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陳芳明教授:台灣自由民主由鮮血生命換來 不可被毀

音頻 15:20
圖為台灣民眾2019年6月16日遊行聲援香港反送中示威。
圖為台灣民眾2019年6月16日遊行聲援香港反送中示威。 REUTERS/James Pomfret

香港反送中引發的逆權抗爭已經持續了近六個月,香港這個亞洲乃至世界最重要的金融中心的年輕人為了民主和自由經歷着浴血抗爭,北京政權在香港的實行的所謂“一國兩制”政策面臨著潰敗的前景,港府除了排除警察鎮壓之外,毫無解決危機的誠意,除了軍事和外交之外,港人治港的承諾已經成為一紙空文,北京在香港的政策將整整一代香港人推向了自己的對面。香港的局勢牽動着台灣,因為大陸也一直強調要對台灣採取“一國兩制”的政策。但香港的局勢明顯告訴已經享受了幾十年民主制度的台灣人這是一條走不通的路。

廣告

我們在本次節目中採訪現任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專任教授陳芳明。陳教授在1988年以前流亡海外多年,在美國時曾經是台灣獨立運動的重要推手。返國後,應施明德之邀,投身政治,曾擔任任民進黨文宣部主任。

最近,陳教授在臉書上多次發表支持香港的帖子,甚至一度因此受到攻擊的焦點。他解釋了自己對香港局勢如此關切的原因。對他來說,香港曾經是心靈的寄託,他也不願看到香港這個兩岸三地曾經自由的土地白剝奪自由和民主。

陳芳明:我有很多朋友都住在香港,我們也都知道從1950到1980年代,整個亞洲最自由的地方就是香港,在華人世界裡也是最自由的地方。我從來沒有想到當初承諾的”五十年不變”這麼快就變了,現在才2019年,離2047年還有很多年。所以就可以看出來中國共產黨提出的“一國兩制”沒有人相信。因為要開始將罪犯送到中國去,因為引發修訂逃犯條例的那對情侶兇殺案是在台灣發生的,所以和台灣還有一定的關係,因此可以說三地有一定的連帶關係,如果那邊可以送中,以後香港人來台灣發生什麼事,也可以送到大陸去,這樣也就會牽扯到台灣社會的安定。所以台灣人在看這個事件的時候感覺十分強烈。

從前,我們在台灣看不到的書都是從香港帶進來的,特別是魯迅的作品,還有詩歌的研究,上世紀三十年代在香港都有印刷,所以我們都可以看到。事實上,在台灣戒嚴時代,中國大陸的很多書都在香港出版,我們就可以通過香港買進來看。所以對我來講,香港就是一個象徵,特別是美國新聞處在那邊設立了一個“今日世界社”,所以我最早讀到美國文學就是在香港出版的,後來,張愛玲50年代到了香港又開始寫小說,她的《秧歌》和《赤地之戀》也都是在香港寫的。

因此,香港對我來講是一個心靈的象徵。如果香港毀掉了,那麼我從前享有的那樣美的夢想就隨之被毀掉了。

鄧小平當時承諾五十年了不變。在台灣,如果政府作出的承諾不兌現的話就等於毀約。盧梭也講過,人民和政府之間本來就是個契約,既然是契約,自己也做出了不變的承諾,現在居然就變了。

法廣:香港《基本法》承諾,除了外交和軍事由北京掌管之外,其他領域均高度自治,但送中修例觸及到了最敏感的司法獨立領域,這自然是香港人不願意看到的。

陳芳明:在中英聯合聲明中沒有提到在香港犯罪要送到北京審判,諸如此類。我想這樣的事情如果發生在台灣,台灣一定會發生革命,我也不用教書了,要去參加打游擊戰了。這個事情簡直太可怕了!所以我可以理解香港那些朋友們的心情,現在他們唯一的方式就是移民到台灣來,我認識的一些香港教授也開始到台灣來教書,這就是危機感。

一個政治體制可以製造出這樣的危機感,真的是非常恐怖的事情。(北京)自己毀掉了在中英聯合聲明中所作的承諾。所以我現在更不相信中國共產黨了。

法廣:對您來說,“一國兩制”在台灣有沒有立足之地?

陳芳明:沒有市場,完全沒有市場。我們自己創造出來的民主已經成為華人世界的典範。這是我們多少人被關押被槍決才換來的結果,因為先人的鮮血才有了今天的成果。如果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台灣,那就是毀掉了我們的先人那麼多的生命換來的結局。

自由對我們來說太珍貴了,因為我們曾經嘗過不自由的滋味。尤其我自己也在“黑名單”中,不能回來,書也被查禁,如果那個時代再回來的話,那簡直就是噩夢。所以我一定就是要站在放送中的立場上,也就是說站在青年學生,或我的香港的那些朋友的立場上。我也一定會堅持支持下去的。

法廣:您是大學的教授,從台灣的太陽花運動,到現在台灣大學生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支持,您一定也非常支持年輕人的追求自由的熱情?

陳芳明: 最主要就是說我們(民進黨)在台灣就是要和國民黨競爭的,我記得上次台灣全國省長,市長和議員改選的時候,國民黨就垮掉了。學生們回來的時候,我對他們敬禮感謝他們回家去投票。我說,要改變制度,只能從下而上,這樣才會有真正的改變。我看到我們的下一代,也就是被稱為“天然獨”的那一代,他們的表現比我們還堅強,所以我可以想象,也相信和他們同一時代的香港年輕人也具有同一個夢想,但是這樣的夢想似乎快要被掐死了。已經有那麼多人已經被自殺,已經死了那麼多人,有些人被打死,有些人絕望自殺,這一次讓年輕人非常絕望,找不到精神出口和生命出口的時候,他們只能投入到運動中去。

法廣:從香港的局勢在回看台灣,明年一月份的大選對台灣未來來說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決定性意義?目前有三個候選人,但實際上也還是民進黨的蔡英文和國民黨的候選人韓國瑜之間的競爭?

陳芳明:最主要也就是能看出來國民黨的候選人韓國瑜背後是有中國的陰影的。當然我沒有證據,但是他曾經到過香港的中聯辦,他們之間到底講了什麼話,是否定下什麼密約我們都不知道,但我至少可以看到,明年的選舉不是台灣人跟台灣人自己之間的競選,事實上已經有中國的代理人測參與競選,所以我們的危機感非常大。

韓國瑜這樣一個愛說大話的這樣的候選人是很空洞的,我是高雄人,我最近回高雄的時候才知道高雄那麼蕭條。韓國瑜之所以當選高雄市長是因為他承諾“人進來貨出去發大財”,但他否認了他講的很多話,比如,他曾經講過要在太平島上採石油,全國都看到了,但後來他居然可以完全否認。所以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完全不會信守承諾的人,可是目前居然變成了一種狂潮,但是他既沒有希特勒的智慧,對國際形勢好像也沒有任何判斷。所以當我回到高雄去的時候我才知道整個高雄市晚上沒有人,我從來沒有看到過那麼荒涼的城市,以前最熱鬧的地方也都非常蕭條,所以這樣的人出來,今天可以這樣出來被推波助瀾,我想都是來自北京。

法廣:做了幾個台灣當地人採訪之後,發現一個問題,這次總統大選不僅是兩個黨派之間的競爭,同時也引發很多家庭內部的鴻溝……

陳芳明:這樣的現象長期以來都有,長輩一般是支持藍色國民黨,而年輕人支持綠色民進黨,很多人以前都會說自己是國民黨員,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人敢承認自己是國民黨員,但支持民進黨的人都可以打開天窗說亮話,這已經變成了一個趨勢,我相信韓國瑜在打一場代理人的戰爭,但像我們已經很成熟的台灣,年輕人應該都能夠分辨的。應該說,現在整個媒體也是紛紛擾擾,藍營的媒體還是會製造很多假新聞,給人形勢大好的錯覺,但就我所知,我還是會押蔡英文會贏,雖然我年紀大了,但我還是很了解和清楚年輕人的想法的。他們毫無所懼。

非常感謝陳教授接受法廣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