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美中重啟貿易會談 休兵或指日可待

音頻 06:08
美國總統特朗普最高經濟顧問,白宮國家經濟會議主席柯德洛 與特朗普,2018年7月
美國總統特朗普最高經濟顧問,白宮國家經濟會議主席柯德洛 與特朗普,2018年7月 ©REUTERS/Carlos Barria

中美持續了幾個月貿易戰出現了多個緩和的跡象。僵持了幾個月後,全球正擔心貿易僵局何去何從是,在兩國首腦與11月1號忽然通了電話,為危機首先打開僵局,並約定在本月底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上見面,之後,兩國之間高層接觸頻繁。分析普遍認為,種種跡象顯示,儘管白宮內部有反對意見,但中美貿易戰休兵指日可待。 

廣告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最高經濟顧問,白宮國家經濟會議主席柯德洛周二(11月13號)證實,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月底將於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20國集團(G20)峰會場邊討論貿易問題。他說,目前,美國正再度與中國談貿易問題,且兩國政府在各個層級都有交流,這是“非常正面”的發展。柯德洛指出,美方之前並不清楚是否將在阿根廷G20會議討論貿易,但是現在是確實無疑的事。

《華爾街日報》曾引述未具名知情人士的話稱,美國財長姆努欽已恢復與中國副總理劉鶴的磋商,兩人上周五11月9號,也就是中美舉行被推遲了的“高層外交和安全對話”的同一天通了電話,討論緩解雙方貿易緊張關係的協議。儘管電話交談未帶來任何解決方案,但是重新開始協商表明雙方有意達成和解。雙方的卡點是,美國要求中方在兩國談判貿易協議前先拿出具體內容,但中方官員回絕,並表示他們希望在做成正式具體內容建議前,能先進行談判。

一向對中國態度強硬的柯德洛在周三訪談中的另一番談話也從側面凸顯出白宮目前在中美貿易戰中的立場,也顯示出白宮對此問題存在的內部衝突。

據報道,被認為是激烈的反共不反華的鷹派白宮貿易顧問納瓦洛上周曾痛批華爾街高層淪為中國代理人,試圖施壓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納瓦洛指出,在華爾街施壓下,與中國達成的協議將帶有“銅臭味”。但柯德洛對此予以了反駁,稱這種說法“大錯特錯”,即不代表特朗普的想法,也未獲任何人授權。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周二被問及能否證實劉鶴和姆努欽的電話會談時的回答比較模糊,他說,確認的是,前不久,習近平主席與特朗普總統通了電話,雙方都同意兩國經濟團隊要加強接觸,就雙方關切的問題開展磋商,推動中美經貿問題達成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方案。至於雙方經濟團隊接觸的具體情況,華春瑩要記者向中國商務部門進行詢問。

香港經濟通文章解讀認為,華春瑩的說法代表“去談了,中美貿(易)戰有望停”。

另據,港媒報導,劉鶴近期將赴美,為月底G20峰會期間的“習特會”預作準備。有分析說,劉鶴若在習特會前訪問華盛頓,將是中美貿易戰可能休兵的跡象。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G20峰會前,一個重要的國際會議,亞太經合組織峰會APEC即將上演。美國總統特朗普不出席在太平洋島國巴布亞新幾內亞APEC峰會的決定,這更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無疑成為峰會的主角。

除了參加APEC峰會外,習近平此行將對舉辦國巴布亞新幾內亞進行國事訪問外,還將順訪文萊和菲律賓。尋求強化中國在這個地區的影響力。此舉被認為是在與特朗普會互動前,中國和美國盟友澳洲在南太平洋島國的外交角力。

北京多年來尋求加大在太平洋島國的影響力,大舉原材料領域的投資和收購,但北京的做法也引起了該地區傳統”重量級“影響國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的擔心,但無奈的是,巴新等國目前注重尋求外國投資者,誰給錢就跟誰。

面對北京在該地區越來越明顯的強勢影響力,特朗普本人並不出席會議,排除副總統彭斯的做法也被認為是給美國外交添堵。在美國推出跨太平洋貿易協定後,美國就一直試圖說服該地區的國家,他們並未遭到美國忽視。一位美國前官員分析,副總統彭斯在APEC峰會上的首要任務就是試圖安撫當地國家,讓他們相信美國沒有違背之前的承諾。

美國和中國的貿易戰給亞太地區國家帶來不小的壓力,這些國家一直試圖在中美之間尋求微妙的平衡。法新社認為,在本周的亞太經合峰會上,北京顯然佔了一定的上風。從巴新首都隨處可見的紅旗和鋪天蓋地的中國投資宣傳牌中,北京影響力顯而易見。

美國官員對媒體透露,彭斯在APEC上的演講內容與他10月上旬的演說“有關聯”。彭斯當時指控中國竊取美國智慧財產權以及干預美國選舉,曾引發中方強烈反擊。

因此,在“特習會 ”登場前,習近平與彭斯在APEC上的互動,自然也受到高度關注。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