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作者賜稿

徐友漁:請把諾貝爾和平獎授予劉曉波

本台選刊網友來稿及網上時評類稿件。所刊文稿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評頭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薦稿件。摘選文稿以文明、理性、獨立、多元為準則,本欄以此自勵,並同大家共勉。 法廣編輯部

廣告

徐友漁:請把諾貝爾和平獎授予劉曉波
作者賜稿

我,徐友漁(Xu Youyu),哲學家,中國社會科學院退休政治哲學教授,2001 2002年度奧洛夫•帕爾梅客座教授(the Holder of the Olof Palme Chair, 2001/2002)謹向諾貝爾和平獎評審委員會發出呼籲與請求:請把諾貝爾和平獎授予中國《零八憲章》的發起人劉曉波;謹向歐洲各國媒體和公眾發出呼籲與請求:請發揮你們的影響,發出你們的聲音,促成諾貝爾和平獎授予劉曉波。

劉曉波有許多朋友和支持者,但我很晚才認識他,第一次見面也不過是在幾年前。當劉曉波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在中國文學界成為著名人物時,我在英國牛津大學從事訪問研究(as a visiting research fellow),我通過海外中文刊物了解他的觀點。我當時就認為,與許多人的印象相反,他並不僅僅是靠激烈的語言和尖銳的批評引人注目,他思想徹底,在批判中國主流意識形態和教條方面,他比其他有影響的知識分子走得更遠。

在1989年中國學生髮起的民主運動中,我有機會進一步觀察劉曉波。他一直在國外訪問,但當鎮壓的跡象已經出現,個別人着手安排逃避到海外去的時候,劉曉波反其道而行之,中斷了訪問,返回北京,投身到這場爭取民主的運動中。6月3日到4日的整個晚上我都在天安門廣場,就在紀念碑附近,當時劉曉波和其他三位知識分子參加到學生的絕食中,是他們在4日凌晨勸說和引導學生和平撤離廣場,並與鎮壓的軍隊談判、協商,使得撤離順利完成。我深知,劉曉波和他的戰友作出了困難的、痛苦的,對於一直受激進思想教育的中國人來說極難作出的決定,這個決定挽救了成百上千學生的生命。

劉曉波在1989年民主運動中的表現說明,他已經從一個著名的文藝批評家轉變為關注社會和政治問題的公共知識分子和人權活動家,他在1989年的行動體現的特徵也貫穿於往後他所有的言論和行動中。這些特徵是:一、大無畏的勇氣,面對危險和鎮壓不是躲避,而是迎面而上;二、追求和捍衛人權、人道、和平等普世價值;三、堅持理性、非暴力、對話和協商的方法。

多年以來,劉曉波是中國大陸維護人權和爭取民主活動的主要發言人和組織者,他帶頭為因為言論表達而入獄的作家、知識分子發出抗議,為失去土地、房屋的農民和城市居民呼籲,為在西藏、新疆保障少數民族的宗教文化權利,實現少數民族和漢族居民的和平友好相處提出建議。在維護中國公民基本權利的一系列抗議活動中,劉曉波特彆強調,中國公民的自由和權利是得到現行中國憲法、法律,以及中國政府簽署的一系列聯合國保障人權和公民權利的宣言、一系列國際公約的保障的,特彆強調中國政府本身有義務和責任遵守本國憲法、法律和國際公約,應當兌現它對於中國人民和國際社會的承諾。

劉曉波在2008年發起簽署《零八憲章》,其本意和出發點就是要再次重申,中國政府已經承認的《世界人權宣言》和已經簽署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對於中國人民和中國政府而言,都是行動的準則,中國應該認同這些宣言和公約體現的普世價值,中國應該是國際大家庭中合格的、負責任的成員。劉曉波為此被捕入獄,這是他第三次為了中國的自由民主而被抓捕。2009年聖誕節,他被判處11年徒刑。劉曉波在法庭的最後陳述中說,他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他對所有監控過他,抓捕過他、審訊過他的警察,起訴過他的檢察官以及判決過他的法官說,他們都不是他的敵人,雖然他不接受這些人對他的監控、逮捕、起訴和判決。

作為政治理論家、中國關注和捍衛人權的公共知識分子以及《零八憲章》的簽署者,我要強調指出,中國法院在對劉曉波的刑事判決書中公然把劉曉波參與起草《零八憲章》、徵集簽名以及該憲章的內容作為判決劉曉波有罪的證據,這是對人類普遍價值,對國際大家庭的共同準則,對中國人民的赤裸裸的挑釁。

我認為,諾貝爾和平獎體現和象徵了文明世界的核心價值:尊重生命和人的尊嚴,尊重信仰和表達的權利,既然劉曉波和《零八憲章》的眾多簽署者僅僅是因為重申這些價值而受到迫害和壓制,那麼文明世界需要對這種公然的挑釁作出回應,把諾貝爾和平獎授予劉曉波是一種最有力的回應,是對人類珍視的價值的明白無誤的再次重申,是對13億中國人民爭取民主自由的巨大聲援,也是保衛世界和平的重大舉措。中國當局可以在國內破壞憲法、踐踏法律、為所欲為,需要外部的聲音、國際社會的聲音提醒中國當局。授予劉曉波諾貝爾和平獎是非正面對抗的,同時也是權威性的、有效的提醒。

我認為,劉曉波的思想、行為與達賴喇嘛尊者、圖圖大主教、昂山素姬等人的思想、精神和行為路線完全一致,他們都是力圖通過理性與非暴力手段,通過漸進的、說服與協商的方式維護人權,促進社會和平地實現轉型。在目前中國各民族、各地區、各階層的抗議運動中,我們有必要警惕、預防暴力傾向的出現,授予劉曉波諾貝爾和平獎會起到這樣的作用:全中國、全世界為爭取人權而鬥爭的人們將在理性和非暴力的抗爭中看到希望和吸取力量,全世界、全人類將在埋葬專制統治的同時埋葬暴力。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