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專欄

特朗普與美國左派的戰爭

音頻 04:54
美國總統特朗普。 2019年7月26日在白宮。
美國總統特朗普。 2019年7月26日在白宮。 圖片來源:路透社/Leah Millis

近來,被美國媒體稱作“小分隊”的國會眾議院四位首次當選的民主黨少數族裔青年女議員,遭到總統特朗普的嚴詞批評,各大媒體也加入論戰。有媒體稱這顯示了特朗普的種族主義,有的認為這是特朗普謀求總統連任的競選伎倆,而深刻了解美國政治的人士,認為這是特朗普向美國左派發動的戰爭。

廣告

特朗普向四位民主黨女青年議員發動的戰爭,並非因特朗普而起。6月27日,民主黨操控的國會眾議院表決通過了由議長佩洛西所支持的46億美元撥款法案,以應對南部邊境出現的非法移民危機。這四名青年女議員,沒有按照民主黨的既定政策投贊成票,反而投了反對票。反對特朗普政府管控邊境和收緊移民政策的四名女議員指責佩洛西與共和黨同流合污,聯手迫害邊境上的移民兒童。這四人是索馬里出生的奧馬爾(Ilhan Omar)、巴勒斯坦裔塔萊布(Rashida Tlaib)、非洲裔普雷斯利(Ayanna S. Pressley)、波多黎各裔的科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7月14日,特朗普介入佩洛西與四人之爭,發推文指稱四人“所出身的國家腐敗無能”,應該“從哪裡來回哪裡去”。特朗普的推文在美國社會引起軒然大波,因為四人都是美國公民,其中有三人出生在美國。7月15日,四位民主黨青年女議員聯合召開記者會,表達她們對特朗普言論的抗議,稱特朗普只是一個非法“侵佔白宮的人”,“他雖然暫時在白宮的空間內,但卻不能代表總統這個職位,以及美國人民值得擁有的優雅、正直和惻憫之心。”在四位女議員召開新聞發布會之後,特朗普一天內發了15條推文,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條全文用大寫字母:“如果你在這兒不高興你可以走!”

這四位女議員是新一代美國左派,她們比美國左派的前輩和當今美國左派的主流意識更加極端。這四人甚至表現出要取代佩洛西,主導美國民主黨的政治走向,以致整體的美國政治。

美國的左派是發源於一百年前歐洲的共產主義運動的分支。另一個分支發展成為北歐的民主社會主義和當今歐洲的“政治正確”意識,還有一個分支發展成俄國的列寧主義和中國毛澤東思想。從上個世紀40年代美國左派學者費正清和左派記者斯諾開始,美國的左派便成為中國共產黨的支持者,並幫助中共奪取了政權;近二三十年美國左派則是中共和伊斯蘭極端主義侵害美國的合作者。當代美國和歐洲左派的主張具有正義性:他們對弱勢族群充滿憐憫與關懷,主張文化、宗教、意識形態、種族的包容與融合。但在中共與伊斯蘭極端主義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文明和普世價值極度仇恨和發動襲擊的當今世界,左派的主張不僅僅是烏托邦,而且是從內部把美國與西方世界推向毀滅的政治勢力。近來美國有一百位左派學者與前政府官員發表文章,說中國不是敵人,遭到另外一百多位右派學者發文反擊,是美國左右的一場戰爭。特朗普近日主動反擊眾議院四位左派女青年議員,是左右的又一場戰爭。美國是個以保守主義價值觀立國的國家,左派意識會蔓延一時,獲得的一些民眾的擁護,但不會不遭到反擊。

特朗普發動對四位左派青年女議員的戰爭,使得他的民調支持率在共和黨內上升,也贏得民主黨內理性、溫和派的贊同,這是美國民眾選邊站的結果,有利於他競選連任。特朗普不是種族主義者,任何以種族主義來解讀特朗普與四位左派青年女議員的戰爭,都是無意或有意低估了這種戰爭的意義。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