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戛納第四天:神秘戈達爾、江湖賈樟柯 、百年伯格曼

音頻 07:58
賈樟柯新片《江湖兒女》男女主演廖凡,趙濤在戛納電影節開幕式上亮相,2018年5月8號
賈樟柯新片《江湖兒女》男女主演廖凡,趙濤在戛納電影節開幕式上亮相,2018年5月8號 REUTERS/Stephane Mahe

第71屆戛納國際電影節進入第五天,主競賽單元推出法國和瑞士導演讓-盧克·戈達爾謎一般的新作《影像之書》和中國導演賈樟柯的《江湖兒女》。一種注目單元推出的是敘利亞導演卡亞· 濟濟 的《我最愛的布料》和阿根廷導演路易·奧爾特加的影片 《死亡天使 》。今年是瑞典著名導演伯格曼百年誕辰,戛納經典單元向伯格曼致意,推出他的代表作之一《第七封印》的修復版。

廣告

在介紹新片之前,先來看看對周四兩部主競賽單元影片的評論:

周四在節目中介紹的法國導演克里斯托夫 奧諾雷的新片 《喜歡、親吻和奔跑 》和波蘭導演保羅· 帕夫里科夫斯基的《冷戰》。這兩部影片講述的都是不可能的愛情主題,前者發生在法國上世紀90年代,在一對同性戀人的故事展開,但由於其中一人染上了艾滋病,所以這段戀情也成了主人公阿瑟的初戀和絕戀。《冷戰》則是50年代波蘭被蘇聯佔領期間的一段音樂家和歌手之間的凄美愛情故事。

大體上看,法國媒體認為對這兩部影片時代背景和導演風格截然不同,但共同點是展示都展現出浪漫,凄美的愛情故事。對奧諾雷的新片,世界報評論說 “ 這是一支慾望與死亡的奏鳴曲 ”, 認為導演成功地拍出了一部情節劇;TELERAMA的評論說這是“一個動人又令人心碎”的故事。一向持批評眼光的影評們似乎在這部影片上找到了共同點,浪漫,溫情,動人是評論中見到最多的字眼,這個與人生中最美好的情感以及與面對艾滋病的死亡之絕望有關的故事讓人想到去年在戛納電影節上獲得評委大獎的《每分鐘120擊》,但後者顯然更具社會抗爭性和批評態度。另外,評論對兩位男主角的演出大家讚賞,這部影片周四已經在院線上映,能否獲得評委和觀眾的青睞,不久後將見分曉。

帕夫里可夫斯基絕非等閑之輩,雖然是首次進入戛納電影節的主競賽單元,但要知道他執導的黑白片 修女伊達獲得包括2015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在內幾個有影響力的大獎。而為了重現冷戰時期的氣氛,導演在新片中繼續使用黑白膠片,評論指出,這個凄美的影片很可能會讓評委們感到驚訝。

戛納電影節將這兩部都沒有結局的愛情故事放在同一天放映,顯然也是精心的安排。

戈達爾的新片《影響之書》將揭開神秘面紗

再來看看今天的主競賽單元的主打片,首先是法國新浪潮時代的領旗人物,大名鼎鼎的戈達爾的《影像之書》,這是此屆電影節最神秘的影片,預告中任何人物和情節劇透,只有在抽象模糊的背景上跳動的文字和配樂。目前只知道這是以虛擬情節和紀錄片形式對阿拉伯世界進行了深思,影片的故事梗概簡介充滿着神秘的色彩,寫的是;你還記得我們與內心交流的方式嗎?夢境是最常見的方式……我們一直思索如此鮮艷的色彩如何能在黑暗中孕育而生,微弱而溫和的話語在夢境中響起,講述着一些重要的、驚奇的、深刻的真理。影像與話語,就像暴雨夜中噩夢。在西方的眼下,天堂失落,戰爭就在此地……

這樣的解釋和謎一樣的預告片令人不禁好奇心頓生,戛納電影節藝術總監弗雷蒙稱戈達爾的新片是稱為“與其電影作品一脈相承”的影片。

如論如何,今年戈達爾的亮相引起了一些特別的反響,也絕對是主角之一。首先是今年的第71屆戛納電影節海報就是向其在1965年拍攝的《狂人皮埃羅》(Pierrot le fou)致敬,此外,戈達爾也是50年前68年5  月風暴時喊停戛納電影節,認為電影節與現實脫節的人之一。但不久後,他與戛納電影節重拾舊好,共有14部影片入選電影節。在 2010年,他的影片《電影社會主義》(film socialiste)入選一種注目單元,早在2014年,他的影片《再見語言》就已在播映前令電影節所有人翹首期盼。這部影片為他贏得了評審團大獎(與加拿大導演紮維耶·多蘭 的《Mommy》(媽咪)齊名)。

賈樟柯的自我等待:《江湖兒女》

2015年擔任競賽單元評委的中國導演賈樟柯當時的評論是:“在他倆身上,我都看到了熱情、自由和對電影語言的解放。” 而賈樟柯的新片,令人同樣期待的《江湖兒女》今天也在全球首映,

這部今年唯一一部華人影片是賈樟柯帶到戛納電影節的第四部作品,他繼續通過電影呈現中國社會的層層面面。2001 年,由趙濤扮演的巧巧與廖凡扮演的斌哥是一對戀人,後者是大同當地幫派的一個小頭領。一天,斌哥被敵對幫派所襲擊,巧巧慌亂中拿起手槍多次開火。這一事件過後,她被叛五年刑期。出獄後,巧巧前去尋找斌哥,並期望與他重續前緣,但斌哥卻拒絕了她的請求。十年後,在大同,巧巧依然單身,她忠於自己的幫派價值,並闖出了一片天地。斌哥接連遭遇厄運,前來投奔巧巧這個他唯一愛過的女人……

賈樟柯自己說,看女主角趙濤和男主角廖凡的表演,感覺有種雷電交加的能量。就算他們沉默,也能讓人感到巨大的風暴。

《江湖兒女》曾入選權威電影雜誌法國《電影手冊》“年度最期待電影”。賈樟柯本人在今年初在電影雜誌上撰文指出,江湖兒女是他在等待的另一個自我。 這可能也是觀眾的共同期待。

一種注目:敘利亞內戰和少年墮落之路

在一種注目單元,推出的兩部片子也風格各異,敘利亞導演卡亞·濟濟 (Gaya JIJI )《我最愛的布料》帶觀眾到敘利亞內戰爆發前的大馬士革的一個家庭,這部影片自然會引發對敘利亞局勢的關注思考。

另一部是來自阿根廷的路易·奧爾特加(Luis Ortega)的影片 死亡天使 (L’ange),是兩個美少年的墮落之路。這也是一種注目單元的第二部同性戀題材的片子,周三推出的肯尼亞新生代導演瓦努力·卡尤(Wanuri Kahiu)的影片《拉菲奇》講述的兩個女中學生之間困難重重的戀情。

戛納經典:伯格曼誕辰百年致敬

戛納 經典單元,值得重點介紹的是瑞典導演 伯格曼的代表作《第七封印》修復版與觀眾見面。今年是伯格曼誕生一百周年紀念,戛納電影節放映多部伯格曼的影片,《第七封印》被認為是他的經典之作,影片中一位騎士與死神不期而,在海面下棋的場景被多次重現和模仿,片中的某些鏡頭成為了瑞典和其他多個國家郵票上的圖案,但從更嚴肅的角度來看,本片堪稱伯格曼最正統、最有野心的作品之一。

伯格曼曾經寫道:“《第七封印》一直在我心中佔有重要地位,我也說不清到底為什麼。這並不是一個完美的作品。影片的製作比較倉促,有種趕鴨子上架的感覺。但我覺得它並沒有刻意營造出一種焦慮的氛圍,立場堅決,歌頌生命,並以強烈的慾望和激情來呈現影片主題。”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