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環境與發展

專家確認谷歌三峽大壩圖片有技術失誤 但大壩位移確存安全隱患

音頻 13:50
網傳谷歌地球APP顯示的不同年度形狀迥異的三峽大壩圖片
網傳谷歌地球APP顯示的不同年度形狀迥異的三峽大壩圖片 網絡圖片

今年七月初一位名叫冷山的網民在網絡發布的一張顯示三峽大壩的變形的谷歌圖片引發軒然大波,三峽集團在第一時間否認大壩出現變形指控谷歌照片存在技術原因的之後,又在幾天後承認大壩確實存在“水平位移與垂直位移”,並強調指出:“壩體變形處於彈性狀態,各項指標均在設計允許範圍內”。中國官媒7月10日也邀請了當年三峽工程第三期工程質量檢查的負責人中國社科院工程院士陳厚群先生,陳厚群院士在訪談中列出了三峽大壩壩基,壩頂的一系列位移數據,特彆強調:“壩基上下遊方向水平位移在 -0.24 mm~4.63mm之間,蓄水前後壩基位移變化多在1.0mm以內”。陳厚群先生確認了三峽集團微信公眾號發布的“各項指標均在設計允許範圍內”的信息。那麼,谷歌圖片是否存在技術上的失誤?三峽大壩是否確實存在位移?陳厚群先生雖然也同三峽集團一樣強調各項指標均在允許範圍內,但卻為何沒有公布各項指標的具體數字是什麼?在西方,比如說法國在大壩管理安全是否做到透明?

廣告

就以上一系列問題我們先後採訪了目前任職於新加坡大學的法國電子探測工程師羅賓·格魯埃爾(Robin Gruel),法國地理河流專家讓-保羅·布拉瓦爾先生(Jean Paul Bravard )先生,以及就三峽問題多次發表評論的旅居德國的中國水利問題專家王維洛先生。布拉瓦爾先生對亞洲河流多有研究,他出版的有關水壩環境後果一書中有一大部分涉及中國。

首先,就谷歌圖片的真實性問題,格魯埃爾先生在接受本台書面採訪時表示對他來說,這張照片毫無疑問存在技術失誤,他解釋說,為了消除衛星圖片拍攝時拍攝物被雲霧籠罩的部分,谷歌一般會使用另外的圖片來彌補,從圖片上可以看出,很明顯,圖片東部光線更加陰暗而西部則更加明亮,顯示兩張圖片並不是拍攝於同一個時間。在兩張圖片交疊過程中由於拍攝的角度以及地球曲率等因素的不同而很可能出現偏差。類似的偏差其實十分普遍,但是由於大壩是直線建築所以就會顯得特別明顯。他認為谷歌用來取代的圖片很可能來自數字地面模型,這種模型對大壩蓄水前與蓄水後的形狀反饋不同,導致畫面出現失誤。再加上圖像處理完全是由計算機自動處理,所以類似的失誤經常發生,Robin Gruel先生向本台發出了另外兩張出現巨大偏差的谷歌圖片。

本台就此詢問了谷歌法國分部,但至今尚未收到迴音。

應該說谷歌圖片存在技術失誤似乎已經被公認,事實上,類似的圖片幾個月前就已經出現在網絡,但卻並未引髮網民的特別關注,其中原因也是由於它缺乏可信度。但今天為何會引發如此巨大的方向,這或許是由於中國南方今夏再度發生重大水災,而中國官方不聞不問的表現引髮網民反彈,再加上官方從一開始就在三峽大壩信息上嚴重缺乏透明,三峽大壩的防洪功能今天也令人失望。在這樣的背景下,民間才爆發敦促各方公布三峽大壩真相的強烈要求。當年三峽工程的工程負責人陳厚群也不得不出面澄清,但是,對旅居德國的水電專家王維洛來說,陳厚群並沒有給公眾提供完整的信息,並沒有滿足中國公民的知情權。

王維洛:陳厚群先生沒有給出工程設計時確定的許可的位移的範圍,他雖然公布了一系列位移的數字,但是,我們從官方《中國三峽建設年鑒2011年》公布的數字來看,這些數字與陳厚群公布的數字存在出入,即使出入的範圍十分有限。比如說: 根據《中國三峽建設年鑒2011年》,船閘南北高邊坡最大累計位移分別為71.57毫米和53.90毫米,升船機北坡向閘室中心線最大位移56.77毫米,衝砂閘南坡向閘室中心線最大位移36.23毫米。這些位移的數據都超出了陳厚群公布的數字,而且這些數字僅僅是2011年的,那今天的數字究竟是多少?既然他說到最大位移,那為什麼不給出位移的最大允許度?另外,我還想提醒大家注意的是,還有一個同樣令人擔心的現象是三峽大壩滲漏的現象,三峽集團也沒有對外公布。我在一篇文章中就介紹了三峽滲漏的數據。

法廣:大壩滲漏現象應該是所有的大壩都存在的現象吧?

王維洛:這也同樣涉及到設計許可度的問題,滲漏多少及其發展趨勢這些都應該在設計最初就有大致的限度。

法廣:還有一個問題特別重要,您長期跟蹤三峽大壩的位移與滲漏方面的數字,根據您的觀察,大壩運營以來,總體的趨勢是什麼?位移幅度是日益加大呢還是在逐漸回收?同樣滲漏是越來越嚴重還是有所緩和?

王維洛:對這些我還沒有來得及做系統的研究,因為尋找這方面的數據非常困難,而且我也是只不過業餘打義工而已,我要提醒大家注意官方並沒有公布所有的數據,或者他們公布的數據存在失誤。

法廣:現在看來,三峽大壩存在位移已成為共識,關鍵在於位移實際數字是多少以及是否超過當初設計的允許範圍之內?您在海外工作多年,參觀過全世界許多著名的水壩,國外的大壩在類似的數據上是否都對外公開?

王維洛: 國外的大壩有許多都由第三者檢測,這是與中國最大的區別,中國過去和現在都一樣,從設計,建造,到監工及最後的監督都只有一方,這是十分危險的。因為他永遠不會公布真相。這其實同核電領域也一樣,在西方核電安全一般都是由第三方來檢查,而不是由核電站自己負責,所以民眾的感覺相對安全。

氣候變化以及混凝土壽命的不確定性導致大壩安全指標難以確定

法國是一個核電大國,法國的核電安全確實是由一家獨立的監督機構負責,但是法國的水電安全監督又如何呢?據介紹,法國今天依然運營的500多座水壩中絕大多數由法國電力公司修建,管理,水壩安全問題由水壩修建方與法國政府負責。法國地理河流專家Jean Paul Bravard先生向本台介紹說:

Jean Paul Bravard: 法國電力公司2006年出台一份內部報告,報告對法國國內五百座水壩的情況做出了總結,報告認為其中四百座存在安全問題,另外一百座水壩則面臨更加嚴重的威脅,法國電力公司承諾規畫對有安全問題的水壩進行整修,有些水壩已經有一百多年的歷史,法國電力公司擁有足夠的經濟實力來對水壩進行整修。但是,還有一些小型的水壩面臨威脅。在法國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兩次嚴重的水壩潰壩災難,一次是在十九世紀末,另一次是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曾經造成四百人死亡,之後,六十年來,並沒有出現任何問題,所以,由於上述原因,法國在水壩安全問題上相對謹慎。

法廣: 國際水電行業在水壩的滲漏以及移位等問題上是否存在一些統一的標準?

Jean Paul Bravard 應該說,這很難確定,因為世界上存在各種各樣的規模不等,高低不同以及建築材料各異的種類繁多的大壩,過去法國電力公司曾經用鉛線來檢測大壩是否移位,今天有更加現代的用激光測試的方式。必須根據各方面的因素,建築大壩的工程師才能夠確定壩基移位的允許度應該是多少。最後我要強調的是:美國耶魯大學日前公布一份水電專家的研究報告指出,科學研究工作者本身在大壩的承受能力方面存在諸多疑問:因為氣候變化究竟會對江河中的水流量具體產生什麼樣的影響?沒有人能夠回答,再加上建築大壩的鋼筋混凝土等建材的壽命上原本就存在許多不確定性。也就是說,當初設計修建水壩時所計算出的有關水壩安全的系列數字必須按照今天的河流水流量以及混凝土的承受力等其他因素而做出具體的調整。

三峽大壩當初修建時一定曾經制定了一系列的安全數字,雖然這些數字看來並未對外公開。但是,按照布拉瓦爾先生的說法,這些數字還必須根據今天的水流以及大壩建材的具體磨損狀況而做出及時的調整。

今天的環境與發展節目邀請法中專家一同討論谷歌圖片的真偽以及三峽大壩的安全指標,感謝王維洛先生,布拉瓦爾先生以及格魯埃爾先生接受本台的專訪。

相關文章鏈接:

王維洛:三峽大壩在變形位移之中  也談三峽大壩的經濟使用壽命

王維洛:學會思考問題,得出自己的結論    關於三峽大壩變形幾個讀者和觀眾提出問題的回答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