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文藝欣賞

蓬皮杜藝術中心舉辦波爾坦斯基藝術回顧展《時光流逝》

音頻 06:06
蓬皮杜中心舉辦克里斯蒂安·波爾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的回顧展“時光流逝”的海報。
蓬皮杜中心舉辦克里斯蒂安·波爾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的回顧展“時光流逝”的海報。 Centre Pompidou

從剛剛過去的周末(1月11-12日)開始,巴黎蓬皮杜藝術中心自上而下舉辦向法國藝術家克里斯蒂安·波爾坦斯基致敬的藝術活動,自上是位於藝術中心五層的季節展館推出的為藝術家專門舉辦回顧展,而下是在中心地下停車場,舉辦的歌劇演出,歌劇再現了這位法國的著名當代藝術最為關注的主題,反抗遺忘。

廣告

鐘聲從大提琴手顫動的手指上傳出,放映機發出的光暈,印有黑白相間模糊面容圖案的窗紗,讓人想起那些已經死去的人,這些人一直困擾着這位1944年出生、父親是猶太裔而母親是天主教徒的藝術家。

名為《 墓穴(FOSSE)》的歌劇自1月10日周五到周日,連演三天,是由巴黎喜歌劇院訂購,和蓬皮杜藝術中心共同製作的。

歌劇由波爾坦斯基與作曲家、鋼琴家弗蘭克·卡維斯基一起創作,並由讓·卡爾曼負責設計燈光照明。

在濃霧圍繞,具有但丁風格的神秘場景中,法國女高音歌唱家卡倫娜·沃爾克(Karen Vourc'h)的歌聲響起。由13把大提琴,6架鋼琴及電吉他組成的樂隊伴奏,以及法國室內合唱團的32位歌手的伴唱。

兩名打擊樂手沒有使用鼓槌,而用手敲打着各種打擊樂器,異常的、有節奏感的樂聲震動着歌劇的演出場地。 甚至還有附近隧道中傳來的汽車發動機的聲音。

對此,弗蘭克·卡維斯基表示:“悅耳的歌聲在這裡不再是主題,優美的柏拉圖式音樂是不可能的。樂隊在樂池裡不再受到保護,而樂者散落在觀眾中。這裡沒有讓聽覺舒緩的悅耳,而是處在一種不舒服的狀態中,但對音樂的要求還是嚴格的”。

觀眾可以根據自己在停車場的位置不同發現不同的回聲。波爾坦斯基表示:“在三個小時里,不可能在所有的角落來聆聽歌劇。這種行為藝術能使空間變得更美好。然後我們會聽到其他聲音。”

劇中的角色戴着令人不安的口罩,被困在蓋着篷布、內部點着燈的汽車裡,所有的汽車大燈都亮着。

在這座國家現代藝術博物館五層的季節展館舉辦的藝術家回顧展中,觀眾還是可以找到這種伴隨着壓抑性心跳聲的神秘印記。

名為《時光流逝》的回顧展將持續到3月16日結束,展覽破譯了藝術家想傳達的、具有挑釁性的信息,他在接受《世界報》採訪時,就坦白表示,自己“主要的創作就是與遺忘、消失作鬥爭”。 。

展覽故意利用觀眾視覺的不適引發的震撼開始:循環播放的視頻中,一個坐着的人在不斷地嘔吐。視頻名為《監禁》,幼時的波爾坦斯基就在備受二戰傷害的家中,了解到了監禁意味着什麼,在家裡,猶太集中營的故事無所不在。

如同從火車車窗看出去的雪景  波爾坦斯基將仔細收集的自己小時候的各種寶貝,一字排開擺放着那裡,旁邊還配上自己不同年齡段的照片。

數百個人的面部黑白照片,有的伴着燈光,有的沒有,但無論如何,這些燈光都傾訴着失蹤者、或已經走到生命盡頭的老人:像一部像冊,一個幸福家庭的照片。

之後是1955年,米老鼠俱樂部(Mickey club)的孩子們。更遠一點,猶太大屠殺中受害者的照片,和它們為鄰的是上百名他們的劊子手的照片。

波爾坦斯基(Boltanski)的作品中,還有一個是由眾多標有名子的金屬盒子組織,這些盒子看似隨意地被堆砌擺放起來;經風扇吹起的窗紗,搖搖晃晃地露各種人的臉,孩子的、男人的、女人的,他們的表情像從地獄歸來一般。但是,在最後的作品中,自由之風吹動了鐘聲,象徵著解放。

油畫架上掛着的黑色西裝,讓人想起賈科梅蒂(Giacometti)的雕塑《行走的人》,當觀眾經過時,像是在問他:“你受了苦嗎?” “你嘔吐了嗎?”

波爾坦斯基,在接受《世界報》採訪時坦言:“我曾是我自己的民族學家。在試圖尋找自己過去的同時,我用其他人的形象對它進行了重新創造。”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