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化藝術

吳昊的傾訴

音頻 37:57

吳昊在對軍事史和廢墟的研究中提出了一個問題:人類為什麼如此愚蠢,而且一直在犯着愚蠢的錯誤, 那就是不斷地要滿足慾望、征服、毀滅、摧毀對方、駕凌於對方之上。他用中國畫來傾訴他的疑惑。 有一點可以肯定,吳昊對他的個展“無物”的思考不僅僅是歷史的,也是當代的,不僅僅是世界的,也面向他的祖國。

廣告

Plus rien de Wu Hao
Plus rien de Wu Hao Wu Hao

青年藝術家吳昊個展“無物”10月8日 起在巴黎地平線畫廊 (Galerie Paris Horizon) 展出。

吳昊這次展出的作品從題材上,我們可以看到有斷壁殘垣,也有戰爭, 穿插着萬家燈火里平民百姓享受的性愛,親情和民族風情。在布展上,在畫廊上下兩層的空間里,底樓這層展出的是一個和平時代過着優越的生活卻有一種不安全感的男生對戰爭史遺跡的審視,地下室這一層,更明顯地表達出征服者的暴力。

吳昊的基本手段是中國畫,但是他的宣紙畫有的也裱在畫布上。

作品不僅有造型審美的樂趣,題材的深思熟慮,觀念的滲透,更是藝術家本人的傾訴,他們是一種描述藝術家的心靈和精神的信物。

第一次見到吳昊,巴黎第六區“上下”店鋪的門口,穿着一件在雨天里幾乎透明的白襯衣,身形顯得單薄的吳昊在幾個漂亮女店員的陪伴下,表演書法行為,在地上塗塗畫畫。

不久,中國文化部的官員們告訴我,這是中國文化名人,美協副主席吳長江教授的公子。議論中,大家讚歎又擔心,別的大畫家早就把孩子推上市場的軌道變成印鈔機第二代了,他們家還是很本分的,讓小孩子自己去發展,自然地發展。接下來的話題就是吳昊很久沒有女朋友了,都三十歲了,叔叔阿姨們在這個問題上要比他在藝術市場的晚熟更擔心。

過了一段時間,巴黎的 Yohann 畫廊為吳昊辦了個展,內容是吳昊版的裸女,畫面上藝術家表達的觀察比當年的常玉溫度更高。這樣的題材和中國官辦美術一定是不兼容的,但吳昊在題材上也選擇隨心所欲,順其自然。

再過了一段時間, 吳昊把他的女朋友介紹給我認識,一位修軍事史博士的學生,長得跟三島由紀夫當年追求的正田美智子一樣漂亮。

這時候的吳昊,體型也從讓人擔心的纖細粗壯成為可以穿上英國獵裝戴鴨舌帽的鄉村紳士範兒的青年了。他決定回國,專心創作。

吳昊的巴黎個展從上一次的女色題材擴大到對戰爭遺跡和世界紛爭的關注里。正當中國如火如荼地開展紀念長征80周年文藝活動的時刻,吳昊回到歐洲,聽各種地緣政治的學術討論會,從各種歷史圖片中找他喜歡的軍人符號,甚至幻想當兵,想跋山涉水體驗一遍軍隊走過的道路,那種從軍熱情一點也不亞於英國的哈里王子。

吳昊在對軍事史和廢墟的研究中提出了一個問題:人類為什麼如此愚蠢,而且一直在犯着愚蠢的錯誤, 那就是不斷地要滿足慾望、征服、毀滅、摧毀對方、駕凌於對方之上。他用中國畫來傾訴他的疑惑。

有一點可以肯定,吳昊對他的個展“無物”的思考不僅僅是歷史的,也是當代的,不僅僅是世界的,也面向他的祖國。

今天我們就請吳昊來談談他的個展“無物”。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