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戛納第五天:多部影片聚焦女性命運

音頻 05:36
法國女星歌迪亞出任《天使面孔》一片主角
法國女星歌迪亞出任《天使面孔》一片主角 REUTERS/Eric Gaillard

周六(5月12號)是戛納電影節第五天,主競賽單元推出的兩部影片法國女導演艾娃·伊頌的《太陽之女》,伊朗著名導演賈法爾 帕納西的《三張面孔》,觸及到的是與之前放映的幾部完全不同的主題。

廣告

從地理位置上講,這兩部影片的發生地地理十分接近,主題都與女性有關。

《太陽之女》是今年主競賽單元第二部法語片,也是首部與觀眾見面的女導演的作品,今年共有三部出自女性之手的影片入圍主競賽單元角逐金棕櫚獎。於頌是今年唯一一個首次亮相戛納電影節的女導演,她2015年執導的處女作《性愛幫派》(Bang Gang)在多倫多國際電影節上首映,曾為她帶來了不少讚譽。

而新片《太陽之女》主題十分沉重,是庫爾德女戰士與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的戰鬥。在庫爾德斯坦地區,“太陽之女”營隊的女指揮官巴哈爾Bahar正準備發動一場戰爭,以便將城市從黑衣男人之手中解放,並期望能藉此找到自己的兒子。片中的另一位主角前來此地報道戰況的一位法國女記者馬蒂德,她見證了這些英勇女戰士的故事。自從她們的生活被顛覆,所有人都為同一個目的而戰鬥:女性、生活、自由。

費加羅報指出,於頌的影片入圍主競賽單元,是對這個女性主義電影製作人對女性主題關注的肯定。而於頌本人周五接受法國費加羅報採訪時表示,她認為,從文化層面上講,目前整個社會對女性的故事興趣越來越小。她說,在戰爭片里,女性往往以受害人的身份出現,但當她和經歷過俘虜,酷刑,被逼成為性奴,最終得以逃脫成為女戰士的庫爾德女性們交談時,首先就被這些人身上的活力震驚了,所以,她不希望將這些女性經歷過的悲劇代表生命結束的方式表現出來,因為她們的生命沒有結束,她們獲得了新生,是倖存者。從片花看,於頌鏡頭下的女主角有着堅毅和感人的眼神,蘊涵著某種因痛苦而爆發的力量感。

伊朗導演賈法爾 帕納西的《三張面孔》

主競賽單元的第二部影片是伊朗著名導演賈法爾 帕納西的《三張面孔》。這是今年入圍戛納金棕櫚的第二部伊朗導演作品,第一部就是開幕式後放映的阿斯加爾·法哈迪導演的《人盡皆知》。賈法爾·帕納西也是一位在國際上受到尊敬的導演,他2000年憑藉《生命的圓圈》擒獲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2015年又以《出租車》拿下柏林電影節金熊獎,而這次的《三張面孔》是首次入圍戛納主競賽單元,如果能夠拿到金棕櫚獎的話,就實現了歐洲三大電影節的“大滿貫”。不過,導演賈法·帕納西在2010年因為電影涉嫌抨擊伊朗政府而被判處6年徒刑,20年內不能拍電影,20年內不能離開伊朗,2015年摘得柏林金熊獎的時候就缺席了頒獎禮。不知他此次能否前來戛納電影節。

這部新片的故事梗概是:一位著名的伊朗女演員收到了一段令人不安的視頻。影像中,一個年輕女孩請求她的幫助,以逃離保守家庭的支配……女演員向好友兼導演Jafar Panah求助,以確定這是否是一次惡作劇。兩人一同動身前往西北部與世隔絕的山區,去尋找年輕女孩所在的村莊。在這裡,古老的傳統依然主宰着當地人的每日生活。片名為什麼是《三張面孔》?答案在影片結束時方見分曉。

賈法爾·帕納西並不是此次唯一不能前來戛納的導演,俄羅斯導演基里爾·謝列布列尼科夫因拍攝此次入圍主競賽單元的影片《夏天》而被監視居住,也未能到戛納與觀眾們見面。

一種注目同樣關注女人的命運

一種注目單元,周六放映的是比利時導演盧卡斯 東特 (Lukas Dhont)執導的《女孩》和法國女導演瓦納薩 菲羅(vanessa Filho)的《天使面孔》,這兩部影片都是導演的處女作,因此將有角逐為此而設的金攝影機獎的機會。

《女孩》涉及的是性別問題,15歲的Lara夢想成為一名星級舞者。在爸爸的支持下,她全身心投入到了對夢想的追求當中。但她的身體並不能按照舞蹈的要求靈活彎曲,因為她天生就是個男孩。

法國女導演 瓦納薩 菲羅的 首部電影 《天使面孔 》(Gueule d’ange)與一個單身母親的生活有關,劇情梗概是:一個年輕女人和她八歲的女兒一同生活。一天晚上,她在一家夜總會邂逅一個男人。在此之後,她決定離開這個家,留下她的孩子單獨一人……這部影片由法國女性馬里翁·歌迪亞主演。

非競賽片 - 午夜場 放映的是美國導演拉敏·巴哈尼根根據雷·布拉德博里所著的同名小說改編,影片設定了一個全新的未來世界,媒體成為公眾毒瘤,真實歷史被重新改寫,“消防員”的工作並非滅火,而是燒書。

戛納經典繼續紀念瑞典導演伯格曼百年誕辰,放映的是瑞典和德國的兩位導演為紀念伯格曼拍攝的兩部紀錄片,對這位大師留下的財富、作品及他的個人生活展開了深入回溯。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