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文藝欣賞

毛栗子巴黎個展:追求繪畫過程中的快樂

音頻 06:01
藝術家毛栗子(中)巴黎個展"色之外"開幕
藝術家毛栗子(中)巴黎個展"色之外"開幕 @RFI

位於巴黎八區馬蒂尼翁 大道上的A&R fleury 畫廊正在展出中國知名畫家毛栗子的《花非花》和《山水重構》兩個系列的作品。毛栗子因參加1979年北京的“星星畫展”而在中國當代繪畫史上佔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廣告

毛栗子的這組在巴黎展出的《花非花》和《山水重構》系列主要以藍色和棕色為色調,但看有中國水墨畫特有的那種流動暢快的質感,大量的留白讓畫面非常靈動有韻味,畫家將油畫顏料加上松節油溶解後,潑在畫布上任其自己流動,這個創作階段是畫家並不能控制的,所以極具偶然性,但從整個畫面的安排,明暗虛實對比的效果中可以看到畫家對材料和畫面控制的功力,也能感受到畫家在繪畫過程中特有的輕鬆和隨意感。那麼毛栗子從最初擅長的超級寫實到抽象的自由表達之間,是一個什麼樣的過程呢,他說:

毛栗子:十幾歲的時候在故宮看到了徐渭的畫,畫的是墨葡萄,但是非常抽象,當時那個年代看到簡直感到很震驚,那種感覺就一直保存在心裡,但是後來開始畫畫以後,雖然主要畫的是超級寫實主義,但整體感覺還是很簡練和抽象的。同時我也畫一些水墨的抽象,慢慢也創作油畫的抽象,實際上抽象和超級寫實的創作是同時進行的,但當時我的超級寫實作品比較受歡迎,我也是因那種風格引起了注意,因此自然而然也更加偏重那個風格,抽象的畫得少了。

後來,在法國居住了一段時間回去後,就因為特別喜歡建築就開始從事建築設計的工作,在六七年的時間裡沒有畫畫,再次拿起畫筆的時候就不想再畫超級寫實主義的作品了,於是就開始畫抽象的。實際上,因為之前也發展抽象風格。超級寫實畫的時候比較費勁,但是因為很受歡迎,有了很多訂貨,但我覺得特別煩,後來去從事建築設計也有這個原因。開始還有很多人誤會,以為我是因為掙錢而做建築設計,甚至傳說我去做房地產了,但我的確是因為特別喜歡建築設計才轉了行,而且做設計真的不掙錢,遠不如我畫畫掙錢多,但後來發現建築設計也並非想象中的美好,所以後來就放手了。

我還是想找回畫畫過程中的快樂,不光是畫成之後獲得讚賞和掌聲,而同時也要追求在畫的過程中的快樂。那當然畫抽象的要比製作要快樂得多,從這個出發點着手,慢慢就得到了認可,收不住了。

但是,說實話,現在又有點煩了。

法廣:從繪畫技巧上,超級寫實主義的畫面完全受畫家的控制,但您用的這種將顏料潑到畫布上後的方法實際上是很難控制最後效果的?

毛栗子:對,很難控制,實際上這種畫有很多的不確定性,因為不確定性,進而呈現出很多的可能性,其中有兩個方向就變成了“花非花”和“山水重構”,即是花又不像花,即像女人的身體又不是女人的身體,總是不確定的。

山水重構系列也是一樣的,等於將山水重新構造了,看上去有點山水的意思,但實際上是將山水打亂了重新解構的。

畫廊A&R Fleury是去年八月份剛剛開業的新畫廊,由亞歷山大和理查德·富勒里兄弟倆經營,他們說,之前並沒有和中國的藝術家合作過,但經人推薦,看到毛栗子的畫之後就立刻拍板決定為他舉行個展,究其原因,亞歷山大·富勒里說:“毛栗子的繪畫具有一定的敏感度和大自然的美感,但最讓我們觸動的是繪畫作品的色彩,純凈的顏色,他在畫中運用的藍色對我來說是抽象藝術最美的顏色,這也是法國人最喜歡的顏色,表現天空和既水,簡單又抽象。所以,我們一眼看上去就被觸動了。之後,我們又見到了他的繪畫中使用的其他的色彩,比如更加沉重的棕色,當我們將他的作品從他北京的畫室運到巴黎看到實物之後就更加驗證了最初的那種感覺。

畫廊經營者說,雖然決定做毛栗子的畫展完全憑藉直覺,他之後也了解到了他之前參加過1979年星星畫展的故事,今年九月份也將是這個藝術運動40周年紀念,他想到可以做一個毛栗子的回顧展,因為他的創作中不斷出現的變化也非常打動他們,因為這個畫廊要尋找的就是那些達到一定藝術成熟高度後還能不斷進步的藝術家,而毛栗子在經過寫實主義風格的成功後,就翻過了這一頁,現在在巴黎展出的就是他最新的創作成果。”

感謝毛栗子接受法廣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