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香港/政治

前港府顧問:港人可眾籌到海牙法院仲裁警暴

香港警察控制一名示威者,2019年10月14日。
香港警察控制一名示威者,2019年10月14日。 路透社An anti-government demonstrator is detained during a march in

香港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前成員練乙錚指出,香港問題目前正處於一個“死局”,北京也沒有明智的辦法解決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既然面對如此膠着局面,國際慣例就應找仲裁解決。他告訴蘋果日報,港府既然不敢惹毛下面的警察,不願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港人大可眾籌將港警執法行為搬到獨立的海牙法院,由國際法庭對他們作出仲裁,判斷是否真的侵犯人權,將整件事件國際化。

廣告

他以南海紛爭為例指出,就算中方拒絕派出代表應訊,不承認裁決,美國卻藉此而更加大條道理派軍艦巡邏,中方反對也只是徒呼荷荷。

練說,海牙的常設仲裁法院,已有百多年歷史,中國都是參與國之一。練說:“我覺得香港人一個做法系可以到海牙提出仲裁,實際上你可以單方面提出,籌到錢就要求仲裁港警行為,逼政府接受裁決。”

香港在2011年6月已通過《香港仲裁條例》,讓法例能與國際仲裁製度接軌,目的是有意把香港發展成為國際仲裁中心。練說,因此就算海牙法院對港警執法行為作出不利的仲裁,特區政府都理應大方接受裁決,否則定會造成非常尷尬的局面。

事實上,國際仲裁也好,獨立調查委員會也好,都是文明世界處理政治事件的慣常做法。練乙錚覺得,假如所有文明方法都不肯接受,證明林鄭根本就是一個野蠻政府,“你看到現在很多法律以外的行為,很可能是政府或警察做。看看那麼多的浮屍,有沒有搞錯?1967年文化大革命以來,香港從來未試過有這麼密集的浮屍個案,你說是誰搞出來?”

當民主國家發生嚴重政治失誤,主事者理應問責下台,並非以暴制暴,釐清政治責任後,就由新人上台,重新洗牌,這是古今中外的慣例。可是,林鄭雖承認做錯,但就不肯問責下台,連犧牲一個半個管治班子都沒有,“林鄭自己不肯負責,炒個律政司祭旗也好,令大家順氣一點,以證明有決心處理,但連這一步都不做,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由2014年中共強硬拒絕真普選開始,練乙錚覺得香港人並未完全灰心,只是一直在伺機爆發,但想不到年輕人現在展現出來的反抗力量,會是如此猛烈,完全超乎他想像。因此,如果這次中共再次強硬打壓港人聲音,以為靠拘捕就能平息民憤,他相信港人的反抗心態只會越來越激進。

練說:“我覺得運動已經進入准內戰狀態,如果有一日大陸解放軍(步)操下來香港,不再偷偷摸摸換衣服扮香港警察,明刀明槍鎮壓,到時就是一場內戰,要不香港全面投降,要不香港人就更加勇武抵抗。”

戰爭原本跟香港似乎相當遙遠,但近月再荒謬的事,香港人都一起經歷過,況且中共曾以解放軍威嚇,命運早已被刀架頸上。自1947年,中國就再無內戰,中共未曾打過台灣,處理新疆和西藏問題都是速戰速決,練乙錚強調,惟獨香港這戰場令中共最為頭痛:“毛澤東都講過,『國家要獨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你越逼就越大件事,你自己中共不是最清楚嗎?共產黨固執就在這裡,以為香港地方細小容易搞,其實不是呀,邊疆所有棘手問題當中,香港這場仗打最久了。”

練認為共產黨要開竅,才能真正解決問題,始終香港仍具獨特優勢,是中國在貿易戰惡鬥下,唯一未打爛的金蛋。他建議香港人要持續將所有問題國際化,例如舉行在即的區選,一定要將香港所有矛盾都呈現到全世界面前,絕不能任由政府關門打狗,“延遲選舉這卑鄙手段完全可做得出,所以在這問題上不要受他挑釁,臨到選舉前全部靜下來,再邀請外國記者來港,將件事放到國際層面,甚至登廣告,讓全世界目光都集中到這次區選。”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