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環境與發展

承載外交重任 熊貓樂否?

音頻 09:51
在巴黎自然歷史博物館展出的最早抵達歐洲大陸的熊貓標本,2019年6月。
在巴黎自然歷史博物館展出的最早抵達歐洲大陸的熊貓標本,2019年6月。 巴黎自然歷史博物館

黑白相間,憨厚可愛的大熊貓幾十年來身不由己地成為中國的外交特使,成為衡量與中國雙邊外關係冷熱的重要尺度。今年六月,與北京關係緊繃的捷克首都布拉格就因其市長支持台灣而被北京取消熊貓租賃權。之前,美國加州聖地亞哥市的兩隻熊貓被召回北京,官方的理由是租賃到期,但不少評論認為應該同中美關係緊張有關。而與此同時,北京的盟國,尤其是近期同北京關係改善的國家,比如說日本,又很可能在不久的將來迎來北京贈賃,日本多個地方政府與北京簽署了租賃熊貓的協議,今年四月莫斯科也再度收到北京的一對熊貓。應該說作為蘇聯老大哥的俄羅斯最早收到中國贈送的熊貓,1957年以來一直到今天,中國政府對外先是贈送之後又是租賃了數十隻熊貓。根據中國媒體去年的介紹,今天世界上包括台灣在內有13個國家有幸租賃到中國的大熊貓,生活在國外的大熊貓的總數大約在四十隻左右。那麼,熊貓又是如何成為中國外交的象徵?被迫生活在異國他鄉這對作為瀕危物種的熊貓產生何等影響?為什麼熊貓就這麼討人喜歡?西方從什麼時候開始知道熊貓的存在?

廣告

最初的會面便一見鍾情

事實上,西方對大熊貓的認識最早也只能追溯到1869年,當時在中國四川的耶穌派轉教士大衛神父是一位生物種類學家,是他最早記錄了這種特殊黑白相間的形狀類似的狗熊的動物。並且將他記載的大熊貓的原型從四川運回到法國,法國巴黎著名的自然博物館目前正在舉辦紀念大熊貓記載150周年展覽,展出了被認為是西方熊貓的鼻祖的最早踏上西方國土的熊貓的標本。

法國所有有關熊貓的研究都必須參照這隻標本,一同展出的還包括同一年代運到巴黎的其他動物以及植物的標本。

巴黎自然博物館的策展人Cécile Callou女士向我們介紹了熊貓來到法國的歷史:“在大衛神父的文字記載中是這樣描寫的,有人給他帶來了一隻小熊,黑白相間,之前他已經在獵人家中見到過這種黑白相間的毛皮,因此他告訴獵人對這一動物十分感興趣,因此獵人就給他帶來了一隻小熊,但是,他希望能夠獲得一隻成年的熊,因此他得到了這隻母熊貓,他當時對這隻熊貓的顏色感到很驚訝,因為他並不是白色,而是帶棕色,這隻熊貓今天依然保存着當年的樣子。標籤上對熊貓的描述是大衛神父於1869年親筆製作,而一般來說,由於從國外運回的動植物種類無數,許多標籤都由助手製作。大衛神父親自為熊貓做標籤,足以顯示他對熊貓的鐘愛。熊貓從一開始就被確認為止熊,名字叫做黑白相間的熊,之後,植物園館長發現它與一種被叫做panda的熊很相近,因為他認為這兩種動物的腳爪形狀很類似,因此,也把熊貓歸類於熊類物種。“

然而,隨着時間的流逝,毛茸茸的憨厚可愛的熊貓逐漸從動物園中珍惜動物演變成帶有特殊使命的外交使者,熊貓外交與乒乓外交一同成為中國外交的一大特點。1972年中美建交之後不久,北京就向華盛頓贈送了一對熊貓,象徵了中美邦交的正常化。中國也曾經向法國贈送過熊貓,最早來到法國生活的熊貓今天還在嗎?

Cécile Callou女士認為最早來法國生活今天依然留下痕跡的應該就是燕燕,燕燕是北京上個世紀七十年代贈送給法國時任總統蓬皮杜的熊貓,1973年,蓬皮杜總統訪問北京,打開了歐洲西方國家與中國的外交之門。作為友好的見證,中國總理周恩來將一對大熊貓“燕燕”和“黎黎”送給了法國,於當年12月8日運抵巴黎的萬塞訥動物園。不幸的是,大熊貓“黎黎”第二年就因病去世。另一隻熊貓“燕燕”則於2000年因衰老而去世,壽命為28歲。我們在巴黎自然博物館的展廳中能夠看到被製作成標本的燕燕。

不過,今天中國政府已經不再簡單地對外國贈送熊貓,而是對外租賃。租期一般在十年至十五年左右,租賃熊貓的國家必須每年交出一筆數目不菲的租金,比如說,法國每年就向中國交出的熊貓租費就高達75萬歐元。

北京為何不再對外贈送而是租賃熊貓?

據介紹,1984年美國洛杉磯奧運會期間,中國將北京動物園兩頭的大熊貓“永永”和“迎新”臨時借給洛杉磯動物園進行為期三個月的巡展活動,以顯示中國對洛杉磯奧運會的支持。這是大熊貓出國巡展的開始。巡展結束後,兩頭大熊貓又被租借給舊金山動物園進行了三個月的展出,為此舊金山動物園向中國方面支付了不菲的租金,從此打開了大熊貓商業性租借的大門。 商業租借集商業與外交於一身,還可以給同熊貓有關的工作人員提供出國考察的機會,同時也可以保障熊貓在海外的生活護理。

租借熊貓能夠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每一次熊貓的交接都被認為是一次重大的外交事務。因為這象徵著兩國之間的友好的外交關係。不過,熊貓的外交象徵也引發相關國家的警惕,2005年,北京承諾要向台灣贈送一對熊貓,就曾經引發台灣民眾的警惕,2010年,美國時任總統奧巴馬會見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之後,北京隨即召回了租賃給華盛頓動物園的一對熊貓。美國學者E. Elena Songster在去年出版的名叫《熊貓民族:中國現代象徵物的構造與維持》(Panda Nation : The Construction and Conservation of China’s Modern Icon,)一書中,就將熊貓稱為是名副其實的外交工具。

不過,隨着公眾的環境保護尤其是對動物保護意識的提高,曾經被認為有利益保護熊貓生育的租賃業務越來越成為動物保護組織攻擊的目標。

雖然,眾所周知,中國政府在保護熊貓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果,2016年,國際保護動物聯盟將熊貓從瀕危物種名單上除名,而是將它列入到“易危”物種。

不過,專家認為,中方的努力依然存在一定的不足,巴黎自然博物館的熊貓專家Cécile Callou女士就向本台表示熊貓的自然生長環境不斷受到破壞,而其中最主要的問題就是人類。

Cécile Callou:熊貓最嚴重的威脅就是人類,因為野生熊貓不太喜歡接近人類,它的自然生長環境需要原生態森林,原始森林,而中國的原始森林最近幾十年來受到嚴重的破壞,而且,熊貓主要生長在高原,它需要水源,需要大量的竹園,而這些條件都不太容易獲得保障,這就是為什麼熊貓的自然生長營地不斷縮減,儘管中國方面做出了諸多努力,中方正在熊貓生長地植樹造林,但是樹木的生長需要時間,就目前而言,熊貓的生長空間十分有限。

此外,除了保護熊貓的自然生長環境之外,將熊貓作為外交工具的行為也遭到動物保護組織的譴責,法國動物保護組織Code Animal的負責人Alexandra Morette就向本台表示,促進外交合作完全可以通過其他的方式,而不應該將熊貓動作商業物品,當作工具;她認為將熊貓可愛的外貌當作商品來出售,這是一種不道德的行為,應該將它們送回他們的原生環境中讓它們健康的成長。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