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美來鴻

加拿大應對華為進退兩難

音頻 05:09
資料圖片:2017年1月5日,華為集團常務董事余承東在美國拉斯維加斯介紹華為手機新產品。
資料圖片:2017年1月5日,華為集團常務董事余承東在美國拉斯維加斯介紹華為手機新產品。 圖片來源:路透社/Rick Wilking

華為自年初被迫撤出美國後,8月又被澳大利亞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擊,接下來加拿大是否會步盟國後塵?總理杜魯多表示將“根據事實、證據及加拿大人的最佳利益做出決定”,9月初加拿大通訊安全局(CSE)承認從2013年以來一直對華為電信設備進行安全測試並已採取措施防範其安全漏洞,顯示加拿大暫無意中斷與華為的合作。

廣告

但《環球郵報》9月7日公布多倫多納諾斯研究中心(Nanos Research)最新民調,指過半數受訪者認為加拿大應阻止華為進入其5G網絡。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前局長埃爾科克(Ward Elcock)更相信如果加拿大在華為問題上繼續與美國保持分歧,最終會導致美國將其通信網絡與加拿大隔離。

華為曾以美國為北美戰略第一重點,2001年在德州成立美國總部,10年後在加州設立研發總部,到2011年,華為在美國擁有12家分公司和7個研發中心。其美國戰略受挫後,2010年華為戰略北移加拿大,在渥太華設立了第九個研發中心,把加拿大總部設在多倫多,其總裁還加入了加拿大無線通信協會董事會。

北上後華為並沒有逃離美國人的視野。2012年,華為被禁止參與加拿大政府項目的同時獲准承建加拿大3G骨幹網絡,向加國兩大運營商提供LTE網絡升級,並向加拿大各地用戶提供LTE無線接入網設備。當年5月,前美國反間諜機構負責人克利芙( K. Van Cleave)警告加拿大如果允許華為參與大型電信工程,將把加美兩國高速網絡置於中國網絡間諜的控制之中。華為大舉進軍加拿大大學也受關注。2015年華為官網記錄了首屆“未來種子”活動,10所加拿大頂尖高校的多名工程專業學生參加了華為“未來種子”項目。2017年3月,安大略省宣布與華為合作研發5G技術,卡爾頓大學隨後加入。《環球郵報》當年5月發布調查指“華為已向13所加拿大大學提供約5千萬元資金,用於資助5G技術開發”,調查稱“加拿大人才和資金幫助華為成科技巨人,華為研究經費高達5億美元,其中四分之一用在了加拿大”。美國專利商標局報告顯示,加拿大教授向華為轉讓了40項專利。2018年6月,美國國會情報委員會稱華為已將加拿大變成下一代移動技術的重要研究中心。

今年6月正當澳大利亞就是否阻止華為展開全國性辯論時,美國國會情報委員會警告華為正對加拿大國家安全構成威脅,但渥太華當時拒絕就此在國會展開辯論,公安部長拉夫·古德爾(Ralph Goodale)強調“警察部門依照憲法和法律,保證加拿大安全和維護國家利益,他們也做到了這一點。”他強調加拿大政府將不會阻止華為在境內做生意,渥太華剛完成了國家安全審查,將花7億美元建設新的網絡安全中心,接受監控的華為不會對加拿大的網絡安全構成威脅。

8月下旬澳大利亞禁止華為參與5G網絡建設後,華為繼續在加拿大造勢,8月31日至9月2日被宣布為華為首個“加拿大服務日”,華為還連續第二年成為9月多倫多國際電影節的官方贊助商,9月14日華為與多倫多大學簽約,將雙方在研究與開發領域的合作關係延長五年。但華為在加拿大的未來並非高枕無憂,8月28日到30日加拿大公安部長古德爾出席在澳大利亞舉行的五隻眼情報聯盟成員國部長年會,以“更多地了解盟國(對華為)的立場”,從會議結束公布的信息上看,部長們討論了網絡安全及實現對敵對網絡活動的全天候共享監控,儘管沒有公開提及華為的名字。

加拿大前駐美大使德里克·伯尼(DEREK BURNEY)對華為在加拿大的未來表示擔憂,8月7日他在《環球郵報》撰文《加拿大對華政策需要更多的連貫性和更少的混亂》,認為“近期對華為在加拿大活動的擔憂使中國投資和對華經貿前景更加暗淡。政府關注華為的消息令幾家接受華為研究經費的加拿大大學感到驚訝,此前沒有人告訴他們這些經費會威脅到國家安全。由於政府本身也是華為產品的重要客戶,這種突如其來的擔憂難以與現實相協調”。他相信加拿大在如何處理華為問題上是被動的,“是受美國國家安全官員的推動,因為他們對中國公司的破壞能力有着深刻的保留意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