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美來鴻

加拿大能否以禁槍來遏制槍支犯罪

音頻 05:11
加拿大多倫多街頭張貼的禁槍廣告畫。攝於2018年7月25日
加拿大多倫多街頭張貼的禁槍廣告畫。攝於2018年7月25日 圖片來源: 路透社/Chris Helgren

進入2018年以來,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多倫多涉槍犯罪激增,7月22日釀成15人死傷的襲擊在加拿大引發了槍支管制的全國性討論,7月30日杜魯多總理在參加槍案受難者葬禮後表示加拿大政府不排除制定手槍禁令以遏制槍支暴力的蔓延。加拿大《環球郵報》更引述一名高級官員的話說,杜魯多將在8月中旬做出決定是否要禁止手槍。

廣告

加拿大統計局數據顯示截止到2018年7月31日,全國今年頭七個月因槍死亡358人,其中77.16%屬於自殺,19.29%為兇殺。2017年多倫多還不是全國命案最嚴重的地區,去年加拿大平均每萬人有1.47人被殺,埃德蒙頓最高為3.49人,連溫哥華都有2.96人,多倫多以1.47人低於全國平均數。但多倫多警方公布的數據顯示到2018年5月份,多倫多市中心的槍支暴力比去年同期增長了167%,1至7月份全市發生228起槍擊事件共造成308人受傷害,而在2017年全年共發生395起槍擊事件,2016年則有407起。越來越頻發的槍擊案造成了普遍恐慌,儘管研究人員指槍擊事件僅從數字上看並沒有激增,但槍擊死亡人數比去年增加了70%,這意味着槍擊事件越來越致命。

早在2017年3月,多倫多兒童醫院在研究了2008至2012年間涉及到25歲以下青少年的槍支暴力傷害後就曾發出警告,指在加拿大人口最多的安大略省每天都有25歲以下的人受到槍擊,負責這一研究的娜塔莎桑德斯博士指“加拿大的情況常常被美國發生的事情所掩蓋,因為槍擊率在美國非常高,但這並不意味着它在加拿大不是問題。”這項研究還發現出生在加拿大的15至24歲男性青少年被槍擊的概率比移民更高,城市男性青少年成為槍支暴力受害者的可能性是鄉村的兩倍。

最近的血案發生後兩天,多倫多議會在7月24日通過動議敦促聯邦政府禁止在該市銷售手槍,並呼籲安大略省禁止在多倫多出售手槍彈藥。議會還批准撥款800萬元用於解決槍支暴力問題,其中740萬元用於執法和監視活動,並承諾在兩年內投入400萬元用於購買備受爭議的槍擊定位系統(ShotSpotter),這種全新的聲控技術可以精確辨別槍擊的地點和時間,用以加強對人口稠密社區的監督,過去因其侵入性一直受到公民團體的批評。這一次多倫多議會相信城市已深陷槍支暴力的危機中,到了非使用這種技術不可的時刻。但《槍的文化與信條》(The Culture and Credo of the Gun)一書的作者森莫賽特(A.J. SOMERSET)斷言多倫多市議會的禁槍動議“將一事無成,華盛頓和芝加哥多年來一直也想禁止手槍,但最終被美國最高法院阻止”。他提醒“城市不是孤島,幫派與國際毒品分銷網絡有關”,他建議把手槍禁令“這個非常棘手的問題留給聯邦政府,讓他們去抗爭”。

7月30日,加拿大總理杜魯多表示“正研究世界各國的做法和其他司法管轄區的經驗,以做出正確決定,確保加拿大公民和社區未來的安全”。在未來長期政策的選項中,他不排除手槍禁令。加拿大保守黨公共安全問題發言人皮埃爾-胡斯(Pierre Paul-Hus)表示,反對黨將期待可能的手槍禁令細節,但保守黨只會支持針對罪犯的措施,而不是針對守法的槍支擁有者。他說“正如自由黨自己暗示,手槍禁令將是複雜的法律程序,甚至連他們自己的國會議員也懷疑它是否有效”。

如果杜魯多尋求手槍禁令,他將面臨來自反對黨的巨大壓力,在本台2012年播出的專題《加拿大放鬆槍支管制背後的美國影子》中,《多倫多星報》記者鮑勃(Bob Hepburn)指美國全國步槍協會(NRA)已成功地把自己強硬的遊說風格輸出到了北方鄰國,通過保守黨議員和支持槍支團體介入到廢除加拿大步槍註冊法案的鬥爭中,導致加拿大在一段時間裡對槍支管制越來越放鬆。另外來自民間的反對聲也不容小覷,森莫賽特7月27日在《環球郵報》撰文高調褒揚槍的特殊性,他在這篇《槍不僅僅是槍》的文章里說“槍的象徵意味令我們很少理性地接近它。無論愛或恨,我們都不是想到槍,而是感覺到槍”。他聲稱“人可以在發現錯誤時放棄理性思維,但不會放棄感情”。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