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美來鴻

中美貿易戰對加拿大的利弊

音頻 04:43
北美來鴻
北美來鴻

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計畫將對中國進口產品徵收600億美元關稅,美中開打貿易戰,與美國關係密切的加拿大會在多大程度上被殃及或從中獲利,或者能否置身局外做個旁觀者?

廣告

加拿大經濟專欄作家大衛-科雷恩(David Crane)3月26日借國會山時報(hilltimes.com)呼籲加拿大在中美貿易戰中置身局外,因為“這是一場被誤導且充滿危險的經濟戰,加拿大不應該引火燒身,令其蔓延成加拿大與中國的經濟戰”。他認為特朗普和其固執的保守派幕僚們不僅自己視中國為經濟上的敵人,還希望西方盟國和他們一起對抗中國,儘管加拿大與中國存在種種分歧,但還是應該對特朗普說不,應該向美國明確表示加拿大不欣賞零和遊戲,不會跟隨特朗普好戰的貿易政策。

曾在1996年至2001年擔任加拿大駐華大使的貝祥(Howard Balloch)以兩頭大象打架會令小動物處境危險來形容加拿大,貿易戰使加拿大企業面臨的風險上升,加拿大必須謹慎行事以確保不會陷入衝突中。在華創辦了貝祥投資集團並擔任過加中商會主席的貝祥認為“中國不公平對待外國公司不僅美國人關注,加拿大人也擔憂,但特朗普高調張揚會適得其反,靜悄悄地與中國談判會更好”。曾擔任加拿大駐香港及洛杉磯總領事的科林-羅伯森(Colin Robertson),參與過美加自貿協定及北美自貿協定談判,他認為貿易戰會傷及整體供應鏈,加拿大無可避免會受連帶傷害。 

加拿大咨議局(Conference Board of Canada)首席經濟學家克雷格-亞歷山大擔心“由於加拿大是個依賴大宗商品出口的國家,中國經濟疲弱導致原材料和銷售價格下降會傷害加拿大經濟。”加拿大亞太基金會高級研究員肖逸夫(Yves Tiberghien)擔心如果貿易戰升級,世界貿易體系可能崩潰,到時加拿大會遭受重大損失。研究加中貿易問題的多倫多大學副教授王慧玲(Lynette Ong)在接受加拿大環球電視新聞採訪時指目前尚無法預測貿易戰將如何影響加拿大所在北美自由貿易區的生產鏈,但會給貿易區的重新談判產生額外壓力。克雷格-亞歷山大希望“隨着注意力被中國轉移,特朗普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重新談判中做出一些讓步”,但加拿大皇後大學教授沃爾夫(Robert Wolfe)相信特朗普會很樂意同時應對不同的對手,不會因為與中國開打貿易戰而放棄與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討價還價。

儘管各種分析指美中貿易戰會全面削弱全球經濟,從總體來講對加拿大經濟造成負面影響,但加拿大仍有少數幾個行業可能從中獲利,例如零售業,因為中國電子、服裝等消費品在美價格上升,不僅會迫使加拿大人改變去美國購物的習慣,還能鼓勵更多美國人到加拿大購物。美國對中國產品需求的下降有助於加拿大零售商從中國尋求更好的便宜貨,為避免美國關稅,好市多(Costco)、百思買(Best Buy)和沃爾瑪等跨國零售商會直接從加拿大進貨。同時與中國商品相似的加拿大產品可以吸引美國商家,有助於擴大加拿大的對美出口。王慧玲建議加拿大趁中美貿易戰之機重新定位自己,成為中國商品的主要出口國,因為被特朗普瞄準的中國信息和技術產品無法進入美國就不得不尋找其他出口市場,加拿大是高收入國家,有望成為中國新的市場。

加拿大產品出口也可能從中美貿易戰中獲利,加拿大鋼鐵可以利用美國對中國鋼鋁增加關稅獲得更多的北美市場份額,加拿大的大豆和豬肉可以替代美國同類產品更多地進入中國市場。不過貝祥就擔心一旦加拿大豬肉和豆類最終填補了美國人在中國留下的空白,可能會引起美國的反彈,這同樣是危險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