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劉鶴訪美面面觀

音頻 04:31

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近日訪問美國。美國白宮一官員稱,總統特朗普的主要經濟助手與劉鶴周四就貿易和經濟關係進行了”坦率且具有建設性的”會談。

廣告

白宮表示,我們強調了在雙方經濟關係中實現均衡與互惠的重要性, 我們討論了確保與中國公平互惠貿易的方式。白宮指的是劉鶴與美國財長努欽、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柯恩和美國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舉行的會談。

紐約時報報道說,缺乏接觸是中美關係中一個令人擔憂的信號,特別是特朗普政府還可能準備對中國實施幾十年來最嚴厲的經濟制裁。在未來幾周里,特朗普政府將決定是否對中國的鋼鐵和鋁徵收高額關稅,並限制中國的投資,以懲罰中國涉嫌竊取美國知識產權的行為。

經濟學家擔心,貿易制裁可能招致中國的報復,甚至導致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陷入貿易戰,那將損害美國及其他國家的企業與消費者的利益。

紐約時報引述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全球政策與戰略學院21世紀中國研究中心主任、前外交官謝淑麗說,特朗普政府似乎無意通過談判取得一個對雙方都有利的結果。她還表示,如果美國決定採取更具懲罰性的方式,“那麼我認為,我們正處在陷入更接近冷戰式關係的邊緣”。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問題專家、中國全球化智庫(CCG)特邀高級研究員呂祥接受經濟觀察網記者採訪時表示,這次是美方邀請劉鶴訪美的,說明還是有一些溝通的意願的。現在的美國,從白宮到內閣,雖然有很多情緒性的表達,但總體而言,理性的聲音還是佔上風。

經貿問題是美方說的最多的。尤其是特朗普從競選的時候就一直在說貿易逆差問題,包括商務部、財政部還有首席貿易代表,這些人都非常着急,恨不得用一年半載就將其解決。

美國貿易逆差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結構性問題,不是兩年三年就能夠解決的。它涉及到金融政策、涉及到美元的地位等多方面的問題。兩國的現在已經有一些貿易摩擦了,如果讓摩擦上升到“貿易戰”的地步,那麼對於中美兩國、對於全球正在復蘇的經濟來說,都是災難性的打擊。

去年特朗普訪華,雙方簽了2535億美元的合作協議,其中大部分是意向性協議。這個意向性協議怎麼落實?怎麼樣為兩國經濟奠定一個更好的基礎,需要雙方往前走一步。

美國國債的收益率正在提升,十年期國債的收益率已經接近3%了。超過3%的話是非常危險的,這意味着美國的舉債成本會大幅的提高。中國、日本這兩個國家是美國最重要的兩個債權國。如何保持這方面的合作,可能是美方最關心的問題,這比貿易問題重要得多。

BBC商業事務編輯卡馬爾·阿哈邁德 (Kamal Ahmed)分析,二戰後美國的經濟利益植根於其他國家經濟的成功發展,因此建立起自由貿易規則,其他國家成為美國產品的客戶。但現在情況變了,中國成為強大的經濟體,在都在全球貿易的競爭中展現出實力。在特朗普看來,國家計畫、知識產權盜竊和出口補貼是全球貿易的新武器,這些武器被用於對付美國。如果美國沒有得到“公平互惠的交易”的待遇,那麼就要採取行動,進行反制。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