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環境與發展

楊富強:特朗普能源獨立政令顯示對落實巴黎氣候條約無所作為

音頻 11:35
特朗普簽署 « 能源獨立 »政令
特朗普簽署 « 能源獨立 »政令 ©REUTERS/Carlos

美國總統特朗普3月28日在一些煤礦工人的簇擁下在美國能源署簽署了一份名為《能源獨立》的政令,被視為針對煤炭的戰爭”,讓礦工們重返工作崗位,此舉被視為是直接逆轉奧巴馬治之下的“清潔電力計畫”,危及美國履行巴黎氣候變化承諾。該政令具體的內容有哪些?環保組織如何反應?對氣候變化不以為然的特朗普推出的政策是否會令美國與全球氣候行動逆行?美國在這一多邊議題上的後退是否意味着中國對引領氣候議題的機會? 中美領導會晤氣候議題是否會被提及,就以上問題,我們電話採訪美國自然資源保護協會 (NRDC) 能源、環境與氣候變化的高級顧問楊富強先生。楊富強先生曾任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全球氣候變化應對計畫主任,美國能源基金會副主席,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 

廣告

他首先談到會特朗普簽署政令的看法。

楊富強:(簽署這一政令)不出乎意外, 我想,特朗普總統簽訂這個法令,意在推翻原來美國在巴黎氣候變化條約上所簽訂的承諾和具體採取的措施。他現在對美國“清潔電力計畫”進行暫時的終止,或者是要進行修改,這一條是美國政府在巴黎氣候條約上的一個核心問題,因為根據它的簽署, 美國就準備在2030前比2005年的基礎上二氧化碳排放減少32%,這個減少量還是很大的,如果這一條被終止的話,或者撤銷,那麼美國在應對氣候變化上的承諾就很有可能落空。

當然特朗普總統還簽署了一些其他的條款,也就是說,要恢復煤礦的再生產,更多地發揮煤炭的生產量。從這一點來看,恐怕還是比較困難的,因為美國的煤礦走下坡路並不是政府的政策所能夠改變的,它還主要是因為經濟的發展,和對能源的需求所導致的。從這個方面來講,要全部恢復美國煤炭行業的繁榮,看樣子是很困難的。

特朗普總統在其他的方面也採取了一些行動,比如還要取消關於交通行業的效率,這樣的話,他怕影響整個汽車行業、汽車行業工人的事業問題,所以這些方面都會增加實施巴黎氣候條約的阻力。從這幾個方面來講,基本上對巴黎氣候條約是一種無所作為的表現吧。

RFI:對這一政令有沒有制約的辦法?國際及環保組織方面對此有哪些反響?

楊富強:美國國內環保組織當然都對這個問題很不高興,而且採取了很多方法來進行阻止,比如提出來進行公益訴訟、在各個地方的州政府他們實際上已經開始了在清潔電力方面的實施,比如加利福尼亞就制定了自己的規定、法律來實施氣候變化的問題,所以不管聯邦政府怎麼改變, 加州政府是不會改變的,更何況加州政府在外來電力的需求、清潔汽車的要求等可以說在美國市場上都佔有比較大的份量。除了加州以外,很多州政府都已經開始怎麼樣來實施清潔電力計畫,都已經做了很多部署了,所以在這些州從目前情況看還會繼續實施下去。

當然清潔電廠計畫的實施,按照原來的規定,也是要到2020年以後實施,所以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也都是各個州在制定各自不同的實施方案。所以特朗普簽署了這個法令,這個也很難說下一屆政府會不會進行改變,因為它的法律生效時間當時就定在2020年。

RFI:特朗普在氣候議題上的主張,在競選期間就已經有一些表述,包括他說氣候議題是“中國臆造出來的騙局”,多數分析指,入夥特朗普繼續其主張,勢必使得美國在參與全球氣候變化的行動中“缺位”,而這一領導的“真空”對中國是一個機遇。我們看到有報道說,你早在特朗普勝選消息傳出來時就曾經說過,現在是制定出“一帶一路”戰略的中國引領全球氣候行動的時候了,您對現在的狀況怎麼看?

楊富強:特朗普總統在他競選時期就說要退出巴黎氣候協議,但從目前看,他還沒有宣布要退出巴黎氣候變化協議,他目前提出的這些法令只是對巴黎氣候協議的實施會產生非常嚴重的一些倒退吧。所以美國在這方面的舉動,對我們今後、因為下面幾年是開始實施巴黎氣候協議產生很大的負面影響,因為美國不管是在自己的行動、資金支持 、技術轉讓或者是對發展中國家的一些能力建設方面,原來都是做了很大的承諾,所以這些方面估計就會停滯或者倒退,對實施巴黎氣候協議是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

但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能說會給中國帶來很大的機遇,但是我們說,原來在哥本哈根談判、在巴黎談判的時候,中美兩國都發表了兩國政府的聲明,在推動這個談判起到很好的作用。所以我們也希望在今後兩國的合作當中、尤其這一次習近平主席訪問美國,和特朗普總統會談的時候,我們也希望中國的高層戰略對話能夠繼續進行。在高層戰略對話當中,有涉及到能源、環境和氣候變化,這些議題很長時間以來兩國都合作得很好,基本上都是互惠互利的,所以在這個問題上我們也可以通過這種方式,比如說像節能、可再生能源,這些特朗普總統從目前看也沒有反對,因為節能還是能夠幫助企業減少成本的;可再生能源發展中美兩國都是全世界第一、第二位的。所以在經濟發展方面,可再生能源能夠創造就業、能夠促進經濟發展,美國政府在這個方面也不會持有異議,在這兩個方面中美兩國還是有很多合作潛力的。

但是美國對巴黎氣候條約的負面的影響,還是對整個進程帶來不利的影響,所以中國應該來進一步來跟比如說歐盟、及其他發達國家進行合作,另外一方面,也來促進美國現在的特朗普總統改變一些方法和主意,繼續推動氣候變化進程。這是我們所願意看到的。當然,中國目前在進行一帶一路的建設當中,“綠色發展”也是中國政府提倡當中的一個很重要的方面,在“綠色發展”方面,中國可以跟國外,尤其是發展中國家 進行產能合作,能源合作,包括有可再生能源、能源效率,還有一些先進的建廠技術方面的合作,這些合作也能夠減少對當地環境的影響,而且也能夠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所以這些方面,中國確實在發揮引領作用,引領世界新的經濟發展潮流的作用,同時對環境的保護和氣候變化也會起到很好的作用。當然我們也希望美國能夠加入進來,來繼續推動這個應該說是本世紀最偉大的一個經濟的戰略,所以說是有機會來繼續推動的。

接着習近平主席和特朗普總統的會談以後,有G20的會議,在這個會議上能夠繼續討論美國如何介入實施巴黎氣候協議,所以這裡面還有很多工作和很多餘地是可以與美國進行工作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