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王軍濤:中美貿易戰第一輪美國小贏

音頻 12:16
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署後特朗普與劉鶴在白宮握手
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署後特朗普與劉鶴在白宮握手 REUTERS/Kevin Lamarque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1月15號高調在白宮與中國副總理劉鶴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緩和美中兩大經濟體一年多來的貿易衝突,也讓被拖累了是幾個月的世界各國經濟可暫時鬆口氣。中國官媒稱這是一個雙贏的協議,真的如此嗎?

廣告

簡單講,這個協議共分7大項目,包括智慧財產權、技術轉移、農業、金融服務、彙率、擴大貿易與爭端解決。中方承諾在2021年前購買額外20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和服務,並掃蕩了特朗普政府所不滿的某些商業行為。但中國產業補貼及國有企業等核心爭端的棘手議題,都延到第二階段再來談。

對於這個協議,美中雙方都給出積極評價,但從細節上看也有不同。特朗普在白宮舉行的儀式讚揚與中國達成的這項貿易協議是“美國跨出的重要一步,這是與中國間前所未有的一步”,將確保兩國進行“公平和互惠貿易”。這也是特朗普2018年5月拉開貿易戰帷幕的重要動機之一,特朗普還說,協議中包含重大和完全能夠實行的承諾,包括要強力保護智慧財產,中方誓言會採取行動打擊彷冒品,而對彙率貶值也將有強有力限制。

中共官媒隨即熱切營造良好氛圍,所有報導、專家解析與評論文章皆取向正面,而中方顯然更強調中方要求獲得的回應,但對於中方讓步具體內容,只有模煳帶過。中國方面也高調宣稱,這個貿易協議中,中方堅持的三個核心關切(取消全部加征關稅、貿易採購數字要符合實際、改善文本平衡性)以及兩項原則(WTO規則與市場原則)在協議中都得到體現,同時美方的核心訴求也獲正面回應。央視的相關評論更指出,這個互利共贏的協議為全球注入確定性。

另外,特朗普本人已經做出要前去北京的表示,但北京卻對美方提出的第二輪談判隻字未提,其中原因也耐人尋味。

在本次節目中,我們請旅美的異見人士,政治學者王軍濤先生談談他的相關看法。

法廣:您如何整體看這個協議?

王軍濤:整體看,我覺得特朗普贏了,雖然不如他開始希望的那麼大,但還是“發乎其上,得乎其中”了。特朗普希望通過這場貿易戰糾正過去三十多年中美交往中不平等的貿易條件,也就是說中國在強烈干預,但美國堅持自由貿易原則。中國的干預主要在三個方面:中國對出口貿易進行補貼;對美國進口產品設置壁壘;對美國知識產權進行盜竊和強迫佔有。針對這些問題,特朗普要求進行徹底解決,在這個過程中,即使涉及到體制改革,特朗普最初都沒有讓步,但現在看起來,中國政府確實答應了部分條件,包括在知識產權領域,同時也考慮到減少補貼,減少壁壘,在金融准入領域也做了一些變革。另外一些領域中國政府可能不願意做徹底改革,但中國政府提出來購買的方式來換取第二不解決這些問題,在這一點上,特朗普做出了一些讓步,因為他說過要一攬子決議,否則不接受,但是現在他部分結束第一階段的協議,在這個協議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中國政府答應大幅度購買美國產品來減少貿易赤字。

從這點上看,特朗普是贏了,但只是部分贏,因為中國政府還是沒有做出結構性的根本改革,但是中國政府願意增加購買量。

法廣:中國官媒強調這是一個雙贏的協議,那麼中國方面又贏在哪兒?

王軍濤:中國政府是輸了,儘管他們自己說是雙贏。但中國政府不是鐵板一塊,如果我們說輸了也指的是習近平輸了,而中國政府內部的改革派贏了。因為那些改革派一直認為擴大改革開放,建立更加自由的市場改革機制,與國際社會在經濟領域的接軌不僅對中國的經濟更有利,而且也有助於緩解中國的國際壓力,從這方面講,中國的改革派也贏了,但保守派和一些利益集團確實輸掉了很多利益。從這一點看,我覺得習近平輸了,里子和面子都輸了。

我們看每個國家都是整體或單一的理性人,但實際上每個國家都是由複雜的利益群體和不同意見組成。

習近平希望進一步強化共產主義的體制,但現在遇到了挫折,因為美國強迫他們做出改革。而這些改革一旦做出,中國一些涉外企業就要根據美國規則運行就不會再接受中國政府的完全管制了。

法廣:有分析認為,美國已經宣布但中國始終秘而不宣的第二階段的談判可能會遇到更多的障礙和難題,您同意這種說法嗎?

王軍濤:我覺得第二步沒有辦法推動還會推出第三步來,原因是裡面有不少變數。特朗普2020不能成功連任下台是一個變數,其次,中國政府是否會增加購買(美國產品)量,或者向美國開放一些新的利益來換取時間表;另外,由於中國政權內部並不穩定,如果中國內部發生一定的變化, 也是一個變數。當然,中國國力還在持續增加,雖然中國政府還是感覺有些疼,但如果他們最終能度過目前這個經濟難關  雖然目前看不到這個跡象,僅僅是假定可以度過難過的話  國力持續上升到一定程度,中國可以剝離對美國依賴程度的話,也可能不跟美國簽署新的協議了。

法廣:美國今年是大選年,特朗普謀求連任,貿易戰協議的政治成分是否大於經濟?

王軍濤:不光是選舉,因為特朗普最初以為中國沒有答應美國的條件是因為中國政府狡猾,欺騙,耍賴,但由於他本身是一個商人,所以對其他國家的理解程度並不多,因此,一年多來的談判也是一個“互相教育”的過程,他也意識到一些改革對中國政府來說是致命的,所以他就允許有兩步甚至三步的協議。加入貿易戰確實會傷害美國經濟,他也不會持續。當然,從時間表上考量,可能會和選戰連在一起。但我們知道,特朗普打貿易戰最主要的目的是希望給美國經濟注入活力,而不少經濟學家都認為,如果貿易戰繼續打下去的話會傷害到美國經濟,如果真有這樣的結果,特朗普也會停下這場戰爭,他可能會考慮到更清晰的操作,比如答應中國政府增加購買量,答應中國政府在另一些領域向美國開放,給美國一些特權,只要能讓美國經濟復蘇和發展,我想他可能就會接受。

法廣:台灣大選剛剛塵埃落定,蔡英文成功連任。在這次選舉中,可以觀察到美國的某種介入,在軍事經濟等領域都與台灣走得更近,您認為美國是否將台灣作為對抗中國的籌碼?

王軍濤:美國政府里確實有一派這樣想,但是我認為過去美國希望中國內部發生變化,但習近平執政這麼多年之後,美國也看到中國內部發生變化的機會不大,所以還是希望外部發生一些變化。所以,美國國務卿彭佩奧在蔡英文當選後第一時間發出的賀信中首先強調“台灣是印太地區的民主燈塔,是國際民主大家庭的一員”,實際上台灣就是中國大陸的燈塔,希望台灣發揮民主制度和價值準則。隨後他又說蔡英文總統頂住了各種壓力,實際上是深綠早期推出賴清德在台獨方面往前再走一步,但蔡英文在這個領域實際上是聽從了美國的建議,一直不採取極端方式。在這樣的情況話,彭佩奧說蔡英文頂住了壓力,穩定了局勢。彭佩奧代表美國希望蔡英文不要過於刺激大陸,所以也談不上將台灣作為一張牌來打。

十幾年前,我也曾聽美國一些顧問或官員向中國做出解釋,他們認為台灣是“不沉的航母”這種說法是不成立的,美國在整個東亞地區的布防沒有台灣這個因素。從台灣撤出以後,美國主要在菲律賓,日本和關島已經有一道防線了,他們說在這方面需要台灣,而且指出“不沉的航母”是一個靶子,沒有太大意義,在當今的核時代,軍事技術發展到今天,潛艇,空軍的力量更加重要。所以對於台灣問題,我認為彭佩奧的祝賀信中第一段是希望給中國一個制度示範,促成大陸內部的變化,然後希望台灣在扮演這個角色的同時要穩定台海局勢。美國現在是世界領袖,他們最大的擔心就是某些地方出現一些突發事件,分散資源,增加負擔。

感謝王軍濤接受法廣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