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美國“通俄門”調查 穆勒報告讓特朗普解套?

音頻 05:34
美國總統特朗普  2019年4月18日在馬里蘭州.
美國總統特朗普 2019年4月18日在馬里蘭州. REUTERS/Al Drago

美國司法部周四公布“通俄門”調查報告,對於特朗普來說,案件至此以告結束:“沒有通俄,沒有干預司法”;但在民主黨一邊遠不止此,美國眾院議長佩洛西表示希望儘快在國會對“通俄門”調查特別檢察官穆勒舉行聽證,因為“美國人民有權聽到真相”。

廣告

由司法部特別檢察官穆勒領導的“通俄門”調查,是針對特朗普競選團隊在2016年大選中的違規行為及與俄羅斯可能存在共謀。在歷時22個月內容龐大調查之後,周四調查報告公佈於眾,長達448頁的報告顯示特朗普競選團隊沒有在大選期間“通俄”,但在特朗普涉嫌“妨礙司法”問題上未得出明確結論。美國司法部長巴爾 (William Barr)在當天記者會已很快表示,可能不會有對特朗普提起的訴訟。這一表態立即招致民主黨批評,譴責他誤導對報告內容的解讀,刻意偏袒特朗普。

事實上據報告披露,特朗普在2017年5月17日得知任命穆勒為“通俄門”案特別檢察官時,曾跌坐在座位上說:“我的天啊,這太糟糕了!這是我總統任期的終結,我完蛋了!”

穆勒調查報告的公布動員了美國所有的媒體,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從早上6點就開始了特別報道,但據法國“世界報”評論指,還是共和黨搶得先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在上午9點半、也就是在司法部將調查報告提交國會並對公眾公布之前1個半小時時舉行新聞發布會,引發民主黨和媒體的極為不滿,指責他這是在試圖誘導對該報告的解讀。

在調查主要針對的兩大內容中,首先就是否通俄,報告指,有特朗普團隊與俄羅斯有關方面存在大量可疑的接觸,但缺乏指控存在共謀和合作的證據。調查發現俄羅斯政府以“廣泛及系統性”的方式干預了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包括通過設在聖彼得堡的互聯網研究機構IRA以購買商業廣告等方式、裝作是當地美國人或機構,與特朗普的支持者及競選團隊取得聯繫。自2015年莫斯科建特朗普大廈起,特朗普競選團隊與俄羅斯有聯繫的人員眾多,但所有這些可疑的接觸中是否存在美方人員違反美國競選法、與俄方有針對大選的共謀和策畫? 答案都是:“缺乏足夠證據足以起訴特朗普團隊中的任何人”。

就是否存在妨礙司法,穆勒的調查涉及了十項直接涉及特朗普可能幹預司法的行動,但無法就此得出法理性結論。 但報告並沒有就此完全洗白特朗普,穆勒在報告中寫道,“這份報告無法就總統是否犯罪得出結論,但也沒有為總統正名”。

根據報告,特朗普曾試圖解職穆勒,並多次嘗試影響調查。他拒絕接受與穆勒的面談,僅以書面方式答覆穆勒的調查。因擔心調查影響到他的總統任期,他曾下令撤掉特別檢察官穆勒,但白宮律師拒絕執行這一命令,此後並被要求對此向媒體撒謊。

對於此類妨礙司法的行為,穆勒最後似乎是將球交回到國會手裡。穆勒在報告最後說,國會具有權利阻止總統的濫權行為。但法國“世界報”分析認為,在距離美國大選18個月時,在美國參議院並不佔多數的民主黨是否會選擇最終採取彈劾特朗普,還有待觀察。

穆勒調查報告公布之後,特朗普公開表達了他的高興,說,“這是我非常開心的一天”,他在推特上發出一張自己的圖片,模仿《權力的遊戲》的風格,上面寫着:“遊戲結束了”。

報告的公布也讓民主黨面臨政治上的選擇,在司法部長上午召開“通俄門”調查報告記者會後,美國民主黨議員當天下午也召開記者會,反擊巴爾,批評他忽略報告中顯示特朗普意圖干預調查的證據,稱特朗普已無罪的做法為誤導大眾。美國眾院議長、民主黨人佩洛西表示,希望儘快在參、眾兩院對特別檢察官穆勒舉行聽證。

一名資深歷史學者、美國問題專家Corentin Sellin向本台駐華盛頓特約記者Éric de Salve分析認為。顯然,穆勒的調查就是否阻礙司法議題上,民主黨人獲得了超出預期的結果,穆勒報告稱“無法就總統是否犯罪得出結論”,這為民主黨留出了採取行動的空間,他們有在民主黨佔多數的眾議院要求繼續追究調查的可能,甚至可以就報告中提到了有關妨礙調查等事實提出彈劾。這需要民主黨做出政治上的選擇,但Corentin Sellin指出,民主黨提出彈劾可能會面臨政治上的僵局,因為共和黨掌控參議院,這樣做無疑是”政治自殺“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