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環境與發展

法國應對酷熱和籌備第21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

音頻 12:00
Marisol Touraine, ministre de la Santé, et Ségolène Neuville, secrétaire d'Etat chargée de la lutte contre l'exclusion, ont participé à une maraude du Samu social, ce vendredi 3 juillet, à Paris. Les sans-abris souffrent particulièrement de la canicule.
Marisol Touraine, ministre de la Santé, et Ségolène Neuville, secrétaire d'Etat chargée de la lutte contre l'exclusion, ont participé à une maraude du Samu social, ce vendredi 3 juillet, à Paris. Les sans-abris souffrent particulièrement de la canicule. 法新社 AFP PHOTO/MIGUEL MEDINA

夏日炎炎,法國作為計畫在今年底召開的2015年第21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 21)東道國,今年暑期尚未開始就出現了一段有史以來極其罕見的高溫酷熱天氣。根據法國官方氣象部門的通報,在首都巴黎,2015年7月初已達攝氏近40度的高溫,十分逼近在1947年7月28日記錄下的40,4度歷史最高值。本次《環境與發展》專題節目,我們和聽友們談談有關法國在因應酷熱以及籌備第21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上的一些具體行動。

廣告

國專家解本次高成因

首先我們談談法國今年七月初出現酷熱天氣的原因。對此,瑞士氣象新聞機構(Météo News)的氣候問題專家德克爾(Frédéric DECKER)在接受本台法語部記者CAROLINE PARÉ邀請,就2015年7月1日巴黎出現接近40度高溫的成因作出如下的分析:

“實際情況是這樣的。有一個反氣旋從撒哈拉沙漠一直到法國,甚至還延伸到北海。與此同時,海洋上有一個產生大量熱空氣的低氣壓,直接來自撒哈拉沙漠,抵達法國,還有英國南部和英吉利海峽沿岸,就像我們看到的那樣,還到了德國。這就是為何出現了特別高溫。而且,還有乾旱加重了當前狀況,乾旱阻礙了(水汽)的蒸發和氣團的冷卻。”

據介紹,地處西歐的法國本土,主要包含六種氣候類型。從地域上畫分,這六種氣候類型分別位於法國本土北方大部分海洋性氣候區(Domaine Breton、Domaine Parisien、Domaine Flamand)、西南部海洋性氣候(Domaine Aquitain)、東部半大陸性氣候區(Domaine Lorrain)、山地氣候區(Domaine Montagnard)、中東部具有溫帶海洋性氣候向溫帶大陸性氣候過渡性質的多瑙河氣候區(Domaine Danubien)、以及南部地中海氣候區(Domaine Provençal)。

受地域氣候因素影響,在法國本土北方,佔法蘭西面積四分之一的地區屬於溫帶海洋性氣候,常年氣候溫潤(Tempéré)、冬溫夏涼、濕潤多雨(Précipitation);在法國本土西南部,這裡的氣候與北部相似但溫度更高一些;東部地區離海較遠,屬於半大陸性氣候,夏季炎熱多雨,但降雨量比西部少,冬季寒冷乾燥。南部地中海氣候區,這裡陽光明媚,夏季炎熱乾燥,冬季溫潤潮濕。除山地以外,法國通常年降雨量在500毫米至800毫米之間,降雨量由西至東逐漸減少,而法國山地氣候區的年降雨量則多達1500毫米以上。在此需要指出的是,根據柏林洪堡大學(Humboldt-Universität)編輯的2007年版地理叢書(HU Géographie), 法蘭西在二十世紀里,平均氣溫每十年升高攝氏0,1度。

 哪今年暑期伊始就出現的這場高溫是否意味着2015年整個夏天都會是酷暑呢?

“並不絕對如此。儘管,通常如果我們有一個類似今年這樣炎熱的六月份,熱浪提前來襲,之後的夏季基本上都會比較熱。我們經常看到這種情形,比如在1976年,還有在1950年。所以,這一情況確實可以被預示為接下來的整個夏季會比較熱。”

 

PNC - 法國全國酷熱預案

面對高溫酷熱,法國又是如何應對的呢?這就必須回顧12年前2003年夏季發生在法國本土上的那場高溫酷熱。這一危機促使當局建立了當前應對酷暑的機制。法國在2003年8月初的兩周時間裡,曾經歷過一段異常高溫酷熱天氣。衛生部門估計,2003年8月初的高溫酷熱造成額外死亡近15,000人。在此之前,法國從來沒有因酷熱發生如此嚴重的衛生健康危機。這促使法國從2004年起設立了一套全國性的高溫酷熱預防機制,並每年予以檢討。

2006年7月法國出現過另一次較嚴重高溫酷熱天氣,但規模小於2003年。根據法國衛生監控研究院(InVS)和法國國家健康與醫學研究院(Inserm)聯合展開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在2006年高溫期間額外死亡的人數只是參照2003年時氣溫與死亡關係模式為依據所預估的三分之一。

2012年8月法國再次經歷了一場短暫的、波及面相對較小的炎熱。全法有34個省宣布進入酷熱四級警戒機制(MIGA)中的第三級 – 酷熱警報級(niveau alerte canicule),相當於法國氣象部門的橙色警戒(Vigilance Orange)。根據法國衛生監控研究院的調查,從發病率(morbidité)和死亡率而言,2012年的短暫炎熱,對衛生健康的衝擊是微弱的。2014年,法國為應對酷熱事先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但去年2014年暑期,沒有出現酷熱天氣。

2015年法國全國預防酷熱方案(PNC)早在今年5月12日就以跨部委指示的形式向下傳達。本年度法國預防酷熱方案着眼點在於:為酷暑的到來做提前準備,為預防和控制高溫所帶來的衛生健康問題確立地方及全國範圍內所需的行動,並在國內採取相應的預防和管理措施,尤其關注包括體弱的獨居者、無固定居所者、幼童、勞動者以及衛生醫療單位工作人員在內的特殊人群。

針對如何幫助無固定居住者挺過高溫天氣,法國政府中負責殘疾人及反社會排斥事務的國務秘書納維爾女士(Ségolène NEUVILLE)表示,政府將努力結束緊急收容中心在夏季閉門的做法。因為,當氣溫升至攝氏39度時,這對許多流落在街頭的無固定居所者而言是致命的。法國政府中負責衛生、女權和社會事務的部長圖雷納女士(Marisol TOURAINE)則呼籲各市政府,在出現酷熱時,允許無固定居所者在公園裡過夜。

 

COP21- 法國積極籌備第21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

作為2015年第21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東道國,法國政壇各界都在積極籌備這一計畫於今年年底在巴黎舉辦的、旨在大幅減少人類溫室氣體排放量的全球盛會。

- 法國參議院議長Gérard LARCHER、參議院可持續發展委員會主席Hervé MAUREY,以及參議院有關氣候與環境國際談判工作組組長Jérome BIGNON一起於5月28日在參議院主持聯合新聞發布會,介紹法國參議員們也在為2015年第21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的成功舉行做積極的準備。參議院議長Gérard LARCHER在新聞發布會上介紹說,法國政府任命的負責氣候變化談判的大使、2015巴黎氣候大會特別代表勞倫斯•圖比婭娜(Laurence Tubiana) 女士已在一天前5月27日出席了參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和參議院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共同舉行的聽證會。

-為了迎接2015年第21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法國駐華使館借2015年6月3日至7月3日的第二屆中法“環境月”活動之機,在法國農業、食品與林業部(MAAF),法國國家農業科學研究院(INRA)和法國環境科研聯盟的配合下,於 2015年6月3日至5日在北京舉行了《氣候變化背景下的生態農業》中法研討會。本次研討會重新確立了生態農業在中法科研合作中的中心地位。據法國駐華使館的介紹,來自政府、科研、農業發展以及企業界的140名人員在北京參加了這一研討會。與會的中國農業科學院唐華俊副院長、法國國家農業科學研究院(INRA)院長、法國環境科研聯盟主席François HOULLIER先生和法國駐華公使白良(Jacques PELLET)為這一研討會致開幕詞。

Jean-Louis Borloo.
Jean-Louis Borloo. Bruno Levy

-為期三天的第十屆環球大會(Global Conférence)於7月6日至8日在位於巴黎北郊50公里的尚蒂伊城堡(Domaine de Chantilly)舉行。根據大會組辦方(Atelier de terre)的介紹,2015年第十屆環球大會是今年第21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前在法國舉辦的最後一個致力於可持續發展與負責任經濟模式的大型國際盛會。這一由奧朗德總統(François HOLLANDE)贊助的大會,吸引了來自全球50個國家的700位嘉賓。嘉賓們分別來自非政府組織、基金會、工業界、新聞界、國際機構和藝術界等各行各業。在眾多與會名人中,法國前總統薩科齊(Nicolas SARKOZY)任內的生態部長讓-路易·博洛(Jean Louis BORLOO)尤其引發媒體關注。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