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華世界

港民主派大勝對香港民主化的影響

音頻 13:51
香港民眾周日排隊等候參加區議會選舉投票資料圖片
香港民眾周日排隊等候參加區議會選舉投票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香港的區議會選舉已經塵埃落定,但民主派大勝這個選舉結果對香港民主化的影響,仍在發展中,前景如何?以下是本台香港特約記者麥燕庭發來的綜合報道。

廣告

剛過去的區議會選舉被視為反對和支持政府處理修訂逃犯條例的全民公投,雙方各自大力動員,令選舉投票人數和投票率都雙雙創下歷史超高紀錄,分別有超過294萬名選民投票選出452名代他們就地區事務發聲的區議員,而投票率就高達百分之71.23的超高新紀錄。

而更令人驚嘆的,是回歸以來,基本上在區議會是少數派的泛民主派,一舉取下388個議席,較現屆議席多兩倍,並且在十八個區議會中,取得十七區的過半數議席,成為主導力量,也就是說,泛民主派首次在地區事務上「執政」。

以取得91席成為區議會第一大黨的民主黨主席胡志偉表示,選舉結果對民主化極具意義,但必須避免重蹈2003年區議會選舉大勝後在2007年大敗的覆轍。

胡志偉說:“我覺得意義很大,因為在過去幾十年我們宣誓做民主抗爭 ,基本上,我們從一個沒有機會執政角度出發。因此很多很多的所謂公職人員沒有經驗,就是如何在政治題目下面好好地管理一個地方。

這次選舉結果我們在香港18個區集中17個基本上是城市的地方成為主導的政黨,主導的民主派力量。這主導力量如何去運用呢?對我們是很大考驗,因為是一種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主導力量。而且本次經驗可以想象 如果區議會工作做得不好,很容易變成4年以後,另一次的03年的選舉結果之後發生大勝之後大敗。所以, 我覺得我們要吸收過去的經驗,要好好部署。

由於今次當選的政治素人眾多,不熟悉區議會工作,已有二十年區議員經驗的胡志偉說,會與同路人分享經驗,期望團結更多區議員,整合資源,透過諮詢凝聚民意,並向政府反映,而最重要是放下自我,以區議會整體工作為念。

胡志偉繼續說: “我們知道這次我們當選是因為整個運動本身,我們才能當選,因此我們不應該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我要從團隊的角度去看,在區議會裡面每一個民主派的朋友能如何貢獻自己的能力,然後讓整個區議會工作本身符合民意。

區議會名為諮詢架構,但實質上亦具有少量地區建設的監察權力和責任,由2013年起,港府更預留一億港元推行小區重點項目計畫,由提案、諮詢、審批到監察計畫進度,區議會都有參與,故此可以作為政治人才的訓練場。而每名區議員每月約7萬港元的酬金和實報實銷津貼有七萬多港元,以民主黨有91名區議員計算,每月便有六百多萬元進賬,可以抽取一定資源來增聘同路人,作為人才培養的手段。

不過,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憂慮,港府可能會削減資源,以制約泛民力量。

劉銳紹說: “未來有兩點必須要注意,一是新一屆區議會的資源是否受到制約? 梁振英當年曾經給每個區議會撥款一個億。現在我估計未來區議會資源會受到很大約束。另外, 就是區議會審批撥款,很可能這個程序沒有現在那麼寬鬆。現在是近親繁殖,以後呢? 撥款審計處或者官方審批會更嚴。四中全會提到的執行機制,不要輕視這四個字,因為當中很多機制都會慢慢一點一點不公開地落實。

無論資源會否受到限制,但主導區議會議程的事實不會改變,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建議,除了民生事務,泛民主派區議員亦應不失時機地推動政治議題,促使政府重啟有關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政治改革工作,甚至是遊說北京的中央政府,給予香港更大自主空間。

陳方安生說: “他們應該接觸北京,不光是遊說北京改變治港政策,而是讓行政長官有更大空間去回應公眾的訴求。

不過,北京的態度正是香港民主化的最大問題。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指出,區議會選舉結果將會令北京對香港更加有戒心,更加不願給予港人真正普選。

劉銳紹說: “第一個問題就是現在區議會結果出來,北京是不是會對香港人有更多戒備之心。我說這是必然的,因為現在北京發現香港人在很多問題上反對北京,而且香港人現在已經發展出他們叫立體陣地戰的戰略,不光是政界人物反對特區政府,而且不同界別,不同範疇的人都形成 一點加一點,連成一條線,然後不同的線變成一個立體,現在是全民去反對政府。而且還發展成一種陣地戰,即不單是香港,還有外國和外國民間都是香港人爭取的空間。所以北京繼續關注,而且不會因為現在民意表達而停止對香港的現有政策。

劉銳紹估計,短期來說,北京會減少評論選舉結果,以免刺激港人,或被英國等西方國家有可乘之機,仿效美國通過類似《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的法律;但實際上,就會透過不同方法削弱泛民區議員在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的影響力。

劉銳紹繼續說:“區議會的結果出來後,很多人都關注未來區議會有117議席很可能轉變成未來的特首選舉委員會裡面的成員。根據目前的情況,如果不變,現在泛民在選委會裡面有大概二百多票,如果再增加新區議會成員117票,相加有四百多,如果中間還有工商界不聽話,不跟北京指示投票的話,就可能影響未來特首位置。所以我估計還沒有等到情況出現,北京就已經會做事情了,包括對工商界如何進一步用利益去誘導他們,讓他們根據官方的意思去辦事,這不在話下。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亦有此憂慮,認為性好控制的中共,根本不信任港人,但他還是期望388名泛民區議員以行動說服北京政府:港人是僈秀的,可以放手讓港人治港。

胡志偉說:“如果你對香港放心,你會減小對香港的干預,減少對香港干預會讓國際社會看香港實施一國兩制沒有走樣變形,國際社會會更放心,它的放心會引來急速投資。香港本身可以有一種繁榮穩定狀態,而不是要通過政府鼓勵香港人往後的生活。

這個我自己覺得北京政府應該看清楚,聽清楚,然後清楚地把管制的方向放在這個結構之下,實現真正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而不是假的港人去處理香港的問題。然後所謂高度自治變成只有自治,因此等於低度自治,原來是有終審法院變成中途審判的法院,這個完完全全對香港成為一個國際城市不利。所以我相信,如果香港真的能成為不走樣不變形的一國兩制的話,其實對香港人,對國家最有利。

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亦認為,港人在這問題上不應未試先認輸,因為連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近月接受法國媒體訪問時也改口說,北京須準備與港人重啟政改討論,而且不一定要按人大常委會在2014年通過的8.31決議來談。她語帶安撫地說,北京毋須憂慮港人選出不被中央接受的特首,而港人亦須作出一定妥協。

陳方安生說:“我希望北京可以重新訂定對港政策,亦給自己多點信心。香港人是有智慧而務實的,不會選出一個北京不接受的特首,而且,若果真的選了這隸一個特首,最終委任權仍在北京手中。至於港人,亦要想一想,若果能把最終普選行政長官和相關的時間表寫進法律,那開始時讓北京有一定的篩選,是可以討論的。

泛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中大勝,給予港人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向北京爭取民主,如何把握,須要港人再次發揮反修例運動中展現的永不放棄、尚善若水和團結精神。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