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學者劉學偉:美中選結果對中美貿易戰影響有限

音頻 05:58
2018年11月6日晚,美國民主黨眾議院議員團領袖人物佩羅西慶祝民主黨人奪回眾議院主導權。
2018年11月6日晚,美國民主黨眾議院議員團領袖人物佩羅西慶祝民主黨人奪回眾議院主導權。 圖片來源:路透社/Al Drago

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投票活動已經落下帷幕。這次選舉由於總統特朗普本人的全力投入,更由於特朗普上台兩年來在美國輿論中引發的種種爭議與對立,而呈現出比以往歷次中期選舉都更廣泛的選民動員和輿論關注。從目前的檢票結果來看,共和黨守住了在國會參議院的多數地位,而民主黨則得以奪回了在眾議院的多數控制權,在435個議席中贏得了229席。如何解讀這次選舉結果?他對特朗普後兩年任期有何影響?美國對華政策是否會在選舉之後出現適當調整?法國歷史學博士劉學偉先生向我們談了他的看法。

廣告

法廣:劉學偉先生,您好,這次中期選舉被普遍看作是對特朗普個人的全民投票,特朗普本人也幾乎馬不停蹄地奔走各地,參加競選造勢活動。您如何解讀這次選舉結果?

劉學偉:“美國的主流民調機構接受了2016年預測嚴重失準的教訓,這回的預測基本準確,共和黨在參議院的多數有所加強,但失去對眾院的控制。”

“民主黨的議員進一步多元化,出現最年輕的立場激進的移民女性和穆斯林女性議員。共和黨則一如既往地被傳統形象的人物佔領。”

“特朗普對共和黨的控制力在進一步加強,這次選舉的的確確就是對他的政績的全民公決。特朗普說,他支持站台的參議員全部當選。而眾議員由於人數過於眾多,他無法親自前往站台而陷入各自為戰,受“中期選舉執政黨總是受損”的規律的影響較大。”

“特朗普對此極為得意,在今天發出的一系列推特中自詡為對選舉擁有“魔力”的“魔術師”,說共和黨有他真是“太幸運”,說那些勝選者都“欠”他的……“

法廣:這次選舉結果可以說是朝野兩黨各有所得,但國會兩院朝野兩黨呈現分庭抗禮、各守一方的局面,這對特朗普後兩年的任期有何影響?

劉學偉:“失去對眾院的控制,當然會增加他推行自己理念的困難。比如移民法改革,在共和黨擁有兩院多數的時候都通不過,現在就會更難。那個他念茲在茲的牆恐怕就更難修成了。眾院的最大職權是管錢,特朗普的全國大基建的計畫顯然也更難推行,交通部長趙小蘭更可能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了。“通俄調查”之類肯定變本加厲。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已經在談這件事。不過共和黨對參議院的掌控加強對特朗普的另一些執政方向就有好處。比如任命高級官員,比如推行外交政策,比如假設還有最高法院法官需要任命等等,就不會像上次那麼難了。”

法廣:中國政府曾寄希望於中期選舉結果能有利於中美緊張關係的緩和,您認為這次選舉結果對特朗普的對華政策是否有什麼影響?

劉學偉:“應該說還是會有一些影響。關於貿易戰,尤其是中美貿易戰,由於這個理念已經被特朗普操弄成兩黨共識,民主黨取得眾議院主導權對此應該不會有什麼影響。特朗普一人主導的局面估計不會有太大變化。但是,本人預估,選前特朗普與習近平通電話帶來的氣氛改善應當可以維持。由於他的權威總是受到一些影響,也許他那種“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行為方式會有所收斂。本月底阿根廷20國峰會上兩國達成貿易協議的機會仍然明顯存在。“

法廣:關於這次選舉,您還有什麼更深層的分析嗎?

劉學偉:“有。關於制度層面,這次選舉進一步暴露了美 國總統制的一些漏洞。美國是西方政治三權分立的典範。這種制度在過去長期運轉不錯。但在現今國民和兩黨分歧日益激化的背景下表現出越來越多的否決政治特徵。兩年一次大規模選舉,總統和議會可能擁有不同的多數,兩院之間也可以由不同政黨主導。在在增加了很多的否決點,讓體制出現空轉或怠速運轉的機會大大增加。”

“反觀法國,自2000年把總統任期改為五年,並與議會任期統一之後,法國就沒有再出現過總統與議會分屬不同多數必須“共治”的現象,在政治流派比美國還多的現實下保證了施政的相對有效。英國式的議會制國家,由議會多數黨領袖直接出任政府首腦,國家元首沒有實權,就更不會出現政府和議會的對立。”

“不過,在一個移民法都難於修改的國家,要讓現在的美國修改這些根本制度,那就是難於上青天了。”

法廣:如果說此次中期選舉是對總統特朗普的一次全民表決的話,投票結果顯示,美國輿論面對這位執政風格特別的領導人的評價依然嚴重分歧。民主黨陣營期待的反特朗普“藍色浪潮”並未到來。特朗普本人在其推特帳戶上自詡取得了“巨大勝利”,但分析人士也認為,執政黨在最近兩年各項經濟指標向好的背景下失去對眾議院的主導權,對特朗普來說不失為一次挫折。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