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化藝術

談談青年藝術家王涵在巴黎對比沙龍里的參展作品《黑天鵝》

音頻 11:06
油畫“黑天鵝”與作者王涵
油畫“黑天鵝”與作者王涵 王涵提供

中國青年藝術家王涵今年第三次參加巴黎大皇宮對比沙龍的展覽, 展覽從2月12日開幕至17日結束,為期六天。她這次帶來的是一幅油畫作品《黑天鵝》。

廣告

畫面上,火象煙囪冒出的煙那樣的形狀,瀰漫著,焦灼着,玩弄着一隻孤獨的黑鳥,作者把它稱作黑天鵝。

如果仔細看畫面,在火的形狀里,有一些若隱若現的人形。臉的輪廓有一點象假面舞會裡的面罩,你搞不清楚他們是誰,是神還是人,是婆娑起舞的祭祀者還是祭品。

對比沙龍的主席保羅·阿萊柯西在展廳里象標語一樣寫道:“我們列舉一些當今備受尊崇的藝術大家的名字,一次又一次地強調這些藝術家在我們的情感世界中的地位,他們曾經參加過對比沙龍的展覽,也為樹立我們這個沙龍的聲望做出了貢獻。這些藝術家們為我們鋪平了道路。”

讀到這段文字的時侯,人們立刻可以明白其中的意思。在對比沙龍里展覽的藝術家不是英國的達米恩·赫斯特, 也不是中國的曾梵志。 換句話說不是那些讓你不是不明白,就怕太明白的附加值大躍進里神話般的名人。而是一群在傳承技法,精進手段,研討風格,表達思想等各個層面延續和開拓藝術工作,以藝術為生的創作者們。他們屬於藝術界里的芸芸眾生,保羅·阿萊柯西主席的大家名單里的好多人象貝爾納·布菲、阿爾芒、本、安東尼·塔比埃斯等都是在畢生的工作中,一點一點地讓世界看到他們藝術形式的發展和這種發展與世界的信仰、世界的格局演變的關係,而人們在這種關係中,通過時間對眼睛,對悟性的錘鍊,恍然大悟,發現這些人的藝術對世界關切的反應和影響。

王涵出生於中國金融精英家庭。她的家人完全懂得金融技術,從金融遊戲的引言可以一眼看穿目的和結果,也熟悉世界金融領域的骨幹。就像青年歌唱家金聖權,出生於擁有足夠專業資源,如果願意,完全可以直接走進家人為他量身定製的演出生涯,卻選擇深入到一群夢想成功的聲樂好苗子中間體驗優越感大打折扣的平台一樣,作為造型藝術家的王涵在家人的支持下,走更純粹的藝術道路,紮實地、端正地在藝術的專業道路上摸索自己的方法,在學術上、在社會功能上、在平台上通過參與性觀察身體力行,看法國的藝術系統如何教學傳承,如何組織研究創作,如何開發符合自身條件,符合藝術歷史規律的平台。

比方說在前兩屆的對比沙龍里,王涵展出的作品更多的是抽象色彩和形式的研究。但是她很快發現,風格和形式的研究只是藝術工作的一部分,它們必須在她生活的這個新時代里,對她的祖國的關切, 對世界的關切有所參與。她去了西班牙古根海姆美術館看了那裡的中國當代藝術展,發現國際社會通過觀念藝術來參與社會性的、民族性的和全球化的意識形態碰撞。於是她就嘗試着將前兩年在巴黎大皇宮對比沙龍里展示的她擅長的技法與她能夠捕捉到的中國關切和世界關切之間的關係結合起來。

王涵找到了黑天鵝這個題材。這是藝術家對我們正在經歷的不穩定的和不可預見的世界格局的一種反映。今年的作品相對於過去的工作又進了一步;過去王涵為抽象的造型工作加上一個有現實意義的標題,你知道她在向把造型本身當語言的觀念藝術靠攏,但還沒有真正踩到河裡的石子兒。今年她下水了,很明顯地將造型與思辨進一步放在一起工作。當然兩者的結合點需要在一步一步的升級版的創作中更有機地渾然天成,就像對比沙龍的主席保羅·阿萊柯西景仰的那些藝術大家一樣。

作為藝術研究生的王涵目前正在巴黎索邦大學研究中國唐朝佛教造像的材料、技法和風格,這是在研習印度藝術史的同時,在法國的學術傳統和方法里對中國文化的具體研究。

換句話說,在學術世界裡,王涵通過對佛教漢化過程里的藝術表現的研究,了解信仰的民族性在中國歷史上是怎麼表達的。這不僅僅對藝術表現形式的研究,更是對藝術形式如何與思想觀念相結合,在當時的新時代里,在當時的中國特色里,如何發揮作用的研究。對比歷史,作為藝術家的王涵學以致用,嘗試將她在古代中國美術史上的發現運用到今天人們關切參與全球治理變革的語境里。在巴黎大皇宮展出的《黑天鵝》這幅作品就是把這種嘗試拿到公共平台與世界觀眾在藝術手段和世界觀兩個層面上展開交流。

青年藝術家王涵通過對古代美術的研究,古為今用;通過對法國學術的歷練,洋為中用。在亂世中,不為濫用金融技術炒作空殼的藝術附加值的吸金魔術所動,用學術和藝術的雙重修行,為中國的世界觀,為藝術家對世界觀的精湛表達,做出有表率意義的準備。

 

巴黎大皇宮對比沙龍展

2019年2月12日-17日

 

Le salon Comparaisons

Le Grand Palais

3 Avenue Du Général Eisenhower, Paris 75008

Métro : Champs Élysées, Clémenceau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