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文藝欣賞

法國導演歐容新片《感謝上帝》收穫柏林大獎後又贏了官司

音頻 06:20
《感謝上帝》一片揭露神職人員性侵造成的傷害
《感謝上帝》一片揭露神職人員性侵造成的傷害 @網絡圖片

被稱為是“法國電影界一個獨特的存在的導演歐容在剛剛閉幕的第69屆柏林電影節上憑其新作《感謝上帝》(Grâce à Dieu)獲頒此屆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第二大獎  評審團獎。獲大獎後導演又贏了一場官司,可謂雙喜臨門。 

廣告

法國司法部門周一做出判決,認為試圖阻止影片放映的訴狀不成立,因此影片可以如期於本周一進院線上映。

該片題材極其敏感,涉及是法國里昂地區被揭露出來的神職人員性侵眾多兒童卻受到上司庇護的案件。但由於歐容在影片中用了被司法追究的涉案人的真實姓名,因此影片遭到相關人士的抵制,其中涉案人,被告之一貝爾納·培耶納(Bernard Preynat)神父的律師要求以“無罪推定”為由推遲上映時間至涉案人最終審判結果出台。歐容自己也一度擔心影片會因此被判“死刑”。但周一,他的律師告訴法新社,司法部門判決影片可以上映,法官認為,在片尾字幕說明Preynat 神父享有“無罪推定”的權利的做法已經符合法律的相關要求。對方的一位律師則對這個判決表示失望,另一位則要上訴,但這個程序已經不能阻止影片上映的決定了。

為了避免受到阻力,《感謝上帝》一片於去年秘密拍攝而成。導演自己在接受獎盃時也毫不隱諱地說,這部影片就是要試着打破極有權勢的機構在神職人員對兒童性侵案件上的沉默。他還補充說,要和性侵受害者共同分享獎盃。正是這些自由的人的勇敢舉動啟發了他拍這部影片。

影片講述的是一個名叫“不再沉默”的協會與2015年在里昂成立的過程,而協會的發起人都是指控童年時受到Preynat神父的性侵,目前該協會共統計有85名受害者。影片講述的其中三個人的故事,他們各自生活軌跡不同,但童年的遭遇一直困擾着他們,也給工作家庭生活造成不少問題。歐榮在拍攝前進行了一年的紮實的記者般的調查和研究過程,再加上他紮實的劇作基礎,努力做到各個類型元素之間的平衡,比如在影片中對三位主要受害者的設定就頗具戲劇效果,一位是有5個孩子的父親,另一位是徹底被幼時性侵經歷摧毀了人生的失業者。不同的受害者組成了法國不同階級男性的群體肖像,進而再經由對各個不同家庭生活的刻畫組成了一個法國社會的縮影,有評論就認為,仔細觀察的話,甚至圍繞幾個主要受害者的拍攝方法亦各有不同,歐榮水到渠成的導演技法自然也不同置疑。

影片一度受到阻力原因也是與影片極具寫實主義的風格有關。由於涉案的幾名神職工作人員都已經遭到起訴,因此歐容在影片中就用了他們的真實姓名,但問題是這幾個人,包括主嫌Preynat神父在內的主要涉案人的案子都尚未結案,因此歐容被神父的律師告上了法庭,理由是他的顧客目前應該享有“推定無罪“的權利。該案件的審判被排到了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他的律師要求影片推遲原定於本周三上演的日期。

里昂地區的性侵案不僅受害者群體很大,這個案件同時也暴露出另一個引發公憤的問題,這就是高層對神父的罪惡的包庇。影片中同樣被實名披露的該地區的紅衣主教巴爾巴蘭就被控和其他的5人隱瞞了審視人員在上世紀80至90年代性侵兒童的案例。巴爾巴蘭於1月7號出庭應訓,但他已否認了所有指控。巴爾巴蘭案將於3月7號結案。

另一個在影片中被實名提及的涉案人員也將歐容告上法庭,要求將她的名字撤掉。這個案子則有里昂重罪法庭審理。

面對這些阻力,歐容在柏林電影節獲獎後說,他們受到巨大的抵抗力,所以他也不清楚影片最終是否能在法國上映。他曾估計影片在培耶納神父案結案前都不能上演。他說,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就是另一種形式的“審查”。而如果影片推遲上演的時間,就無疑是判了死刑。

至於為何在影片中隱去受害者的真實姓名,反而用指控對象的實名實姓,歐容說這是因為這些人的名字已經出早已在媒體上曝光了。他說,他拍這部影片的目的就是要拍一部“公民電影”,能夠“提出一些問題”。但他強調,這不是一部與社會新聞有關的影片,更不是“針對教會的“。他進一步解釋說,影片關注的不是司法,而是人性,是受害者的痛苦層面的內容”。他承認自己判斷有所失誤,因為他曾估計影片出來時案件已經了結。

歐容說,他盡量試着做到平衡,也盡其所能做到客觀。影片第一部分,用了受害人之一亞歷山大與天主教會之間的郵件來佐證。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