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軍方轉向後阿爾及利亞民眾繼續示威顯政改決心

音頻 05:06
首都阿爾及爾周五的示威 2019.3 29
首都阿爾及爾周五的示威 2019.3 29 REUTERS/Ramzi Boudina

本周五,阿爾及利亞全國將再次迎來要求總統布特弗利卡下台和政治改革的示威,這是持續一個多月來該國的第六次全國遊行,特別之處是,兩天前始終被視作總統布特弗利卡忠實支持者的軍方總參謀長薩拉赫將軍突然“倒戈”,與布特弗利卡拉開距離、要求阿爾及利亞啟動憲法第102款、宣布總統沒有執政能力。這一形勢的突然逆轉將對該國政治形勢產生怎樣的影響?周五集會會規模是否持續備受關注。有阿爾及利亞媒體因此稱今天的示威將是“關鍵時刻”對抗議者意志和決心的一個新考驗。 

廣告

所謂“關鍵時刻”,主要就薩拉赫將軍的突然提議對局勢的影響,他的表態給人以感覺:即阿爾及利亞街頭的示威壓力產生了作用。此前82歲的布特弗利卡尋求參選第五次連任在政壇幾乎獲得全方位的支持,而現在,這一連任要求似乎正在走向結束。而隨着而來的問題是這是否已經足夠滿足街頭示威民眾的訴求、平息他們的不滿?

擔任阿爾及利亞人民軍總參謀長15年的薩拉赫將軍周三態度的突然轉變,迅速波及到多個總統最忠實的支持者。幾個月來那些積極推動布特弗利卡參加競選的人現在正在紛紛離去。

就在周四,該國最大的僱主組織:商業領袖論壇(FCE)負責人阿里·哈達德(Ali Haddad)宣布辭該組織領導職務,FCE一直是布特弗利卡政府的積極支持者,支持他的參選第五任競選。

在哈達德之前,是阿爾及利亞全國民主黨(RND)拋棄布特弗利卡。該黨是阿爾及利亞多黨聯合中的主要大黨。其黨魁、前阿爾及利亞總理艾哈邁德·烏亞希亞(Abdelaziz Bouteflika)已要求布特弗利卡辭職。

此外,是阿爾及利亞主要工會聯合會UGTA秘書長阿卜杜勒 馬吉德西迪(Abdelmadjid Sidi Saïd)。不久前他還在為支持總統唱讚歌,現在已公開表示支持薩拉赫將軍的提議。

對此一個阿爾及利亞獨立網站TSA說,“那些之前為布特弗里卡的參選決定鼓掌叫好的人,也成了第一批從背後向他刺劍的人。” 譴責這是阿爾及利亞現行體制的整體醜惡。

目前只有在議會佔多數的民族解放陣線(FLN)黨尚未公開拋棄布特弗利卡,但該黨內部也已經日益增多了異議的聲音。

阿爾及利亞法語日報“自由報”周四評論分析目前的形勢說,“在阿爾及利亞的政治體制中,是權利製造出支持者,而不是支持者賦予權力”。

據法新社報道,最近兩天以來,阿爾及利亞的權力重心似乎已經發生了變化。薩拉赫將軍的照片登上官方權威報紙El Moudjahid的頭版,該報自在周三薩拉赫提出權利更迭表態之處就表示歡迎。周四該報的文章說,按照薩拉赫將軍所提的建議,憲法委員會成為唯一掌握正式授權啟動布特弗里卡因身體重病而不能履行總統權力。按照阿爾及利亞憲法第102條規定,總統因長期重病,而完全無力行使其職權的情況下。憲法委員會自動召集會議,向議會兩院提議宣布總統無力執政,由議會上院民族院議長代行總統職權。其過渡期可持續45天。

儘管不斷有支持者的叛離,在薩拉赫將軍提議48小時後,布特弗利卡仍然在職。而自由報的社論這樣表述目前的狀況:“即使其家族試圖抵抗,布特弗利卡的統治正在消亡”。

儘管如此,在周五新一輪示威前夕,人們仍然關注即使在2013年中風後就癱瘓的布特弗利卡最終被排除出總統權利之後,能否足夠平息反對的聲音。因此周五的示威就被媒體稱為將是“真正的溫度計”,將測試讓布特弗利卡離開權利的提議能否足夠平息街頭的示威。

不少抗議者並不支持軍方領袖所提出的建議,如阿爾及利亞人權保護組織LADDH就認為,薩拉赫將軍提議啟動的憲法第102條規定中有關45天時間過短,並不能保證之後能夠舉行自由透明的總統選舉,揭露這一提議是為了干擾人民反對現體制的“最終託詞”。另一份法語日報El Watan更是譴責這是一個“一個巨大的陷阱”,警告民眾不要幻想那些過去以來一直統治國家的政治人物會在未來實現他們的承諾。自由報明確表示“現在政權要讓布特弗利卡離開,但人民要的是政權的離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