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明鏡書刊

何頻:委內瑞拉政治亂局恐持續

音頻 04:53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2019年2月15日在首都加拉加斯與軍隊高層將領會談。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2019年2月15日在首都加拉加斯與軍隊高層將領會談。 圖片來源:路透社

在1月31日到2月8日明鏡火拍的《點點今天事》節目里,新聞評論員何頻分析了委內瑞拉在歐美多國承認瓜伊多為臨時總統後的政治局勢。今天《明鏡書刊》節目里,我們請來明鏡電視編輯賀蘭若女士,給大家介紹相關內容。該節目文字稿收錄在《內幕》雜誌第86期。

廣告

索菲:委內瑞拉的變局,何頻怎麼看?
賀蘭若:雖然委內瑞拉在過去這些天,已經不斷地有傷亡數字出來,但何頻先生認為,整體來講,形勢沒有一般人預估地那麼嚴重,尤其雙方還沒產生激烈的暴力衝突。而且雙方的路似乎都還沒走絕。但何頻之前也講過,不管局勢往哪個方向發展,整體來講,委內瑞拉的亂局將會持續相當一段時間。

索菲:為什麼說亂局將會持續相當一段時間呢?
賀蘭若:何頻認為,因為委內瑞拉社會所存在的衝突的種子已經播下去了,國際社會幹預委內瑞拉的手已經進來了,經濟危機不可能在短期之內得到解決。更重要的是,這個國家的民意、民心和民眾的素質不是一下子能夠得到改善與提升的。所以不管往哪個方向發展,都會有相當一段時間的亂局。

索菲:何頻怎麼看待目前對後馬杜羅時代委內瑞拉民主化的樂觀情緒呢?
賀蘭若:何頻認為,有很多朋友對委內瑞拉都有浪漫的期待:獨裁者馬杜羅要下台了,委內瑞拉要實現民主了。但越看委內瑞拉這個國家的資料,就越會嘆息,哪裡像網上大家期待的那麼浪漫啊? 不管是瓜伊多勝,還是馬杜羅勝,這個國家今天的混亂,過去的獨裁、過去的政治的操縱、過去的民粹主義  甚至過去的富有和現在的資源的豐富,都會使這個國家的政局不像我們看到的那麼清晰。所以何頻說,委內瑞拉混亂是可以預期的,而且是相當長期的。就算是民主化了,所積累的這些問題都不可能一下子消解。

索菲:何頻這種長期亂局的判斷,有沒有考慮到美國等國際因素呢?
賀蘭若:考慮過這些因素。何頻認為,南美的問題不能簡單用“複雜”兩個字來形容。人們應該清楚地看到,蘇聯、中國和美國多種勢力,還有西班牙以及其它很多的歐洲國家,都介入到了南美過去幾十年的歷史反覆的演變之中。各自的角色,不管是以民主的名義,還是以社會主義的名義,各自都有各自的激情,各自都是有各自的理想,各自都是有各自的支持者  這樣一種拉扯,就是今天的南美。

索菲:聽上去,何頻對臨時總統瓜伊多並不認同?
賀蘭若:何頻說,人們當然知道,委內瑞拉的馬杜羅進行了一場不公平的選舉,遭到了世界上很多國家的質疑。他在去年就職典禮的時候,只有一百一十多個國家承認他,很多國家都不承認這場選舉。委內瑞拉的民眾起來進行反抗、進行抗議、要推翻這個政權,或者要進行重新選舉,這都是非常合理的要求,都是應該給予關注的。
但是,一個人站在台上說,他就是總統,美國就急不可待地,幾乎是同步就承認了這樣一個人為委內瑞拉的合法總統。這個事情也反映了川普或者說他的團隊急迫地重新要在南美鞏固勢力的決心。固然馬杜羅的總統的合法性是欠缺的,但問題是,瓜伊多的合法性又是從何而來呢?如果他作為一個反抗者,作為一個要求重新進行總統選舉的人,那麼他的領袖地位是沒有問題的,因為他是一個反對黨的領袖。但如果他是一個總統,合法性還是缺乏應有的一種程序。

索菲:在委內瑞拉亂局中,還有中國因素吧?畢竟中國有幾百億美元的貸款給委內瑞拉。
賀蘭若:對,《華爾街日報》的最新報道稱,中國外交人士最近在華盛頓與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的代表進行了債務磋商,以保護中方在這個陷入困境的拉美國家的投資。可以說,由於擔心中國在委內瑞拉石油項目的前景,以及委內瑞拉欠中方的近200億美元債務,中國目前採取了兩面下注的策略。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