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化藝術

藝術家皮斯特萊托的政治啟蒙

音頻 09:50

米開朗基羅·皮斯特萊托(Michelangelo Pistoletto)在巴黎和在哈瓦那的展覽在藝術形式上是回顧性的,但是在社會影響上卻與時俱進地啟發著人們。皮斯特萊托用藝術做政治啟蒙的試驗,發展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之外的第三種體制。由於皮斯特萊托政治實驗的規模在古巴政府完全可以控制的範圍里,因此這個實驗本身與其說是藝術家的政治啟蒙,其實更象是古巴政府通過國際知名藝術傢具有政治含義的作品展覽來表達他們的自信與開放,他們對政治新思潮的包容。換句話說,他們以正面的例子來反駁國際社會中批評古巴政府不能對持政治批評觀點的藝術家網開一面的聲音。

廣告

意大利藝術家米開朗基羅·皮斯特萊托(Michelangelo Pistoletto)目前正在巴黎 VNH Gallery 藝廊和哈瓦那的國家美術館國際館 ( Arte Universal del Museo Nacional de Bellas Artes)舉辦個展。

皮斯特萊托在巴黎的展覽取名“尊重”, 在他的裝置作品裡,敲碎了的玻璃後面用包括中文和阿拉伯文在內的多種語言寫着“尊重” 兩個字。在殘留的玻璃里,每個人可以看到自己,也可以看到靠近自己的人。這件裝置作品其實就是一個標語,表達了藝術家對他所生活的世界的一個態度。

在古巴,皮斯特萊托把他著名的行為裝置作品 《行走的雕塑》 (Walking Sculpture) 在哈瓦那市中心的中央公園 ( Parque Central )里又演繹了一遍。11月25日,他先從美術館把由報紙製成、直徑為一米的球滾了出來,聚集在美術館門前等着展覽開幕的人群就跟着藝術家滾紙球。紙球越滾越遠, 人流越來越密集,最後大家聚集在一個公園廣場里,你推來我推去,推到最後把紙球高高舉起。歡樂了一陣以後,人群又跟着藝術家把紙球推回美術館作為展品陳列起來。

在藝術形式上,可能古巴當地的觀眾對皮斯特萊托的表達方式覺得耳目一新,但是歐美觀眾和藝術愛好者對藝術家的作品要熟悉得多。

如果說巴黎的展覽口號性明顯的話,那麼古巴的這場行為表演其實展示的是一種號召力,是告訴人們藝術的鼓動性。

很顯然,皮斯特萊托做的是政治藝術,他的作品在審美中傳遞政治觀點,暗示政治手段。那麼皮斯特萊托到底有什麼樣的政治追求,他的藝術創作又想製造一個什麼樣的政治局面呢?

皮斯特萊托說,這個世界有兩種制度,要麼是西方資本社會的制度,要麼是古巴那樣的共產主義制度。資本社會面臨危機,然而古巴的體制也在遭到動搖,於是藝術家提出第三個天堂的設想,他覺得人們可以通過討論和協商,找到一個理想的出路,解決資本社會和烏托邦的共產主義體制各自遇到的困難,讓人民過更好的生活。

藝術家設計了一個由三個圓圈組成的符號,左邊的圓圈和右邊的圓圈表達的是差異與矛盾。他說,這些矛盾有可能引起戰爭,但如果我們在中間的這個圓圈裡找到各種矛盾之間的平衡,那我們就可以創造新的現實,創造性的調和帶來的是矛盾之外的第三樂園。

皮斯特萊托要用作品在藝術和社會之間建立一種關係, 和哈瓦那社會建立起一種關係。他要用藝術發展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之外的第三種體制。

古巴是皮斯特萊托的實驗室。他和勞爾·卡斯特羅在沒有外人參加的會面中深談過,他說勞爾·卡斯特羅對他的設想很有興趣。於是皮斯特萊托就在古巴辦類似學習班似的工作坊,邀請藝術家、幹部等各行各業的人接觸藝術作品,以藝術作品作為圖騰和象徵物,表達或暗示一些現象和思路,同時引導參與的人分析、批評、建議、甚至創新。他把參與者從理所當然的固定思路里鬆綁出來,以藝術的名義,以藝術的正當性,讓參與者敢於對被灌輸或者習以為常的道理進行挑戰。

其實皮斯特萊托在用藝術做政治啟蒙的試驗,這種實驗有歐洲歷史上伏爾泰這些文藝家的影子,但又發生在一個遭到長期封鎖的國家裡。

古巴對皮斯特萊托的藝術採取觀望態度。這一點我們從古巴的主要媒體象古巴拉丁美洲通訊社(Prensa Latina), 古巴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的機關報《格拉瑪報》(Granma)和古巴哈瓦那電台的相關報道中可以看出來。這些主流媒體對皮斯特萊托的展覽只做簡訊式的消息性的報道,但絲毫不提藝術家的政治態度和用藝術來進行的政治實驗。

可以看出,由於皮斯特萊托的政治實驗的規模在古巴政府完全可以控制的範圍里,因此這個實驗本身與其說是藝術家的政治啟蒙,其實更象是古巴政府通過國際知名藝術傢具有政治含義的作品展覽來表達他們的自信與開放,他們對政治新思潮的包容。換句話說,他們以正面的例子來反駁國際社會中批評古巴政府不能對持政治批評觀點的藝術家網開一面的聲音。

皮斯特萊托在巴黎和在哈瓦那的展覽在藝術形式上是回顧性的,但是在社會影響上卻與時俱進地啟發著人們。我們的政治生活和經濟生活需要藝術家和藝術的參與,這種參與為藝術品留下了時代的印記,使藝術品成為歷史的見證。更重要的是,除了檔案和遺跡的作用之外,當藝術奇蹟般地在一段歷史中扮演很重要的參與和促進角色的時候,藝術不再局限在一個被動的、被把玩、被欣賞的娛樂產品或奢侈品里,而是陪伴我們在人生過程中與社會溝通交流的信物,這個時候作品的別出心裁被讚賞、被追捧就更有道理、更有底氣了。

Michelangelo Pistoletto
Museo Nacional de Bellas Artes, La Havane
25/11/2016   13/03/2017

Michelangelo Pistoletto « RESPECT »
VNH Gallery, Paris
20/10/2016   23/12/2017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