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作者賜稿

有感海峽兩岸分別的辛亥革命百年紀念和慶典

摘要:“辛亥革命成功地推翻了中國千年君主專制,那麼今天紀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真正含義是什麼?不僅僅是回憶一百年前那場畫時代革命,而是要重新找回那場革命的精神,找回孫黃的壯志胸心,找回陸浩東、陳天華、秋瑾、徐錫麟、林覺民等的長存浩氣。”

廣告

有感海峽兩岸分別的辛亥革命百年紀念和慶典
賜稿作者:秦晉(中國民運團體聯合工作委員會秘書長)

雙十,1911年10月10日,辛亥年8月19日,武昌城的一聲槍響,拉開了中國千年君主帝制摧枯拉朽般傾覆的序幕。1912年1月1日,中華民國在南京正式成立,2月12日,清廷頒布《遜位詔書》,至此,統治了中國二百六十八年的清朝正式宣告壽終正寢,並被中華民國取代與繼承,中國兩千年來的帝制也宣告走進歷史。

孫中山、黃興等前輩領導的革命黨人啟動了辛亥革命,清廷內的實力派,以袁世凱為首的北洋系,審時度勢,逼退清廷,實現了中國版的不流血的“光榮革命”。在野的在朝的,體制內的體制外的,共同合力,建立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家。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一百年過去了。大事件經歷了袁世凱稱帝、張勳復辟、五四運動、蘇俄共產主義在中國繁衍、國共合作、北伐戰爭、日本入侵東三省、江西瑞金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成立、西安事變、盧溝橋事變、以空間換取時間借盟軍之軍力戰勝日本收回台灣、國共內戰、中華民國播遷台灣、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兩岸分治六十二年,呈當今南北朝。

歷史在向前發展,世界也在向前發展,但是中國卻沒有向前發展。時間是經過了一百年,中國卻實實在在地回到了1911年辛亥革命的前夜。中國有過共和民主,很短暫,也很不完善。但是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並沒有讓中國人民從此站了起來,卻是讓中國人民更加無可奈何地跪了下去。毛澤東、鄧小平都是不戴皇冠、不披黃袍卻手握每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臣民生殺大權的實際真命天子。江澤民和胡錦濤的政治權威不比毛鄧,但仍然繼承了毛鄧的政治統治衣缽。人民共和國只是一個虛假的名稱,與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越南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一樣,都只有其名,卻無其實。與前代君主帝制不同的,就是由家天下變成了黨天下。

辛亥革命百年紀念,海峽兩岸都隆重舉行,尤其是中國大陸方面的更加可圈可點。中國鮮有高調地進行紀念和慶祝,中共黨政要員都正襟危坐,連得久不露面並被疑為已經離世的江澤民也不經人攙扶精神閃爍地坐在了主席台上。胡錦濤發表講話,高度讚揚孫中山為中國民主革命的偉大先驅,自稱中國共產黨人是孫中山先生開創的革命事業最堅定的支持者、最親密的合作者、最忠實的繼承者。

胡錦濤的表述實在是紅唇白牙雌口信黃噴飯可笑。按照中國官方的正式闡述,辛亥革命是近代中國比較完全意義上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而中國共產黨人進行的是一場無產階級領導的共產主義革命,這跟辛亥革命風馬牛不相及。中國共產黨人進行的革命推翻了國民黨反動統治,而蔣介石國民黨的反動統治卻是中國國民革命先驅孫中山的真傳,實行的是三民主義。若不是國民黨敗退二戰勝利成果收回的台灣,現在的中華民國已經不復存在。怎麼經過了六十年的演變,一個推翻者就這麼自我化妝成一個“堅定的支持者、最親密的合作者、最忠實地繼承者”了呢,這個變化真是繚亂,目不暇接。按此說推理,中華民國也就成了大清王朝的繼承者了?不錯,中華民國是繼承了大清王朝所有的版圖,除了國力不迨,外蒙被羅斯福與斯大林合謀畫了出去,但是中華民國按照自己的政治理想建立了共和。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推翻了孫中山的嫡系真傳國民黨反動派的統治建立了共產主義烏托邦蘇式極權統治,怎麼就沐猴而冠成了“孫中山先生開創的革命事業最堅定的支持者、最親密的合作者、最忠實的繼承者”,豈不荒唐可笑。

我來做一個形象比喻,中國古典名著《西遊記》裡面有一段區別真假唐僧、悟空、八戒、沙和尚的艱難困苦,一路打到佛主如來面前才辯出真偽。這次中國方面高調紀念辛亥革命認祖歸宗於孫中山門下,也真表現出了相同於假唐僧、假悟空也想西天取經得到一個正果的迫切需求。從好的說開去推斷去,中國共產黨政府可以考慮放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號,改稱中華民國,強行與留守在偏僻小島上的中華民國統一;做得更徹底一些,放棄中國大陸現有的政治體制,“開門揖盜”,把馬英九和蔡英文請回大陸去,按照台灣的民主政治模式治理中國大陸。只有這樣,中國共產黨人才可以真正的成為孫中山先生開創的革命事業最堅定的支持者、最親密的合作者、最忠實地繼承者。只有這樣做了,我才因此成為荒唐可笑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豈不皆大歡喜。

10月10日馬英九在台灣的建國百年慶典上的演講就很顯得柔美,“英九要藉這個機會,呼籲大陸當局:紀念辛亥雙十,就不能忘記國父建國的理想是要建立一個自由、民主、均富的國家,大陸應該勇敢地朝這個方向邁進,也唯有如此,才能縮短兩岸目前的距離。紀念辛亥雙十,也不能割裂歷史,而必須呈現歷史原貌,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太像那個辨認清真假美猴王的地藏菩薩,但法力有限,不敢明言。其實胡錦濤的高調紀念孫中山是欺師滅祖的行為,奪人錢財奪人妻,還要以救命恩人自居。馬英九的身段過於柔軟,如何面對孫中山在天之靈?蔣家父子、先父馬鶴齡地下有知如何瞑目?

客觀地說,世界共產主義運動1949年席捲中國,通過內戰的軍事勝利,把亞洲第一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驅趕到彈丸之地台灣,是一次變相的專制王朝在中國的成功復辟。辛亥革命成功地推翻了中國千年君主專制,那麼今天紀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真正含義是什麼?不僅僅是回憶一百年前那場畫時代革命,而是要重新找回那場革命的精神,找回孫黃的壯志雄心,找回陸浩東、陳天華、秋瑾、徐錫麟、林覺民等的長存浩氣。

尋求民主與自由,重新做一次辛亥革命成就的作業,衝出我們中華民族百年迂迴的迷徑,是當代中國人的歷史使命和機遇。謹以秋瑾詩與當代中國人共勉:不惜千金買寶刀,貂裘換酒也堪豪。

一腔熱血勤珍重,灑去猶能化碧濤。

 

本台選刊網友來稿及網上時評類稿件。所刊文稿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評頭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薦稿件。摘選文稿以文明、理性、獨立、多元為準則,本欄以此自勵,並同大家共勉。

 法廣編輯部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