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華世界

《軟埋》一書在法國出版

音頻 13:44
法國亞細亞圖書出版社在巴黎2019年書展上的"軟埋"法文版
法國亞細亞圖書出版社在巴黎2019年書展上的"軟埋"法文版 RFI 中文部

“Funerailles molles”《軟埋》法文版是法國亞洲圖書出版社(Asiatheque)在今年第39屆巴黎書展上重磅推出的一本新書,同名原書是中國新寫實派代表作家方方在2016年出版的。這是一本以中國土改為背景的嚴肅文學作品,曾因“批判性和文學性的高度融合”而獲得民間文學獎“路遙”獎,但獲獎的同時,被中國極左人士批判,認為是為地主階級翻案,否認中共的土改政策,甚至召開猶如文革式的批判會,會場牆上貼着“《軟埋》大毒草”的標語。 

廣告

在極左勢力的壓力下,出版該書的人民文學出版社在2017年五月停印,並在市面下架出售。有評論說,方方的”軟埋“一書在中國遭遇到了“軟埋”,而法文版的出版讓它在法國獲得“重生” 。

本次專題節目,我們有幸請到法文版《軟埋》一書的譯者Brigitte Duzan杜碧姬女士。她想我們介紹這本書的翻譯出版情況,以及她對中國文學的發展、對該書在中國遭遇的看法。

法廣: 您最早是怎麼知道這本書的? 又怎麼會想到把它翻譯成法語在法國出版的

Brigitte Duzan: 我最初發現這本書是因為它在2017年獲得了的路遙文學獎,所以我馬上就去尋找這本小說,很快閱讀完。我立刻感覺到這是一本好小說,值得翻譯。同時,我與出版社Asiateque(亞細亞書社)討論中文作品的翻譯,“軟埋”就是全冊的第一篇。

法廣: 正像在《軟埋》法文版出版介紹中所說的,上世紀50年代的土地改革是中國近代史上造成死亡最多的時期之一,但因為政治的禁忌而很少有作品涉及。《軟埋》一書是根據真實人物改編,講述一個女人在對土改中家庭慘烈記憶和努力要忘卻的漩渦中痛苦掙紮的故事,《軟埋》中文共20萬字 五百多頁。法文譯本也有長達460頁。您可以簡單談談故事的內容,以及您在翻譯過程中的感受好嗎?

Brigitte Duzan:故事很複雜,不是簡單的土改的歷史、土改的故事,“軟埋”講述了一個青年人不知道他的母親為什麼在睡覺的時候一直叫着同樣的、聽不懂的可怕的大叫聲, “不要軟埋!”。他聽不懂,人們聽不懂。所以他開始研究,他的母親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從哪裡來的?她的母親和丈夫到底是誰?他慢慢地發現他們的歷史很複雜、很悲慘,都是跟土改有關係。但是這個青年人,也就是老女人的兒子最終還是放棄了繼續研究,因為這對她太過痛苦。

“軟埋”不只是簡單的土改的故事,雖然這是根據真實人物的故事改編,敘述的結構很複雜,有兩種主要的成份:一方面是真實的、目前的故事;一方面是老媽媽的朦朧的、下意識的記憶。 一方面是孩子的研究;一方面是忘卻的意識。兩個敘述的線互相平行,每一個有自己的風格:現實主義的風格和朦朧詩意的方式。所以這樣講述的故事雖然是痛苦地讓讀者經歷,但真的是了不起,了不起的作品。

法廣: 的確,在閱讀這本書的時候,的確能深刻地感受到這種痛苦。在500多頁的小說中,始終縈繞着主人公記憶與選擇遺忘的痛苦掙紮,書名本身“軟埋”,是四川地區對死後不能入棺、直接入土掩埋的方言,被作者方方巧妙地捕捉賦予另一種形象內涵。方方曾說,“一個活着的人,選擇忘卻過去,忘卻自己、無論是有意識的封存往事,還是下意識地拒絕記憶,本身也是一種“軟埋””。您怎麼看她的這個寓意。對當下中國的現實有什麼樣的意義呢?

Brigitte Duzan:對,方方的小說“軟埋”確實有兩個意義,如你所說的,第一個最明顯的(意義)是本來的意義,就是軟埋這個地方方言的意義:一個人死後不能或者不要入棺、而直接入土掩埋,(我們對)這個特殊的做法必須理解,因為這是老女主人公噩夢的理由,也是小說中其他人物所有的一樣的噩夢。

直接入土掩埋的特殊點是為什麼?為什麼要不入棺直接入土掩埋? 這是四川這個地方特有的想法。他們認為,這樣被掩埋的人不能轉世,這是對他們最嚴重、最可怕的事情。所以如果有人害怕一個人、害怕這個人死後會回來報仇,他就會想到“軟埋”他。這是第一個意義,本來的意義。

但是也有另一個意義,就是比喻意:軟埋是軟埋記憶,就是拒絕記憶,為什麼拒絕記憶?因為一方面是記憶太殘酷、太痛苦;也有另一個理由,遺忘是簡單地為了生活,這是很複雜的,反應了作家方方的很深的角色、最最深的角色。

法廣:您是研究中國文學、電影的法國著名漢學家、翻譯家,您如何看《軟埋》在中國出版後的遭遇?小說一邊獲獎受到好評,一邊又遭到政治性的批判。

Brigitte Duzan:這樣的事情真的是可惜的,很可惜,特別是在這個案例中,因為方方始終在介紹每一個立場,每一個觀點,她這麼客觀,她曾說過“沒有最對的、沒有真正的真相”,我找到了一個讀者在網上寫的他的意見,這個讀者在網上說:重要的故事真正是什麼?而是我們用什麼態度去面對它,我們應該開放地去面對自己的歷史,否則歷史的報復只會越來越沉重,所以這是一個事情,這對於中國人、對法國人、對一些人現在很重要。

法廣: 來談談“軟埋”小說的作者方方,她在1987年以中篇小說《風景》獲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成為新寫實派代表作家之一,她也是湖北作家協會主席。您在翻譯過程中與方方有聯繫嗎? 您所了解的方方是怎麼的一個人?

Brigitte Duzan:我在翻譯的時候和她沒有聯繫,因為我(一般)在翻譯作品的時候與作者不聯繫。但是翻譯好了以後,我們有一些交流。我很欽佩她的才能。在法國有很多人知道她1987年寫的小說”風景“,但是她的寫作風格從這個時期改編了,特別是從2000年代開始,雖然她沒放棄寫實風格,但她從事了歷史研究,她的小說表現越來越複雜的意識角色。我想這個小說”軟埋“反應這些意識角色,也就讓我們發現了新的方方。
 

法廣: 您翻譯了不少中國文學作品,您怎麼看中國當代文學的發展現狀?

Brigitte Duzan:這很複雜,目前有各種各樣的流行方式,比如簡單小說,比如科幻小說,但是我覺得一般來說,從長篇小說到小小說,從小說到散文筆記,(中國當代文學)有各種各樣的文學形式,無論如何有很多的創造力。

法廣:最後,能否簡單介紹一下《軟埋》法文版的發行和推介情況好嗎? 方方是否有參加計畫?

Brigitte Duzan:我們很高心、很高心讓法國人發現方方的小說,也有計畫邀請她來法國與法國讀者見面,對於我們來說,“軟埋“法文版的發行是向方方表示敬意的一個機會。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