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經濟

世界銀行總裁可由非洲人擔任?

音頻 05:58
世界銀行大樓   美國華盛頓
世界銀行大樓 美國華盛頓 Wikipedia

世界銀行總裁可以由非洲國家的代表來擔任嗎?在美國人金鏞1月7日宣布辭退世銀總裁職務後,已有人開始討論這個議題。

廣告

法國世界報引述非洲發展新夥伴組織的秘書長馬亞齊,這位尼日爾前總理的話指出,一個不成文規定必須任命一個美國人接替辭職的金鏞來擔任世界銀行的總裁;這到了21世紀顯得不合時宜。

馬亞齊在世界報的論壇指出,在美國人金鏞1月7日宣布辭退世界銀行總裁職務後,大家很錯愕;接棒人選自然成了大家辯論的主題。很快地,就有傳言指出可能的接班人選,而這種傳言假設有時是屬認真的假設,經常很吸引人眼球。而這些假設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候選人必須是美國籍。事實上,這是一條歷來不成文的規定:由美國人擔任世銀總裁。這個傳統在20世紀還可以,到了21世紀似乎就不合時宜了。

在1944年世銀成立時,西方國家掌控全球經濟,以美國為首建立世界新次序。到了1991年蘇聯解體,有似乎確認了美國這個壓倒性超級勢力大國“政治暨經濟自由主義”主張的勝利。在21世紀初曉,西方的基金會及機構讓人主導發展中的非洲、中東或亞洲國家的道路。甚至某些觀察家還表示“這將走到歷史的終點”。

但幾乎在20年前,這種確信被顛覆了。在美國次序的氣數到了盡頭,北京崛起有取代之勢。就法國學者巴迪(Badie)的話來說:有某種外交上的共謀,如今不可能再把南半球國家支開在外。他認為從今起,非洲成了經濟成長的蓄水池、明日人口成長大國地區。

與此同時,民粹主義流竄侵襲全球許多國家。這些人民抨擊全球化的缺點。建立在國際合作及多國合作主義基礎上的這些國際組織,現今招徠遭到許多的抨擊。

這種地緣政治的重組,很自然伴隨而來的就是世界銀行合法性的危機。過去,各國發展不可或缺的世界銀行,如今,由於一系列因素,地位因此逐漸式微。首先,這幾年來,那些開發中國家的金融市場力量增強,這些帶給他們更多元化的財源及資金。同一段時期,美國愈來愈受到大家的排斥。尤其是那些精英人士及發展中國家的人民,甚至已開發國家的人民。這也就導致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機構,遇上前所未有的爭議及壓力。

再加上,美國出現有史以來第一位公開批評由多國組成的國際機構的總統特朗普,他主張的是國家主義至上的經濟,與目前的全球化列車脫了節。馬亞齊指出,在此背景下,有什麼理由我們還可以接受世銀總裁必須是美國人呢?我個人的看法是沒有任何一位美國人的條件適合擔任這職位。但是我竭力支持公開競選,而且所有國籍的候選人都可以參與競選。

如果以不透明且不公正的甄選程序,如何能建構一個具有公信力,主張妥善經營管理及透明化的國際機構呢?世界銀行如果它想要保持其吸引力及公信力的話,就必須改變其甄選總裁的方式,

除了這個位子人選的技術領域,世界銀行總裁的角色幾乎等於一國元首的身份,明顯是政治性的。所以我認為世銀總裁應該委任給來自非洲大陸的人選。世銀所有的投資地盤,非洲佔據最大範圍:例如基礎建設投資,消減貧窮,農業改良,創造能源,快馬加鞭的城市化,以及人力資本的開發等等,者還沒算入本世紀最主要的挑戰:氣候改變,它已經讓許多非洲國家遭殃了。

馬亞齊還說,我認為,在這些國家進行投資及大膽的改革,必須要有一種信任的關係,如今正在重新塑造,打破過去世銀小組向這些非洲國家差派去的代表展示的那種傲慢態度。這樣才可以幫助非洲國家更好的發展,打擊貪腐、有效管理公共債務,而不是被批評為帝國主義或新殖民主義。

在一個歷史悠久的北半球人成立的組織里,選擇一個南半球的候選人,這也是有助於世界銀行釋放出一個更加平衡的全球化信息。在那裡,每個國家都有一票、都可發聲。選擇、任命一非洲人當世界銀行總裁,這就是在全球化當中承認新勢力的崛起,也是承認有必要在解決保護全球公共財產方面的多樣性新任務的必要性。為了能夠完全走進21世紀,世界銀行別無選擇,只能結束它75年的“美國第一”路線,最終開啟一個“世界第一”的新紀元。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