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化藝術

刁亦男就黑色影片選題與方言的選擇回記者問

音頻 06:11
中國電影刁亦男與南方車站的聚會演員板子在戛納電影節,2019年5月18號。
中國電影刁亦男與南方車站的聚會演員板子在戛納電影節,2019年5月18號。 路透社

按照戛納電影節的慣例,角逐金棕櫚獎的影片在頭天放映之後,第二天導演與演員將在記者會大廳回答媒體的提問。周日上午的記者會由於同阿蘭德龍的記者會同時舉行,所以出席會議的人數大大少於預期,絕大多數都是中文媒體記者。

廣告

主持會議者首先提出了一個許多人都想了解的問題:為什麼刁亦男喜歡拍攝黑色電影,是否認為這是探索了解中國社會最好的載體?

中國導演為何偏愛黑色電影?

刁亦男;的確如此,黑色電影是一種很風格化的類型電影,同時又有很強的戲劇性,當你把戲劇性與風格化融合在一起,就很容易拍出好看的作者表達電影,中國社會發展存在着這樣或者那樣的問題,這都為我們創作黑色電影提供了非常自然的土壤。

事實上,除了刁亦男之外,黑幫電影,警匪電影越來越受到中國導演的青睞,本台日前就此問題採訪了法國地方語言學院教授中國電影的學者Louisa Prudentinuo,Louisa認為其中應該有多個因素:首先偵探片在市場受歡迎,而且容易理解。其次,中國電影已經進入一個全球化 的過程,征服市場是中國電影的一大目標。另一方面,中國獨立電影的發展空間越來越狹窄,而且赤裸裸地描寫現實的獨立電影在中國似乎也很難贏得觀眾,再加上電影審查制度日益嚴厲,因此,中國導演嘗試着尋找一些可以讓官方以及觀眾都能夠接受的題材,例如愛情片,偵探片等等,如果編劇成功而且拍攝的有特色的話,還是一部有意思的電影,如果是一部好的偵探片同時還能夠鞭策當今中國的政治社會,那就是一部成功的電影。

中國導演為何紛紛用方言拍攝?

記者會上向刁亦男導演提出地另一個問題涉及的是對方言的選擇:

法廣:非常喜歡您的上一部影片,但是您的這一部影片中有一點讓我覺得有點彆扭。影片講的是武漢方言,而男女演員都來自別的地方。我不太理解為何選擇方言拍攝?另外,用方言拍電影似乎成為一種新的流派,賈樟柯,畢贛,今年參選影評人周的顧曉鋼也同樣使用方言。台灣導演侯孝賢長期用方言拍攝,他的選擇似乎多少有與國民黨,同台灣官方保持距離的意思,不知您的選擇是出何原因?

刁亦男:其實我們這部電影最開始想在廣東拍。我印象中在廣東有很多有湖的地方,因為電影的前提是有湖,而且湖必須離城村不太遠,在廣東沒有找到理想的地方,於是就想到銀川去拍。我印象中銀川也有離城不遠的湖,但是,在那兒也同樣沒有找到,於是就想起武漢,因為湖北是千湖之省,我們於是就去了武漢,演員於是就必須說武漢話。因為我們所有的群眾演員,非職業演員都說普通話,所以我要求我的演員也說普通話,因為否則電影的調子將十分奇詭。所以我要求演員說武漢話,至少學得像個樣子,可以與其它所有的群眾演員融為一體,同時通過學武漢話,也可以找到進入角色的鑰匙。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