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美來鴻

沙特王國孤獨的批評者

音頻 05:04
資料圖片:沙特王儲本-薩勒曼。2018年4月15日攝沙特達曼市於阿拉伯國家聯盟峰會。
資料圖片:沙特王儲本-薩勒曼。2018年4月15日攝沙特達曼市於阿拉伯國家聯盟峰會。 BANDAR AL-JALOUD / Saudi Royal Palace / AFP

沙特與加拿大兩國關係因一條推文鬧僵,成為當今世界奇聞。8月3日上午加拿大外交部發推稱“對包括薩瑪爾•巴達維(Samar Badawi)在內的沙特公民社會和女權活動家被捕表示嚴重關切。加拿大敦促沙特當局立即釋放他們”。加拿大之所以高調發聲,是因為薩瑪爾•巴達維的兄弟Raif Badawi也被沙特監禁,而他的妻兒住在魁北克,是加拿大公民。

廣告

推文引發反響之烈出人意料,沙特外交部稱加拿大“嚴重違反王國法律和程序,行為不可接受”,系列懲罰接踵而至:召回本國大使驅逐加拿大大使,召回16000名留學生,取消航班,停止合作醫療項目,把在加拿大的所有沙特患者轉移到國外,不計成本拋售加拿大股票、債券和現金。面對前所未有的危機,孤獨發聲的加拿大並未退縮,21日外交部長方惠蘭再次就沙特可能斬首女權活動者伊絲拉(Israa al-Ghomgham)公開表示擔憂。

8月23日,美國國務卿彭佩奧打破沉默,稱美國致力於與加拿大和沙特阿拉伯都建立密切的夥伴關係。加拿大的親密盟國英國敦促雙方克制,英國皇家國防安全研究所(RUSI)中東問題研究員麥克爾·史蒂文斯(Michael Stephens)透露英國在幕後斡旋,以防爭議升級。歐盟也拒絕選邊站,表態贊成對話。而沙特卻獲得了阿聯酋、巴林和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的支持。為什麼加拿大的盟國們三緘其口、惜言如金,不願給加拿大些微道義上的支持呢?

加拿大的沙特問題專家、滑鐵盧大學教授貝斯馬(Bessma Momani)相信一切都是利益在作怪,因為“沙特是世界上最大的武器購買者,令任何出售武器的國家都有所忌憚”,“沙特此舉旨在製造恐懼,並鼓動西方國家不支持加拿大”。結果如環球郵報23日專文標題所示,加拿大悲哀地發現自己成為“伊斯蘭王國濫用權力的孤獨的批評者”。加拿大前駐華大使馬大維則痛感加拿大過去習慣讓華盛頓處理安全和貿易利益,這次紛爭迫加拿大重新審視這一政策,因為特朗普領導的美國不僅挑戰貿易規則,還挑戰聯盟,沒有捍衛世界人權規範。

此前德國和瑞典也與沙特就相似問題產生摩擦,但程度遠較加拿大為輕,究竟是與沙特什麼樣的舊怨,令加拿大成為出氣筒呢?本台2010年專題《加拿大充當猶太人耳目遭伊斯蘭國家集體報復》指,當年10月在包括沙特阿拉伯在內的57個伊斯蘭會議組織成員國的堅決反對下,加拿大首次在聯合國非常任理事國席位的角逐中遭遇失敗,而加拿大之所以遭報復,是因為它在國際上採取強烈的親以色列立場。自2006年保守黨上台以來,加拿大迅速在以色列與眾多穆斯林國家的紛爭中擺明立場,完全站在以色列一邊,時任外交部長肯特甚至表示,“任何對以色列的攻擊都將被視為對加拿大的攻擊”。到2016年自由黨執政,以色列已經成為加拿大政治家們受邀訪問最多的國家,2018年2月本台專題《被人詬病的加拿大議員免費旅行》引用新聞網站泰伊的數據,05年到13年間,1/4的國會議員免費去過以色列,免費旅行幫助以色列在加拿大國會山打贏了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再說回此次紛爭,儘管不知如何收場,但它已為兩國經貿前景蒙上陰影。沙特凍結兩國貿易後,加拿大出售裝甲車的交易受到威脅。2016年加拿大從沙特進口石油佔加拿大全部進口的11%,加拿大弗雷澤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自然資源研究中心主任肯尼思• 格林(Kenneth Green)8月22日在《蒙特利爾公報》撰文呼籲加拿大政府“重新審視東部能源計畫,以擺脫沙特石油”,稱“ 加拿大坐擁世界第三大石油儲備,卻每天要從沙特進口約87000桶石油,這是由於從西海岸東運石油能力有限,每年使加拿大人損失數十億美元,而進口石油的款項卻落到了暴君手中。為此加拿大政府必須採取一切措施來打破加拿大的石油運輸瓶頸”。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