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經濟

俄羅斯重返非洲大陸拓展合作空間

音頻 05:19
2018年3月9日,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亞的斯亞貝巴非洲聯盟總部出席記者會。
2018年3月9日,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亞的斯亞貝巴非洲聯盟總部出席記者會。 圖片來源:路透社/Tiksa Negeri

7月底,3名俄羅斯記者在中非共和國遇害事件重新提醒世人俄羅斯在非洲大陸的活動。如果說近年來中國與非洲關係的迅速發展吸引了輿論關注的話,從投資,到軍售,從軍事合作,到經貿合同,俄羅斯正悄然重返非洲大陸,挑戰非洲的傳統歐洲夥伴,也在一定程度上與中國爭奪地盤。

廣告

應該說,俄羅斯與非洲的關係起伏與中國有一定相似之處。冷戰時期,前蘇聯在非洲大陸非常活躍,美蘇之間的冷戰往往在非洲大陸以熱點衝突的形式表現出來。但隨着冷戰結束、蘇聯解體,俄羅斯在國內經濟困境中自顧不暇,開始逐漸遠離非洲大陸,經濟援助無以為繼,甚至一些駐非洲的使領館也因資金困難而一個個關閉。只是在2000年代,俄羅斯才開始重新啟動原有的關係網絡,試圖重返非洲。而這種重返的步伐近年來不斷加快。2017年9月,幾內亞總統孔戴即興訪問莫斯科;同年11月,被國際刑事法院以戰爭罪追捕的蘇丹總統巴希爾首次正式訪問克里姆林宮;今年3月,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出訪非洲五國,隨後又在6月出訪盧旺達;5月,俄羅斯宣布與剛果民主共和國正式啟動一項軍事合作項目;而在此之前,俄羅斯已經與布基納法索,與中非共和國簽署類似的合作項目;今年的聖彼得堡經濟論壇也特別設立了“俄羅斯-非洲”專項活動……凡此種種,俄羅斯正重返非洲大陸已毋庸置疑。

當然,與冷戰時期的蘇非關係不同,意識形態已經不再是俄非關係的依託,取而代之的是軍售合同、經貿合同,甚至也是文化交流。從地域來講,俄羅斯的活動也不再局限於傳統的非洲夥伴國,在非洲各地,尤其是在中部非洲和西部非洲,尋找新的夥伴。

不過,在中國與非洲國家迅速擴展經貿合作之際,俄羅斯與非洲的合作更多地集中在軍事領域。根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的統計,俄羅斯與至少30個非洲國家進行過軍火交易。但俄非合作也正超越這一傳統領域。

在剛果民,俄羅斯與剛果民今年5月宣布啟動的軍事合作其實是兩國在1999年簽署、卻始終沒有落實的一項協議。俄羅斯據此向剛果民提供軍火,也派遣顧問,並開展軍事專家的培訓。剛果民也恢復向俄羅斯派遣留學生。在這些傳統的交流合作項目之外,俄羅斯看中的也是剛果民豐富的地下礦藏。許多俄羅斯礦業企業都已經躍躍欲試。

在中非共和國,近50名俄羅斯特種兵近期取代聯合國藍盔兵,承擔起中非總統貼身保衛的使命。與此同時,俄羅斯也向該國提供武器。而在這些軍事合作之外,法廣駐班基記者注意到,俄羅斯還在該國首都向貧困人群分發生活必需品,而這種人道援助活動在俄羅斯與非洲關係中以前還從未有過。

在幾內亞,該國總統孔戴去年9月訪問莫斯科時,與俄羅斯簽署了8項合作協議,內容包括修建四所醫學院 和多個軍營。俄羅斯鋁業巨頭也考慮加大在該國礬土礦開採的投資。

布基納法索在去年宣布要加強與俄羅斯的合作,並向俄羅斯訂購了兩架運輸直升機和米-171Sh突擊型直升機。

俄羅斯也開始嘗試與塞內加爾擴展合作,尤其是在能源領域。塞內加爾境內最近發現了儲量豐富的天然氣礦藏。

在東北非的埃及可以說是俄羅斯的一個重要非洲夥伴。儘管兩國關係一度在2015年因一架埃及航空公司航班空難事件而緊張,但雙邊關係很快回暖。最近三年內,俄羅斯總統普京已經兩次訪問埃及。兩國合作的具體落實首先是在民用核能領域。俄羅斯承諾向埃及提供四個核反應堆,總價大約250億歐元,由俄羅斯提供貸款。埃及境內還將建立大型俄羅斯工業區。普京希望這個工業區能夠成為中東和非洲國家市場上俄羅斯產品的生產和出口地。俄羅斯預計總投資大約70億美元。

俄羅斯努力重返非洲大陸毋庸置疑。但到目前為止,俄羅斯既沒有中國那樣的人力和財力可以不惜重金獲得原材料,也不具備傳統殖民國家的歷史積累。從與非洲國家合作的總量來說,目前也難說可以與中國形成競爭。而俄羅斯的非洲戰略的核心目的也不甚明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