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化遺產

最早被列入聯合國世界記憶名錄的影片--《大都會》

音頻 06:04
大都會電影海報
大都會電影海報 網絡圖片

您知道著名導演弗里茲·朗(Fritz Lang)1927年製作的影片《大都會》(Metropolis)與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以及法國大革命時期的《人權宣言》之間有什麼共同點嗎?他們都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記憶名錄。《大都會》是最早被列入聯合國此一保護項目的電影作品,可見該影片的藝術價值以及歷史影響非同一般,在嘎納電影節即拉開帷幕的前夕,本台將向大家介紹這一世界電影史上的傑作。

廣告

弗里茲·朗1890年出生於維也納,1920年代從事電影創作,以拍攝犯罪片以及神奇幻想題材的影片而知名,1927年他與他的夫人共同創作的影片《大都會》確定了他在世界電影史上的地位,之後電影進入有聲階段之後,他所創作的《M是兇手》等影片至今依然是經典之作。在今年嘎納電影節入選官方評選公布會上,電影節總代表Thierry Frémaux先生在介紹中國導演刁亦男執導的新片《南方車站的聚會》時,就使用了弗里茲·朗風格作為形容詞,足以顯示總代表對刁亦男影片的賞識。也彰顯了弗里茲·朗這一名字在電影界享受的崇高的威望,與希區柯克、約翰·福特以及讓·雷諾阿一樣,弗里茲·朗被公認為是電影史上影響最深遠的導演之一。

影片《大都會》是德國表現主義影片的代表作,影片風格獨特,每個畫面都經過精心的設計與布置,建築師出生的弗里茲·朗對構圖與設計獨具匠心,而且他還使用了當時最先進的製造特殊效果的技術,為今後的科幻影片的拍攝奠定了基礎,也使該片無論在技術製作上還是在藝術構思上都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大都會》不僅在藝術形式上無與倫比,而且影片故事也耐人尋味,涉及政治,社會,宗教,父權等多個層面的意識形態,可能是電影史上最令人回味無窮的影片之一。影片故事的年代設置是在2026年,在影片中,人類被分為兩個階層,生活在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權貴和富人都住在上層夢幻般的富麗大廈里,每天過着享樂的生活;而貧窮的工薪階層則長期被困在幽暗的地下城市,與冰冷的機器相伴,過着勞碌辛苦的人生。

大都會的統治者菲達遜(Fredersen)的兒子法迪(Freder)偶然遇見地下城的漂亮女子瑪利亞(Maria),便墜入愛河,並且設法前往地下城,與她會見。在此過程中,法迪見證了勞動者的艱辛,也意識到反叛即將到來。他的父親發現之後,要求科學家洛宏(Rotwang)幫助製作面貌酷似瑪利亞的機器人,其目的首先是為了破壞瑪利亞的名聲,此外,也是為了利用瑪利亞在地下城的教堂的影響力,來煽動勞動者鬧事,從而對他們加以鎮壓。最後,由於機器人的煽動,工人搗毀機器,導致洪水泛濫。工人們以為他們在底層的孩子們被淹死,因而憤怒不已,將機器人逮捕並且燒死,而善良美麗的瑪利亞卻歷經艱辛同法迪一起將孩子們救出,工人們的憤怒也因此平息,瑪利亞與法迪也成為權貴與工薪這兩個看似水火不相容的階層互相和解的中間人。

弗里茲·朗本人對影片的結尾從一開始就並不十分滿意,認為這一結尾過於烏托邦,離現實太遙遠,但劇本是他夫人所創作。他們夫婦兩人在影片結尾上的分歧或許也是他們兩人在三十年代分道揚鑣的預兆,他夫人之後追隨希特勒政權。而弗里茲·朗則流亡巴黎,之後再前往好萊塢,並且加入了美國國籍。

《大都會》雖然今天是電影史上的經典作品,但在最初上演時卻是一個巨大的失敗,用弗里茲·朗自己的話來說,那就是他們做出了如此巨大的努力,彙集了演藝界最傑出的人才,耗盡了巨額的資金,換來的卻是一片罵聲。當時的紐約時報批評說:這是有史以來最愚蠢的電影。由於《大都會》拍攝耗盡了德國電影公司的資金,弗里茲·朗一生都背着使歐洲最大的電影製作公司破產的黑鍋。

《大都會》最初的版本長達三個多小時,由於票房以及政治審查等因素,它在全世界各地上映的版本都受到刪改,美國巴拉蒙電影公司就擔憂影片帶有共產主義色彩而加於修改。而在俄羅斯,該影片曾經被禁止播放。

2001年,德國穆瑙基金會主導修復版本,之後,在柏林影展面世[3],同年,該片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記憶名錄。

有意思的是,2008年,人們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的電影博物館中,發現了《大都會》最早的16mm 厘米的拷貝,重新找回了失落的約23分鐘的畫面片段。影片經過最新數字技術修復之後,於2010年柏林影展中重新上映。

除了《大都會》之外,另一部同樣享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的故事影片是西班牙著名導演路易斯·布努埃爾(Luis Buñuel )在墨西哥創作的影片《Los olvidados》,被遺忘的人,布努埃爾也因這部影片而曾經獲得1951年嘎納電影節的最佳導演獎。

《大都會》

視頻鏈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CDQzGTBA3E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