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環境與發展

法國水務安全專家對中國處理水危機的建言

音頻 12:00
Couverture - Le grand jeu - Chroniques géopolitiques de l'eau - Franck Galland
Couverture - Le grand jeu - Chroniques géopolitiques de l'eau - Franck Galland CNRS éditions

根據中國自然資源學會水資源專業委員會(CSNR - Water Resource Commission)官網上的通知,2015第十三屆“中國水論壇”(Water Forum of China)按計畫將於8月21日至23日召開。在此前夕,法國著名地緣政治水務安全專家弗蘭克-加朗(Franck Galland)在參加法廣(RFI)法語部地緣政治(Géopolitique)專題記者Marie France CHATIN組織的、有關水資源問題的辯論節目中向中國提出建言。

廣告

Water Forum of China - 中論壇

首先我們和聽友們談談“中國水論壇”。每年舉辦一次的“中國水論壇”原稱為“中國水問題論壇”,由武漢大學(université de Wuhan)等單位於2003年發起。2014第十二屆“中國水論壇” 的舉辦地是福建省福州市(Fuzhou),而2015第十三屆的舉辦地則被定在河北省石家莊市(Shijiazhuang)。

“中國水論壇”在連續成功舉辦了十二屆之後,如今已逐步形成獨特風格,不僅獲得二十多位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院士們的聯名支持,而且也吸引到來自港台地區、日本,甚至北歐國家的學者與會。2015第十三屆“中國水論壇”的主辦單位,除我們在本次節目開頭就提到的中國自然資源學會水資源專業委員會以外,還有中國可持續發展研究會水問題專業委員會、中國水利學會水資源專業委員會、中國水利學會水文專業委員會、中國地理學會水文地理專業委員會。2015中國水論壇預計將圍繞“水科學前沿與中國水問題對策”這一主題,展開多學科、多角度的深入交流,重點討論十大議題:

- 水文水資源研究新方法新技術

- 流域水文過程與水資源綜合管理

- 跨流域調水與區域水循環、水生態、水安全

- 區域農業與水資源協同發展

- 農田水文過程與水資源高效利用

- 城市水問題與水管理

- 水環境演變與水污染修復

- 地下水資源保護與可持續利用

- 生態水文與河湖濕地修復

- 水資源管理制度與水問題對策

在2015第十三屆“中國水論壇”召開前夕,畢業於馬賽高商(ESC Marseille)國際事務專業的法國著名地緣政治水務安全問題專家、法國蘇伊士環境集團(SUEZ environnement)前總裁顧問弗蘭克-加朗於四月中旬在參加本台法語部有關國際水資源問題的辯論中,談到了他對中國在水資源管理上的一些看法。加朗認為,在應對水危機問題上,中國未來可以借鑒新加坡(Singapour)和以色列(Israël)這兩個國家的成功經驗。

Modèle singapourien –讓人刮目相看的新加坡模式

新加坡人均年水資源量僅有35立方米至40立方米,這實在是很少。因為,聯合國屬下機構確立的水資源緊迫國家的標準為人均年水資源量在1,000立方米至1,667立方米;而嚴重缺水國家的標準則為人均年水資源量小於或等於1,000立方米(1,000m3/personne/an)。所以說,經過數十年的努力,新加坡在水處理問題上的作法和經驗,的確讓人側目、值得借鑒。就此,加朗對本台法語部記者說:

“新加坡在資源上的確很脆弱,而且,長期以來,面對強大的鄰國馬來西亞,它在戰略上也是脆弱的。馬來西亞在二十多年前,一直是新加坡最主要的供水來源。這種戰略上的脆弱性,在伊斯蘭祈禱團(Jemaah Islamiyah)於2000年初葉想要把這一供水管道作為(襲擊)目標時,就顯得更加的突出。這不僅讓馬來西亞當局感到不滿,對城邦國家新加坡而言更是如此。伊斯蘭祈禱團想要以恐怖主義手段達到目的。另外,新加坡想要與馬來西亞就百年協議重啟談判,但我認為將不存在重新談判。(雙方)現有的百年協議,始於1960年,預計到2061年截止。(協議)明確表示馬來西亞為新加坡提供其所需用水。但到2061年,新加坡按道理將贏得這場驚人的賭局:在用水上實現自給自足。因為,到這一天,新加坡按計畫75%的用水應該出自當地如此匱乏的水資源。他們未來將怎辦呢?他們現在又是怎樣做的呢?今天,新加坡30%的用水供應來自再生水。”

Newater –堪稱典範的新加坡新生水系統

哪水資源極度匱乏的新加坡是如何取得當前成就的呢?就此,加朗指出,這要歸功於新加坡建立的污水回收處理再用體系,也就是再生水體系。新加坡再生水體系的名稱就叫新生水系統。

“這就是新加坡人的新生水系統。目前的供水量達30%,到2061年時將達50%。還有,新加坡在十多年前就已開展海水淡化(Dessalement)。到2060年時,淡化海水將滿足25%的用水需求。所以,如果把淡化海水量與再生水量相加,就是說有75%的供水來自替代性水源。在此基礎上,考慮城市水系統的運行效率,新加坡水管的泄漏率(Taux de fuite)毫無疑問是全球最低的。他們在供水系統里安裝了全球更新最快的傳感器。新加坡的這種做法推動着國際科研的創新。新加坡在幾年裡就成了一個亞洲水樞紐(Hydro Hub),一個全球水樞紐。所以,如果有政治意願,把投資擺上檯面,我們就可能減小這種戰略上的貧乏,造福其國家人民,促進國防安全。”

法國一個科學性網站曾在網文中介紹說,水資源極度貧乏的新加坡,通過回收雨水、海水淡化(désalinisation)和廢水循環,在極大程度上減緩了缺水問題。文章指出,儘管新加坡地處年降雨量超過2000毫米的雨量充沛地區,但在這片地域面積僅為700平方公里的城邦(cité-État)里,居民人數卻超過500萬。這樣的人口密度使得供水成為一個中心問題,單單依賴地下水顯然不夠。新加坡境內三十多條主要河流中的大部分,都被改造成蓄水池為居民提供飲用水源。新加坡建有17個蓄水池為市民儲存淡水。2012年時的公開數據顯示,新加坡日需用水近6億8千萬升,也就是173萬立方。預計到2060年前後,新加坡的用水量會翻倍,其中30%為家庭用水。

面對這樣一種發展趨勢,供水長期以來依靠鄰國馬來西亞的新加坡,幾十年來致力於提高水源供應多元化,減少消耗。為了縮小對外來水源的依賴,新加坡在蓄水池這個第一水源的基礎上,建立了兩個替代性水源:再生水和淡化海水。新加坡新生水系統的口號就是:讓每滴水都有超過次的用途。為了應對水資源的挑戰,新加坡最近幾十年中,一直在不斷投資相關科研領域,並且在水處理上取得了一定成就。在此過程中,新加坡不僅逐步邁向供水自給自足的目標,而且,還把水務從一個弱勢行業發展成了一個強項。2006年,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提出把環境與水務科學技術發展為一個具有戰略意義的領域,把新加坡打造成一個“全球水樞紐”。所以說,在有效管理水資源問題上,新加坡已在廢水凈化和重新利用上取得顯著成效。

哪新加坡的成功經驗是否可能被移植到其它國家呢?就此,法國水務安全專家加朗在回答本台法語部記者的開放式提問時明確表示,他認為中國可以借鑒新加坡模式:

新加坡模式能否被移植?我相信是可以的。我想可以被中移植。中人也十分注新加坡的展模式。因,中北方和北就存在人感到不安的水危機問題(Stress-Hydrique)。要知道,在中北部和北,居民人均年水源量小於500立方,相吉布提(Djibouti)和阿及利(Algerie)的水平。但人口人口的40%,也就是134千多萬人的40%。我深信中來將是一海水淡化大。中國將會嘗試污水回收再用,並也個參照新加坡模式建立起的污水回收再用

法國水務安全專家加朗的上述觀點具有啟發性。中國水資源豐富,水資源總量在世界名列前茅,但人均水資源量極少,不足世界人均水平的1/3,正常年份全國年缺水量超過500億立方米,近三分之二城市存在不同程度缺水問題。中國已被聯合國列為水資源緊缺國家之一。

除了新加坡以外,法國地緣政治水務安全專家加朗還建議中國可以參照以色列模式。就此,加朗說:

不要忘記還有以色列模式。在以色列,80%的水被重新用於農業灌溉、地灌溉和游泳池,(以色列)是域的冠。中人也將會么做。中做出調水的重大選擇,比如南水北調工程。(囊括)能源、政、大型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是水利上的傳統做法。稍早前,中家主席也都是水利工程專業畢業的。

由於時間關係,本次節目到此為止,未來有機會我們將和聽友網友們進一步介紹以色列在水資源領域上的做法。

以上是“環境與發展”,感謝Julie 的協助。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