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化藝術

人本的力量面對被資本舉起的藝術 : 從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美術館博物館大會談起

音頻 10:40
人本的力量面對被資本舉起的藝術 : 從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美術館博物館大會談起
人本的力量面對被資本舉起的藝術 : 從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美術館博物館大會談起

這次在米蘭出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24屆世界美術館和博物館大會 ( ICOM 24th General Conference ),總體觀察來看,雖然資本深度影響者藝術平台,政治影響着資本,但是人本和信仰的力量依然深入在藝術和文化里,起着作用。

廣告

每三年一次的世界美術館博物館大會今年在意大利米蘭舉行。去之前,我問過正好在巴黎上我的訪談節目的紐約古根海姆的策展人會不會在那裡又碰到,她告訴我,接連好幾屆受到邀請,但還都沒有時間去。

到了米蘭,仔細一看,泰特,古根海姆和蓬皮杜,甚至世界美術館博物館理事會的創始博物館盧浮宮,沒有一家在那裡拼能見度。倒是知名度不那麼高的美術館和博物館從世界各地趕來,尋求通過館際交流, 比照屈指可數的那幾個國際大館之間的華麗的合作模式, 看看有沒有技術和形式上的流程可以參考和複製, 看看在地特點能不能夠和國際潮流結合起來。

其實,世界最強大的幾個美術館博物館在作品和呈現上都做得讓人感覺到莊嚴, 和身後都有強大的資本支持分不開。在造就一個時代的藝術作品的地位的過程中,這個時代的資本遊戲家的興趣點,他們的參與,他們的收藏和他們的傳承是與藝術家的創作生涯和經濟生活亦步亦趨地聯繫在一起的。資本社會的思潮有多麼多元,他們選擇的藝術作品裡的觀念就有多麼豐富。在很大程度上,藝術作品既是資本遊戲的鏡子,同時又是具有資本含金量的舍利和象徵物。

在大會開幕前,我有兩種假設。要麼與會各大博物館和美術館尋求一種新模式,新遊戲規則,讓藝術創作和藝術作品能夠有足夠的平台對越來越深重的資本壟斷提出反思,用藝術的力量集思廣益。要麼對資本壟斷的作用視而不見,只看怎麼在各自已經捉襟見肘的預算里保持活躍,換句話說,治標不治本地研究問題。

到了會場,開幕式主題發言中,藝術家 Christo 在講他畢生追求的創作自由,不經意間流露出他那些臨時性表演性的裝置作品的預算:一個裝置需要 6000萬歐元。有俄羅斯的美術館怯怯地問,可不可以考慮去他們那裡展覽,Christo傲氣地說,你們那裡沒有我的作品的收藏家,我沒有辦法展覽。Christo 透露,實際上,哪裡有收藏家收藏他的草圖和模型,他就有錢在哪裡展覽。在俄羅斯他沒有藏家,他就不會在那裡辦展覽。

Christo 的發言把資本壟斷和多數美術館與博物館奢望無米之炊的無助之間的關係揭示地一覽無餘。在一個中產階級生存空間越來越窒息,機場,幼兒園罷工四起的歐洲,在一個政府沒有錢來妥善安置難民的社會裡,用6000萬歐元把山河用布包起來尋找視覺樂趣的資本和他們通過避稅募集的藝術基金其實很直截了當地告訴在座的多數靠納稅人供養的美術館博物館以及中產階級雲集的藝術機構,世界財富分配的嚴重失衡可以在藝術界里看得很清楚 : 大財團閑置的或者避稅的資本是如何成就鶴立雞群的藝術展示的。

主辦國意大利的文化部長和米蘭市長紛紛在講話中提到美術館和博物館要為民眾服務,展覽要有能見度, 要受群眾歡迎。政治家們希望美術館博物館能夠用藏品的展示來推動當地的旅遊業發展,而不僅僅把自己當作有櫥窗的保險箱。換句話說,意大利的政治家們迴避了資本和美術館與博物館的關係,而是強調美術館與博物館在民眾娛樂生活中的功能,強調這些功能在旅遊經濟中的角色。他們要通過美術館博物館來爭取選民,促進地方經濟。

在如何處理資本與美術館和博物館的關係問題上,北京政府的表現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來自中國的資本首先對這一屆的米蘭世界美術館和博物館大會提供了贊助,他們出現在大會各種網路平台的最佳廣告位置,與會的中國各美術館的實體展位都是在最顯眼的位置,在策展設計上,一看就是有很多預算投入進去的 。中國大陸代表團還頻頻在展出現場舉辦論壇,在發言權方面風生水起。這和中國資本贊助大陸藝術家把作品贈送給蓬皮杜現代藝術館是一個道理,中國正在通過資本向國際藝術界輸送中國審美和中國藝術價值。

台灣目前在與大陸關係上總體來說遇到比過去複雜得多的問題,台海局勢的發展讓中國大陸資本對台灣投資的興趣銳減。但是在這次世界美術館和博物館大會上,兩岸美術館和博物館之間的互動讓世界看到兩岸在過去幾年的合作中結下的友誼依然牢固。今年年初佛光山把北齊佛首送回中國大陸,這次在米蘭,中國大陸美術館博物館的同行一看到佛光山來的法師,滿心歡喜,熱情地招呼着一起拍照。在這種氛圍中,台灣五個美術館組成的代表團顯然受到了北京贊助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美術館博物館大會專業而友好地接待。

佛光山佛陀紀念館是一個宗教藝術的收藏和展示的平台。這個只有五年歷史的美術館一方面要通過藝術表達佛陀的本懷和星雲大師的人間佛教的核心精神,另一方面追求藝術種類的豐富和藝術品質的精到。在與大陸同業建立了成功互動和交流之後,他們也希望在世界頂尖的美術館與博物館中進一步發展他們在兩岸間獲得的成功。這種發展和佛光山最近幾年在海外弘法中的國際化和在地化的路線一脈相承,也就是說,用藝術作為載體,讓佛光山版的人間佛教通過英國,瑞士,法國等地的美術館,被各地的民眾看到,感受到, 這是國際化。同時也在題材,藝術語言和風格上融入適合各國文化特點的作品,這是在地化。另一方面,佛陀紀念館也希望成為國際美術館和博物館關係網中的一員,通過館際交流提高佛陀紀念館的國際能見度,把世界各地的觀眾吸引到佛光山。

仔細觀察,其實佛光山用藝術弘法與意大利的部長和米蘭市長用美術館博物館來促進當地旅遊是一個道理,都是借用藝術的力量產生號召力。台灣文化部贊助了米蘭的台灣展台,他們同時帶來了佛陀紀念館,帶來了為台灣的中國古玩藏家舉辦過清玩雅集收藏展的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帶來了在自然史專業的權威國立台灣博物館。他們希望像意大利政治家所講的那樣,也試試借台灣美術館和博物館的國際知名度的光, 在大陸觀光客預計會減少的情況下,進一步開拓台灣的國際觀光客資源。台灣文化部的陳冠甫司長表示,台灣來參加這次大會,就是要讓世界同行看到台灣的文化特點和台灣的專業。

這次在米蘭出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美術館和博物館大會,總體觀察來看,雖然資本深度影響者藝術平台,政治影響着資本,但是人本和信仰的力量依然深入在藝術和文化里,起着作用。

請聽法國國際廣播電台主持人安東尼訪談台灣文化部文化資源司司長陳冠甫駐意大利台北代表處副代表謝俊得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理事長、國立歷史博物館館長張譽騰博士國立台灣博物館館長陳濟民佛光山海外都監院院滿謙法師佛光山佛陀紀念館副館長如元法師和有賢法師。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