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美來鴻

任命鮑達民顯示杜魯多尋求重返中國

音頻 04:39
資料圖片:加拿大新任駐華大使鮑達民(Dominic Barton)。攝於2017年1月18日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活動期間。
資料圖片:加拿大新任駐華大使鮑達民(Dominic Barton)。攝於2017年1月18日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活動期間。 圖片來源:路透社/Ruben Sprich/File Photo

大選臨近,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對北京放話越來越強硬,繼8月21日表示“要捍衛自己的利益,無意在糾紛中退讓”後,9月5日又指責中國“使用任意拘押作為手段來達成國內國際政治目標”,另一方面,他卻在9月4日宣布任命中國人的老朋友鮑達民(Dominic Barton)為駐華大使,旨在修復中加關係。

廣告

距離投票還有一個半月,加拿大廣播公司9月5日民調顯示,執政自由黨支持率為33.4%,落後於反對黨保守黨的33.8%,如何在涉華問題上贏得選票,成為杜魯多扭轉焦灼選情的着力點。中國對孟晚舟事件的持續報復不僅令兩國關係劍拔弩張,也令加拿大主流民意反彈希望對華強硬,杜魯多此時說硬話也是民心所向。加拿大政治及外交政策評論家坎貝爾-克拉克(Campbell Clark)認為儘管對華關係不是今次選舉的主導議題,但其重要性也高於以往。加拿大目前存在着兩種截然不同的對華政策主張,保守黨要與中國脫鉤,自由黨則相信可以超越困境重返中國。

坎貝爾-克拉克9月4日在其《環球郵報》專欄《任命新駐華大使顯示杜魯多尋求重返北京》一文中指“加拿大在公民被囚、被北京言語霸凌,杜魯多一邊態度趨於強硬,一邊派遣成熟且富魅力、與亞洲關係密切的鮑達民出使北京,意味深長,因為鮑達民深信與中國接觸的重要性。”

杜魯多的對手、保守黨領袖安德魯·謝爾(Andrew Scheer)倡導與中國脫鉤戰略,認為加中沒有共同利益,加拿大應該在中國之外尋求機會。杜魯多在繁忙的選戰中公布對鮑達民任命,顯示他無法接受這一前景。

儘管加拿大外長方惠蘭表示鮑達民大使的核心工作是“營救前外交官康明凱和商人斯帕沃”,但坎貝爾-克拉克“很難相信他去中國只是為了解凍目前冰冷的關係,鮑達民相信亞洲(特別是中國)是全球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主張加拿大必須與之掛鉤”。坎貝爾-克拉克指鮑達民“在2016年拒絕駐華大使一職”是因為想做滿淡馬錫全球總裁的第三個任期,現在他臨危受命,可以打賭他“會讓北京與渥太華重開談判,讓北京拋開爭議重新拓展貿易”。因為他當杜魯多智囊時,用的就是淡馬錫風格的大手筆:建議加拿大採取雄心勃勃的移民擴張計畫,以及大規模的職業再培訓”。

加拿大政論雜誌《麥克林》(Maclean's)專欄作者傑森·科比(Jason Kirby)指鮑達民的任命令加拿大商業領袖們歡呼,前大使麥家廉也稱他是“非常幹練的人”。科比在《從杜魯多經濟顧問到中加關係的修復者》一文中指鮑達民相信“加拿大可以在人權等問題上對中國施加影響,前提是兩國間有更深層次的經濟聯繫”。

但鮑達民的駐華前景並非被所有人看好,如果保守黨在十月選舉中獲勝,新一屆政府能否繼續讓鮑達民出使北京,還是個未知數。加拿大CTV電視台引述前保守黨政府外長彼得·麥凱的話說“他沒有任何外交經驗”,而駐華大使“對最有才華的外交官來說,都是一項極具挑戰的任務”。《環球郵報》更指他與中國經濟精英關係密切,還曾直接服務於中國利益,出任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國開金融顧問委員會成員和清華大學客座教授,最近還擔任了加拿大Teck資源公司董事長,而中國國企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擁有其中10.5%的股份。保守黨議員查爾斯(Charlie Angus)直言他不適合擔任駐華大使,因為加拿大“需要一個職業外交官,而非一個中國人的朋友、一個中國利益相關者和自由黨利益相關者。前保守黨總理馬爾羅尼擔心他是否合格,因為他在領導淡馬錫時就在中國鎮壓維吾爾人的地方辦過聚會”。前外交官、加拿大布魯克大學政治學教授伯頓(Charles Burton)懷疑他對加拿大價值觀的堅守,不會就人權及自由問題與北京交涉。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