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香港區議會選舉 誤判與歪曲民意

音頻 12:20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與海怡西區當選議員林浩波(Kelvin Lam)感謝選民的支持,2019年11月25日。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與海怡西區當選議員林浩波(Kelvin Lam)感謝選民的支持,2019年11月25日。 路透社REUTERS/Leah Millis

今天,國內社交平台上,一張圖片被刷屏,圖片上是深圳一所中學的學生在操場集合,身穿軍服,高舉打倒美帝國主義的橫幅。有網友發帖說:“恍若回到外敵入侵,國家生死存亡,萬眾一心浴血奮戰的緊要關頭。”不難想象,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感恩節前夜正式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大概就是國內民間率先對此作出的回應。

廣告

上周末,香港區議會選舉,泛民派取得壓倒性勝利,當周一投票結果出爐時, 國內黨媒表現處相當罕見的不知所措與剋制,自媒體流出新華社事先擬好的報道親共建制派大獲全勝的新聞稿,可見此次選舉結果大大出乎中共黨媒的預料。難怪有網友發帖說,黨媒天天製造假新聞,最後連自己都深信不疑連。”

就連外交部的回應也顯得毫無邏輯,外交部長王毅一味強調香港是中國領土,彷彿暗示此次區議會選舉涉嫌香港獨立公投,有網友發帖說:“強調香港是中國領土,難道香港選舉了就不是中國領土?不過說得也對,在中共統治下是沒有自由選舉的,那是西方的東西,有選舉就不是中國領土了。”

網友慕容雪村發帖說:“有個組織是當之無愧的『選戰神助攻』,又叫『烏龍之王』,在近年的幾場選舉中,該組織一直沒閑着,不過總是把球踢進自家大門。凡是它出手打壓的,最後基本都能勝選。凡是它力挺的⋯⋯,咳,不說了,好尷尬。”

就連已故台灣作家李敖之子,曾就讀北京大學的李戡同學也忍無可忍的大罵國台辦官員是幫智障玩意兒,他發帖說:“國台和中聯兩辦,成天欺上瞞下、自欺欺人、鴕鳥心態,老渲染一小撮、一小撮。香港再怎麼討厭暴力,就是不會喜歡大陸,如同台灣再怎麼不爽民進黨,就是不會傾向對岸。我說過多少遍了,勸你們改進,你們還覺得我挑撥離間、 唯恐天下不亂?”

一篇題為《誤判和歪曲民意,是建制派大敗的原因》的網文這樣寫道:“轟轟烈烈的漁村區議會選舉落下帷幕, 泛民派取得了全部452個區議員席位中的 百分之八十六(388席),建制派只取得 了百分之十二(59席), 用潰敗來形容建制派 都毫不為過,因為即使在歷屆的議會選 舉中,建制派碾壓泛民派,泛民派都沒有輸得這麼慘過

選舉結果出 來後,內地官媒遲遲不敢表態,明顯是根本沒有準備好敗選的稿子,在我們的選項中,沒有“失敗”二字。 可以想象,如果建制派獲勝,理大留守的“暴徒”會立即遭到“剿滅”。

那麼11月24日的區議會選舉,為何出現“重大失誤”呢?一句話,選前預案做得不充分

失誤一、對民調置若岡聞 ;在11月中旬的民調顯示有高達73%的港民認為港府和警方應該為香港的“亂局”負責,實際選舉的結果甚至比這個民調更慘,這跟選舉前警方“平 豹”強攻中大,圍困理大有關選前的這些舉動,顯然港府是想當然的以為大部分港民是支持他們所謂的“止暴制亂”的失誤二、對於高投票率的預估不足.

歷屆區議會選舉,建制派都以三分之二 力壓泛民派的不到三分之一,儘管選民並不 認為這種區選舉具有政治含義,但是每次都被我黨賦予了強烈的政治含義,本來一個很平常的基層選舉被官媒分離成對立的陣營加以宣導,把建制派歸於“愛國愛港陣營”,把泛民推向反面,而且始終以此來打壓泛民陣營。

一般來說,像這種基層選舉的投票率在 50%左右才屬於正常的情況,而這次高達71.2%的投票率,顯然就是一個政治動員令,就應該引起重視,不應該想當然的認為 多出來的投票人一定就是支持政府的 這次選舉從登記來看,比上次區選舉多了70萬,這些首投族基本上是泛民的支持者,而新增的銀髮族本來根本不關心 政治,他們的出現更多的是同清孫字輩的學生。

失誤三、錯誤認為還是居委會選舉

我們知道,漁村的區議會相當於我們 的“街道辦”,大部分關注的是民生問題,政治立場是次要的。

建制派有許多優秀的區議員,有深厚的選民基礎,很多一 直支持的選民主動告訴建制派候選人: 我們感謝你們對社區的貢獻,但是因為你們在“反討飯條例”中支持港府和警察,戶斤以我要把我的選票投給民主派。 建制派遭到拋棄的原因正是站在了民意 的對立!這跟做了多少“有益”的社區工作沒有關係,民眾反而要問,半年來, 建制派可曾為民請命過?這才是被拋棄的原因

失誤四、誤判民意

“逃犯條例”引發的反送終持續近半年, 警民衝突不斷升級,建制派和泛民團體,都認為自己站在民意一方,大打出手的港警絕對認為他們是得到了廣大市民的支持的,至 少宣傳動員的時候,上面是這樣說的。 選舉點票結束後,獲勝的泛民議員前往理大,要求警察解除對理大“暴徒”的圍 困,警察沒有再發射催淚彈而且還讓救護車進入,顯然警察也知道或者意識到了什麼,前些時間“瘋”了一般的警察,突然面對這樣的民意公投,有點不知所措了

最值得一提的是,在警察家庭集中的選 區,獲勝的仍然是泛民候選人,難道警察和警嫂也把選票投給了泛民?這跟堅定跟隨港府止暴制亂的“港警”形成鮮明 對比,不得不讓人浮想聯翩

被喚醒的“沉默的中間派”倒向了哪一 方?

一般認為,這種基層選舉有40%以上沉默的中間派,這部分人很少關心和參與 選舉,經過近半年的政治運動,即使他們不關心政治也被牽連進來了,他們的傾向至關重要

從6月9日以來,上百萬和兩百萬人走上街頭,到後來幾千勇武與政府持續對抗,港府認為民眾的對抗隨着“逃犯條例”的撤回而降低,錯誤的以為民眾開 始“受夠了”勇武的抗爭,其實從兩百萬人上街,至少說明民陣能夠調動幾百萬 人,連續發生的蹊蹺事件一直成為民眾心裡揮之不去的夢魔,然而港府一直拒 絕展開調查,“傲 慢”的表示絕不接受勇武的政治訴求,港府可能簡單的認為勇武的政治訴求只是那幾千學生的,實際上近半年來民陣的宣導,早已成為了大家的“共識”,就算以後停止了街頭抗爭,五大訴求仍然是 泛民的主張。

一個關乎民生的街道辦選舉,建制派和 泛民都把此次選舉“政治化”,呼籲人們 出來投票,表達對過去幾個月“動亂”的 個人主張。 使得這個選舉成了一次民意調查

誤判五、按自己的意願解讀民意

在投票動員上,政府和建制派把這次“公 投”宣傳成是,民眾是否贊成對約暴徒的“鎮壓”,根本沒有意識到民眾的真實訴求

實際上,此次公投,泛民的動員議題是:誰應該為暴亂負責?而政府的動員是:是否支持政府平暴?村民已經用選 票告訴了全世界,

誤判六、用對付內地的方法來對付國際社會

造成動亂,明明是政治問題,港府卻將問題歸咎於民生,甚至把施政失誤怪罪 到一些商人身上,企圖轉移港府卑劣的 舔菊行為,淋症可曾想過夾帶私貨的“討 飯條例”對港人的未來有多大的危害?正 如一個一大早出來排隊投票的選民說的 那樣:“如果我今天不出來投票,可能我 的孩子就沒有機會再投票了”。你淋症下 台可以坐上政協副位,也可以跟隨老公 去英國,留下幾百萬村民來承受。村民 喊出你下課,難道不應該嗎?

這裡還不得不說,一直把“港毒”的標籤 死死的貼在民陣身上,時至今日都不改 口,欺騙內地豬可以,港府難道自己不 是清楚的?整個漁村都是清楚的,到底 有多少人有“港毒”觀點?淋症難道不清 楚?何必配台宣傳,自欺欺人嘛。不過 真的繼續下去,港毒會不會繁衍起來, 還真不好說。

基於以上誤判,中聯辦信心百倍的迎來了打臉的民意公投。

儘管官媒對香港區議會選舉結果諱莫如深,但社交平台卻引爆熱評,很多網友發帖表達對泛民派大獲全勝的祝賀。有網友發帖說:“歷史舞台的大幕徐徐拉開了!最壯麗的畫卷冉冉升起了!向勇敢、堅毅的750萬杭康同胞致敬!是你們的努力讓這片多災多難的土地邁出了具有歷史意義的一步!用最美麗的詞彙讚美你們也不為過!!

看到杭康的喜訊,我們要懷念一位先生……1913年3月20日晚,宋教仁先生於上海北站遇刺。宋教仁是中國近代的議會政治第一人,如果他沒死,中國在北洋時代很可能實現一定程度的議會政治,歷史可能會完全改寫。今天,香港同胞正在爭取的就是宋教仁和他的夥伴們當年為之奮力爭取的議會制的簡化版。

一代人的抗爭,換來下一代人的自由;一代人的沉默,換來下一代被代表被宰割。這就是香港和大陸的區別,每個大陸人都要反思為什麼同是龍的傳人,差距卻那麼大呢?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