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美來鴻

一次心不在焉的首訪

音頻 05:17
2018年6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魁北克與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會談。
2018年6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魁北克與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會談。 圖片來源:路透社/Leah Millis

近30年來加拿大經常成為美國總統的首訪國,但特朗普特立獨行一改慣例,上任一年半後第六次出訪才因七國峰會來到加拿大,且未等會議結束便離開,趕赴新加坡準備12日的特金會,那裡才是他的外交重點,也是被視為可令他摘取諾貝爾和平獎的地方。

廣告

第四十四屆七國峰會於6月8日和9日在加拿大魁北克省河濱小鎮馬拉貝舉行,但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直到7日下午特朗普還在質疑自己為什麼要參加七國峰會。在那裡,他在貿易和氣候變化等關鍵問題上明顯寡不敵眾。他曾向助手抱怨為何要花兩天時間在加拿大開會,令他與金正恩的會晤分心。另一方面,渥太華也憂慮特朗普是否會像4月臨時決定不出席美洲國家首腦會議那樣在最後關頭取消行程,直到6月8日中午他的空軍一號降落在魁北克薩格奈地區的一個軍用機場,這一擔心才落地。但特朗普遲到了,錯過了原定與法國總統馬克龍的會晤,9日上午他只出席了新聞發布會,等不及與其他領導人一起簽署峰會聲明就提前離開,從魁北克直飛新加坡,只留下一名助手代替他參加峰會有關氣候變化及環境的會議。

在加拿大期間,特朗普指責加拿大和其他親密盟國過去一直把美國視為人人皆可搶的“儲蓄罐”,並聲稱這樣的日子已經結束了。他還在乳製品問題上再度向加拿大發難,要求加拿大拆除乳製品的貿易壁壘,否則美國人將大幅縮減其貿易關係。加拿大目前對牛奶徵收270%、對奶酪徵收245%、對黃油徵收298%的關稅,杜魯多一再表示不會改變這一稅率。特朗普評價他與首腦會議上的一些領導人如杜魯多、默克爾的關係為滿分10分,不過前一天法國總統馬克龍就在推文中表示如果有必要,G7國家可以像G6一樣運作,把美國放在一邊。

與對加拿大和七國峰會表現得沒有耐心和心不在焉形成對照的是,特朗普對與金正恩的會晤充滿憧憬和期待,甚至激動得有些語無倫次,他在9日的記者會上說“那是一片真正意義上的未知領域,我相信金正恩想為他的人民做一件偉大的事情,他可以使他的國家變得偉大,這是他僅有的一次機會,我相信這次他會做些很正面的事情,在歷史上很少人會有這種機會。這就是為什麼我感到樂觀,因為會晤意義重大,我們會監視、我們會保護、我們會做很多事情。”

9日上午特朗普乘空軍一號直飛新加坡,途中他發推文指示留在馬拉貝的美國官員不得在峰會聯合聲明上簽字,指責杜魯多非常不誠實和虛弱,並揚言要對加拿大奶製品課徵270%關稅,令兩國就貿易問題的唇槍舌戰再度升級。6月1日美國對加拿大徵收25%的鋼鐵關稅和10%的鋁關稅,杜魯多公開表示受到侮辱。稍後又傳出杜魯多5月25日在與特朗普通電話時詢問如何能將對加拿大開徵鋼鋁關稅與美國“國家安全”問題掛鉤,特朗普反唇相譏說“難道不是你們燒毀了白宮嗎?”他指的是英國軍隊在1812年英美戰爭期間燒毀了白宮,為的是報復美國人燒毀了約克(多倫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指“在一定程度上特朗普的話可被視為笑話,但最終對加拿大和對美國的影響不會是笑話。”

美國獨立至今共有45位總統,直到第26任總統老羅斯福才開啟出國訪問的先河,自1906年他到訪巴拿馬後,112年來有九位總統以加拿大為第一或第二出訪國,1989年2月老布什就職僅20天就訪問加拿大,1993年4月克林頓總統也把首訪給了加拿大,2009年2月奧巴馬再循此例,可見加拿大在美國人眼中的特殊地位。但從就任到2018年1月,特朗普5次出訪,去了沙特阿拉伯、以色列、巴勒斯坦、意大利、梵蒂岡、法國和中國等15個國家。加拿大似乎已被他遺忘,人們一度懷疑他是否會像第38任總統福特和第39任總統卡特那樣在任期內不踏足加拿大。

這次七國峰會把特朗普帶到了加拿大,政論雜誌《麥克林》說不能指望他和09年奧巴馬來訪時那樣去渥太華拜沃德市場購買曲奇餅,但他總該在加拿大人面前做一件具有加拿大風味的事吧,馬拉貝雖地處偏僻,但還是有一間加拿大著名的蒂姆·霍頓斯連鎖咖啡館,特朗普是否會進去喝一杯咖啡?答案是否定的,特朗普對加拿大不足24小時的訪問不僅遲到早退,還心不在焉。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