因此是一“變相”的大陸城市。

廣告

高等法院前日批出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未經同意下使用、發布或披露警員及其家屬的個人資料;並禁止恐嚇、騷擾、威脅警員和其家屬等。有大律師認為,禁制令涵蓋了原本沒法例規管的辱警行為,任何人故意辱罵、對警員叫囂,已涉故意騷擾,屬違反禁令。法律學者張達明相信雖然在絕大情況下警方未必會控告,但當權者可執法的範圍廣,已令社會瀰漫“極大的白色恐怖”。

根據明報報道,警方與律政司前日提交法庭的入稟狀,列明“非法披露及或使用警員個人資料的人”為被告,警方昨凌晨上載的臨時禁制令蓋印副本,則顯示“任何非法地及故意地作出被禁制行為的人”為被告。進行任何一項禁令所列行為,即披露警員資料等;恐嚇、騷擾警員等;或協助、唆使他人從事上述行為等,可構成藐視法庭,有可能被監禁或罰款等。

法政彙思成員何旳匡大律師認為,上述被告定義更改,擴闊禁制範圍,例如任何人“非法地或故意地”面對面騷擾警員,已涉違反禁制令。他說,本來未有法例規管辱罵警員的行為,但今次禁制令則涵蓋;但他認為,“非法地及故意地”這些字眼太籠統,禁制令未有清晰定義,公眾難以掌握。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表示,臨時禁制令的禁制範圍“闊到離譜”,法官卻無加入抗辯理由,“如無警員同意,從字面上看,根本做什麼都不行”。他舉例說,教師點名讀出同學名字,如學生中有警員子女,未經同意下宣讀其名字亦算違反禁令,認為“教育局應通知所有學校”。政府網上電話簿亦羅列警員資料,包括姓名、職級,他認為政府如未事先徵得警員同意亦違反禁令。

張達明指出,如原告認為有人違反禁制令,需主動控告,並要證明被告事先已知禁制令內容,“不能假設所有人都有看新聞”。他認為,禁制範圍之廣,令當權者可執法的範圍亦擴闊,雖然警方“絕大情況未必會告,但會令社會瀰漫極大的白色恐怖”。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