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美來鴻

聯合國軍舊部為何在加拿大集結

音頻 05:07
2018年1月16日,美國務卿蒂勒森與加拿大外長弗里蘭(Chrystia Freeland)在溫哥華關於朝鮮半島安全局勢會議期間共同出席記者會。
2018年1月16日,美國務卿蒂勒森與加拿大外長弗里蘭(Chrystia Freeland)在溫哥華關於朝鮮半島安全局勢會議期間共同出席記者會。 圖片來源:路透社/Ben Nelms

2018年1月16日,美國和加拿大聯合主辦了“朝鮮半島穩定和安全外長會議”,“討論如何提高全球制裁的有效性,以支持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20個與會國組成的“溫哥華集團”與1950年代聯合國軍成員國高度重合,有評論說這次會議是朝鮮半島危機因核武問題升級以來,聯合國軍舊部在加拿大的一次重新集結。

廣告

美國、加拿大、日本、韓國、英國、土耳其、丹麥、希臘、新西蘭、挪威和荷蘭十一個國家的外交部長,澳大利亞、比利時、哥倫比亞、法國、印度、意大利、菲律賓、瑞典和泰國九個國家的高級官員與會。前聯合國軍17個國家中,只有出兵僅44人的盧森堡和兩個非洲國家南非及埃塞俄比亞缺席,當時負責後勤保障的丹麥、意大利、印度、挪威和瑞典全部出席。日本儘管沒有直接出兵,但一度參與掃雷作業,並提供前進和後勤補給基地,戰時聯合國軍司令部就設在日本首都東京。

聯合國軍舊部為何會重新吹起集結號?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教授保羅·埃文斯(Paul Evans)認為可能是向美國宣誓,無論多麼困難,這些盟國都會團結在一起。華盛頓世界觀察研究所前高級研究員馬海兵相信為迫使朝鮮重回談判桌,最終以外交手段和平解決朝核危機,美國借溫哥華峰會向朝鮮發出信號,不排除重組當年聯合國軍的可能。不過他強調這僅僅是個姿態,離真正成軍還差得很遠。

溫哥華峰會由加拿大提出舉辦,再由到訪的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和加拿大外長方惠蘭在去年12月19日共同宣布,加拿大希望籍此為解決朝核危機發揮更積極的作用,其主要背景是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朝鮮獨裁者金正恩的關係已經惡化到了以核戰爭相威脅的邊緣。儘管加拿大在2010年天安艦事件後撤回了駐朝大使,失去了在平壤的立足之地,一度連國人被抓都要由瑞典駐平壤大使館代理交涉,但2017年8月,加拿大外長與朝鮮外長在馬尼拉東盟地區論壇外長會上見了面,總理杜魯多的國家安全顧問隨後還訪問了平壤。更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加拿大與古巴素來親善,2014年夏奧巴馬與古巴改善關係就是由加拿大牽線搭橋提供便利,古巴是朝鮮的盟友,這為加拿大積極斡旋朝核危機提供了可能的溝通管道,這大概也是聯合國軍舊部在加拿大重新集結的原因。

16日的溫哥華閉門會議首先擯棄了對朝鮮媾和的幻想,正如加拿大外長方惠蘭所說儘管南北韓進行了會談,但在朝鮮不可逆轉地放棄一切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之前,不可能取得“真正的進展”。會議結束時,聯合國軍舊部發出了明確信息,絕不允許朝鮮擁有核武器,並將採取措施防止朝鮮通過海上走私獲取貨物。它們發表共同聲明,表示在聯合國安理會決議之外,要實施對朝鮮的單方面制裁。

但溫哥華峰會引發的諸多質疑,會議結束後也未平息。《多倫多星報》稱之為“古怪的峰會”,因為組織者始終沒有對重新召集聯合國軍舊部做出官方解釋,並且沒有邀請在韓戰中傷亡657名軍人的埃塞俄比亞。加拿大《環球郵報》指“中國缺席(向朝鮮施壓的會議)特別令人困惑”,因為“中國是一個可以讓朝鮮在制裁方面感到痛苦的國家”。被隔空喊話要“嚴格遵守聯合國制裁決議”的朝鮮兩個重要盟國中國和俄羅斯都因為被冷落感到憤怒,直稱溫哥華會議是“冷戰思維的復燃”。

為何溫哥華峰會把中俄撇在一邊?馬海兵研究員解釋是美國希望以與當年聯合國軍組合高度相似的形式,釋放高壓威脅信號,把朝鮮逼回談判桌。把中俄擯棄在外,以免讓人產生錯覺,美國正組成一個包括世界主要利益相關方在內的談判機制,在朝鮮做出讓步前,美國不希望釋放這種信號。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