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熱門話題

誰來戳穿法國施維雅製藥公司的謊言?

音頻 05:34
施維雅製藥公司研製的-Médiator
施維雅製藥公司研製的-Médiator AFP Photo/Fred Tanneau

制藥廠和醫護人員都應該有一個共同的好醫德,治病救人。不論是治病還是開藥,人命關天,大意不得。自去年法國媒體爆出第二大制藥廠施維雅製藥公司在減肥藥-Médiator 上欺騙公眾的醫藥醜聞以來,人們對法國醫藥監管局失察表示了嚴重的不滿。

廣告

根據法國《解放報》9月7日披露的消息,施維雅製藥公司不僅在減肥藥Médiator上弄虛作假,在另一種抗骨質疏鬆藥上也故意隱瞞真相。根據歐洲醫藥監管局的監測,2004年開始在市場銷售的雷尼酸鍶(醫學名為Protelos)副作用大於實際藥效。藥劑監管部門正在調查它的實際藥性。

刻意隱瞞減肥藥-Médiator 藥效的施維雅製藥公司在此藥投放市場33年中致使至少500名患者喪命。從2011年7月,預審法官對製藥公司研製新藥的兩名科研人員的聽證中,人們可以清楚地看到,施維雅夫婦從上個世紀60年代末就知道,減肥藥-Médiator 從服用第一天開始便有導致嚴重抑制食慾的副作用。而制藥廠為了提升減肥藥的銷量,一味編造Médiator 是專治糖尿病的良藥。

法國《費加羅報》9月6日在網上刊登了預審法官對藥劑師杜奧勒(Jacques Duhault)和神經外科醫生夏鵬迪耶(Jean Charpentier)的詢問資料。

兩人年齡分別是79歲、81歲,現已退休在家。

上個世紀60年代,藥劑師杜奧勒在完成博士論文之後,於1961年就任於施維雅製藥公司。除1978年他臨時到法國衛生部工作了一段時間後,杜奧勒畢生的精力都獻給了施維雅製藥公司。可以說他就是Médiator新藥的發明者。他到制藥廠工作初期,在施維雅先生的太太-珍妮∙碧娜爾∙施維雅(Jeanine Pinard-Servier)手下研製一種讓人不想進食的藥物。

藥劑師杜奧勒對預審法官說:我進入制藥廠首要研製任務是在不影響中樞神經興奮的前提下,抑制肥胖人的食慾。杜奧勒還對法官說:“我在施維雅製藥公司幹了一輩子,我不喜歡落井下石,因為我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在隱瞞事實真相上,藥劑師杜奧勒沒有向預審法官提供更多的細節。

但是從減肥藥副作用專案小組查獲的資料上,人們可以看到,從1970年開始,發明減肥藥-Médiator的藥劑師杜奧勒已經把這種藥稱之為“有明顯厭食癥狀的特效藥”。而為了獲得營銷許可,藥劑師杜奧勒沒有向外界公布自己知道的這個醫藥秘密。

法官從另一位神經外科醫生獲得的證詞更能說明問題。

1968年進入施維雅製藥公司的神經外科醫生夏鵬迪耶 (Jean Charpentier) 教授從第二年開始對減肥藥-Médiator進行了病毒毒理學的研究。他向預審法官說:“沒有一項試驗或臨床可以驗證Médiator 有治療糖尿病的功效。”神經外科醫生不明白為什麼這種嚴重抑制人食慾的藥物會當作專治糖尿病的特效藥在市場上銷售。

仔細瀏覽當年減肥藥-Médiator 醫藥說明書,人們可以看到註明的副作用有三。一 葡萄糖和脂質代謝紊亂:二 脂質代謝紊亂;三 碳水化合物代謝紊亂。但厭食這一副作用從沒有出現在醫藥說明書上。

夏鵬迪耶告訴法官:為了獲得銷售許可,藥廠無法給審批機構寫明Médiator中有抗精神失常的安非他明(amphémine) 藥劑成分。他說,科研人員受命隱瞞了重要的細節。為了進一步逃脫責任,施維雅製藥公司在1969年的一份藥理報告中,為了不出現抑制食慾的字眼,特意使用了“可大幅減少食品攝入量”含糊的說法。

藥劑師杜奧勒,特別是和神經外科醫生夏鵬迪耶提供給預審法官的證詞,可以說明,施維雅製藥公司早在60年代末就知道Médiator不是醫治糖尿病的藥物。

藥廠這種不負責任的做法是否應該受到法律的懲罰。目前受害者協會已經獲得了2000份起訴。將來就要看法官是否會傳訊制藥廠的涉案人員。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