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化遺產

法民間團體贈還貝寧18件阿波美王朝精美文物

音頻 05:27
資料圖片:貝寧權杖小博物館的兩件達荷美王國權杖展品。攝於2015年。
資料圖片:貝寧權杖小博物館的兩件達荷美王國權杖展品。攝於2015年。 Jean-Luc Aplogan/法廣

2020年1月18日,西非國家貝寧經濟首府附近的權杖小博物館增添了28件阿波美王朝時代的展品。這些文物由法國兩家私人收藏家捐贈。法國和日本駐貝寧大使、貝寧包括文化部長在內的政府官員、一些貝寧大、中學校學生、藝術家等出席交接儀式。應該說,這些記錄了貝寧歷史的文物重歸故里與法國總統推動向殖民地國家歸還歷史文物的呼籲吻合。不過,這項努力的具體執行其實目前十分有限,相關爭議也未停止。

廣告

這28件歸還文物包括2件雕塑、8件砍刀、16支權杖和兩把刀具。貝寧藝術與文化中心負責人向法新社表示,該博物館的展品數量因此大幅增加,她希望博物館每年7000人次的參觀流量能因此在2020年達到一萬人次。

這些文物重歸故里的意義當然遠超出當地博物館的參觀人數多少。這些文物都是阿波美王朝時期的物件。阿波美王國在17到19世紀曾是西非最為強盛的王國之一,這些造型精美的物件記錄著歷史,也代表着王朝鼎盛時期的藝術成就。

最引人注目的展品之一是一把19世紀的、雕刻着各種動物圖案的砍刀。它是阿波美國王身邊的女子衛隊佩戴的武器。17世紀初的阿波美王國不斷征戰,疆土不斷擴大,發展成為達荷美王國。國王身邊有一支女子衛隊,由尚未出嫁的青年女子經過嚴格訓練後組成,被看作是達荷美王國的精銳部隊之一。有資料顯示,她們的人數一度達到6千人。民間有不少關於這些女戰士如何英勇無畏的傳說。

28件文物中有16支權杖。在19世紀,權杖是當地主要族群豐族人王權的象徵。這些權杖外形像彎頭拐杖,是達荷美王國獨有的特色。接收這28件文物的權杖博物館也是唯一一家專門收集達荷美王國權杖的博物館。

這些文物也記錄著一段殖民歷史。19世紀後半葉,達荷美王國幾經奮戰,最終沒能抵擋住法國入侵,於1894年淪為法國的保護國,並最終在1900年成為法國的殖民地。達荷美在1975年才改用“貝寧”命名。這次重回貝寧的28件文物主要來自兩個私人收藏。一個是Alfred Testard de Marans收藏, 一個是 Le Gardinier教士收藏。Alfred Testard de Marans 曾是1890年法國征服達荷美王國行動中的行政事務負責人,而Le Gardinier則是殖民地時期的天主教傳教士。法國Saint-Germain-des-Prés古董收藏家聯合會2019年3月在一次拍賣會上,以每件數千歐元的價錢買下了這些物品。該聯合會一名成員向法新社表示,這些物品來自兩個有歷史意義的收藏。這些在19世紀收集的物品展現着貝寧輝煌的歷史,也是一個不肯就範、不斷征戰的非洲的見證。

近些年來越來越多人呼籲將西方殖民者從當地通常以搶劫或偷盜等不光彩的方式獲得的文物,物歸原主。法國總統馬克龍2017年開始推動相關的思考。但到目前為止這種努力還停留在民間層面。這次文物歸還活動由法國Saint-Germain-des-Prés古董收藏家聯合會發起。這家古董收藏家聯合會也是貝寧權杖博物館的贊助人之一。這家權杖博物館2015年建成開館時,藏品只有37隻權杖和6件皇家用品和豐族人祭祀用品。這些藏品均來自這家古董收藏家聯合會或一些個人收藏。

但貝寧權杖博物館不久後,可能是今年或明年初,收到首批法國布朗利河岸博物館(Quai Branly)收藏的26件阿波美王朝雕塑。這些雕塑來自阿波美王宮。而19世紀末法國軍隊對這座王宮的洗劫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不過,將殖民時代所獲得的非洲歷史文物歸還原籍國雖有道義上的合理性,但運作起來並不簡單。法國、英國等前殖民地大國的博物館有不少來路有爭議的藏品。法國巴黎塞納河岸的布朗利河岸博物館是原住民藝術品收藏最多的博物館。不少人擔心歸還文物有可能讓該博物館失去意義。不少博物館因此更希望選擇出借巡展的方式,而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歸還。除非確實有證據顯示這些藏品來自搶劫或偷盜。

圍繞文物歸還還有不少爭議。儘管大多數人認為非洲國家需要找回自己的歷史,需要讓青年一代對自己的歷史有實物的認識,但是否應當以將相關文物悉數歸還的方式實現則沒有共識。除相關的法律問題外,也有人擔心,非洲國家的博物館條件不足以保證這些跨越世紀與戰火的文物不受損壞;也有人辨稱,這些文物因為來到西方博物館才得以保存下來,所以不能簡單地指責獲得這些文物的具體手段。有法國與貝寧雙重國籍的Marie-Cécile Zinsou對此反駁說,當年法國人並不是為拯救文物而來,他們只是將這些文物拿走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