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報紙摘要

令人屏息的12分鐘 人類登月50周年

音頻 05:12
登月艙中的阿姆斯特朗
登月艙中的阿姆斯特朗 NASA-路透社供圖

2019年7月20日刊發的法國主要報刊中,多以人類登月50周年為封面進行大篇幅回顧1969年的阿波羅11號登月事件。烏克蘭議會選舉,霍爾木茲海峽美國和伊朗緊張關係等也佔據國際版面重要位置。在今天的法國報紙摘要當中,我們為您選取費加羅報和解放報的“月球特輯”做綜述。

廣告

距離1969年7月21日人類首次登上月球已經過去了50年,尼爾-阿姆斯特朗和巴茲-阿爾德林的名字成為人類探索太空漫漫長路當中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式標記。費加羅報在今天的頭版頭條中表示,50年過去了,當年阿姆斯特朗並不清晰的嗓音“個人一小步,人類一大步”,以及從月球傳回的模糊畫面,深深地烙印在現在必須有至少55歲才大概能回憶起來的人們的腦海。而今的月球爭奪正在中國和美國之間展開,唯一的不同是中國替代了蘇聯。在社論中,費加羅報寫道:“星條旗飄揚在月球上,那也許曾經是美國認為自己最強大的時刻。而今談論重返月球,當然是為了世人的尊崇,為了科技的競賽,為了探險的激動…這也是為什麼現如今人們重新談論飛往月球,富有的商人也想去太空一探究竟”。在同一天的解放報上,刊登了三名作家暢想的未來月球征程書籍片段,同時發表了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希望把月球變成星際間中轉站的雄心壯志。

回顧阿波羅11號的探月之旅,費加羅報用兩大版面的圖文分析復原了登月之前那令人屏息凝神的12分鐘。阿姆斯特朗與阿爾德林兩人搭載的“鷹”號登月艙和由柯林斯駐守的“哥倫比亞”號指令艙的分離順利完成,而登月艙從繞月軌道降落抵達月球表面,從每小時6千米到安全着陸,中間有12分半的時間。這是一個令人心跳加速的過程:幾個月前的阿波羅10號曾經從着陸點上空16公里出飛過,但沒有降落;而阿波羅11號的登月小組的降落過程雖然此前有做過模擬訓練,但宇航員們知道,事實很有可能跟訓練時的經歷不同。但他們不知道,不僅他們的着陸過程會出現與地球的聯絡屢次失去信號的問題,而且還飛過了預先準備的着陸點,甚至在下降過程中艙內響起了警報聲... 電腦的這一警報編號顯示是“1202”,這是在宇航員們訓練過程中從沒遇見過的。阿姆斯特朗的聲音鎮定當中帶着一絲焦慮,詢問休斯頓中心有關1202號警報的詳細信息,並請示休斯頓中心給出下一步行動的指令。當時地球控制中心的斯蒂芬-巴爾認為,登月艙的電腦出現了儲存問題,警報並不會影響降落着陸,因此給出了“繼續”的指令。負責休斯頓和阿波羅11號之間聯絡的查理-杜克也給出了同樣的指令。

在距離月表200米之際,阿姆斯特朗轉換成手動操作,他在原定的着陸點附近發現了一片空地,當機立斷在那裡着陸。隨着時間一秒一秒過去,阿姆斯特朗的心跳攀升到了每分鐘150下,警報器顯示燃料不足5%。但阿姆斯特朗依舊沉着,直到阿爾德林宣布,着陸燈開啟。“鷹”號登月艙着陸成功。阿姆斯特朗隨機宣布:“休斯頓,這裡是靜海基地,‘鷹’號着陸成功”。直到這一刻,遠在地球的休斯頓控制中心的成員們才減輕焦慮,重新呼吸。

人類歷史上的一大步已經完成,但宇航員們回到地球上之後或多或少出現了心理危機。柯林斯和阿爾德林一度陷入酒精和抑鬱,阿姆斯特朗自我封閉…有史以來曾經參與月球計畫的24名宇航員均是頂尖的飛行科學戰鬥人員,多數有過極其慘烈的空戰經歷,他們跨過了戰爭的血腥考驗,卻從太空回歸地球之後,無法跨越心理問題。面對宇航員心理危機,蘇聯人曾經選擇撤換全組,避免在狹窄的6平方米空間當中爆發嚴重問題;而美國人則選擇撤換單個出現問題的宇航員。繼阿波羅11號之後,阿波羅15,16,17號的成員並沒有再次踏上月表,而是在太空中獲取科學樣本。無論如何,他們是唯一從那樣遙遠的地方回看過藍色星球的人類,宇宙深處的孤獨,只有他們體會過。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