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環境與發展

王維洛評鄱陽湖水乾枯的原因及相應對策

音頻 12:00
中國網絡盛傳的鄱陽湖乾枯的圖片,2018年4月.
中國網絡盛傳的鄱陽湖乾枯的圖片,2018年4月. 網絡圖片

四月中旬,中國最大的淡水湖鄱陽湖的水位再度巨幅下跌,跌破歷史最低紀錄,據官方提供的數字,鄱陽湖標誌性水文站星子站的水位僅僅為11.03米,鄱陽湖已經變成了一個“大草原”。雖然中國官媒描述說:乾涸的湖底長出綠草,從空中俯瞰,中國最大淡水湖呈現出別樣的壯美風光。但是,中國網民卻大為感嘆,有評論表示曾經是:落霞與孤鶩 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如今卻是: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廣告

中國網民們提問道:不知道哪一年開始,鄱陽湖進入了這種枯水期的惡性循環,湖裡的魚蝦等水中生物年年都是滅頂之災!三峽大壩是否是導致鄱陽湖水位嚴重下降的原因?那麼,當初修建三峽大壩時中國政府是否預測到可能造成的負面後果?如何才能夠緩解這一嚴重的生態危機?已故中國著名水利專家黃萬里的話是否真的有可能獲得應驗: :三峽大壩的最終結果就是被炸掉!

我們就上述議題採訪了目前旅居德國,長期關注三峽大壩等生態問題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

法廣: 首先請您從歷史的角度來談談鄱陽湖對長江所起到的作用?

王維洛:長江在歷史上並沒有很多的洪水,只是到明朝之後才開始出現洪災。之所以沒有洪水,就是因為長江下游地區有許多湖泊,它們同長江是連在一起的。現在長江最大的湖泊是鄱陽湖,湖水面積最大的時候可以達到五千平方米,一般時候在三千平方米左右,而最近幾年來的湖的面積越來越小,冬天枯水期的時候甚至只有幾百平方米,最近已經幾乎全面乾枯。

法廣: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現象?三峽大壩是禍根嗎?

王維洛:我在這裡引用的是江西省水利廳的結論:三峽工程清水下泄, 挖深了長江的河道,在深的地方挖深了二十米,淺的地方至少挖深了一至兩米,在主航道被挖深了之後,在同樣的水流量之下,水位就開始下降,鄱陽湖因此就難以蓄水,這就是為什麼鄱陽湖的水位出現下降。山西省因此要求在鄱陽湖邊修建水閘,將鄱陽湖水與長江分開,但是,分開了之後,很可能會出現更加嚴重的問題。

法廣: 為什麼鄱陽湖與長江分開之後會出現更加嚴重的問題?

王維洛: 因為這個問題就會往長江下游傳遞,因為如果修閘可以使江西省鄱陽湖受到保護的話,鄱陽湖同長江隔離之後,長江流入東海的水量,尤其是在枯水期將大大缺少,這就會加劇長江口海水頂退的現象。雖然從常年來看,在自然狀況下,長江口也會出現頂退的現象,但是,卻不至於會象今天這麼嚴重,過去最遠也就頂退到江蘇的鎮江,而且海水的濃度並不重。而三峽大壩建成之後,海水已經頂退到江西的安慶,現在上海為了保障居民的飲水,不得不在長江里修建了一個水庫,以此保障該地區居民的飲水供應。而且,令人驚訝的是,三峽建成之後,儘管西藏高原的冰川融化,按道理長江中的水流量應該增加,然而,現實卻恰恰相反,三峽大壩出水口每年的水量減少10%。現在在長江中下游還有將近六百多個調水計畫,這就大大減少了長江中的水流量,而最會受到長江水量減少危害的就是在長江口的上海。我們以前都聽到過埃及阿斯旺大壩對尼羅河出海口的影響,阿斯旺大壩改造了大量沙漠,灌溉了大量農田,糧棉產量大增,但卻導致水庫下游的尼羅河水水質惡化,居民用水受到威脅;水質的惡化與水文條件的改變,也致使多種魚類滅絕;尼羅河下游的河床遭受嚴重侵蝕,尼羅河出海口處海岸線內退。中國的三峽大壩當初上馬時僅僅看到了眼前的利益,而沒有從長遠的角度了全面衡量對生態的危害。

法廣:其實當初修建水壩時就能夠預測到三峽大壩對鄱陽湖等沿岸湖泊的影響,為什麼沒有做好預防工作呢?

王維洛: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當初就是沒有很好的研究這些問題,當初只是提出了這個問題,但卻並沒有做出具體的研究。這就是為什麼作為環境評估組顧問的侯學煜就表示:我們不能僅僅以利大於弊,或者弊大於利來做總結,因為,我們對會產生一些什麼樣的影響都不知道,也拿不出預防的措施。所以他就拒絕在評估報告上簽字。當時國家環保局在審批報告上也明確註明:必須繼續關注長江中下游以及長江口的影響做研究和調查,這就等於承認相關的研究並不足夠,但是,他又自相矛盾地同意工程啟動。

法廣:也就是說三峽工程批準時並沒有出台一些保護下游湖泊與河流的一些措施。

王維洛: 根本沒有。不過,當時在三峽工程上馬的時候,中央政治局開了一個會,討論是否應該同意上馬.當時,錢正英就提出了這麼一個報告,題目是:為了挽救洞庭湖,說建三峽工程可以挽救洞庭湖,當時提出的是這麼一個論點。至於三峽工程建成之後清水下泄以及三峽工程改變水流量所產生的影響,當時沒有人預測到。

法廣:那麼,當初提出建三峽來挽救洞庭湖的主要依據是什麼呢?三峽運營之後達到了預期的目的嗎?

王維洛: 當時是李鵬在三峽日記上記錄的,說是由於建洞庭湖淤積,不能起蓄水池作用,只能用三峽水庫來代替。三峽工程在全國人大表決前中共中央召開的常委會上,是請錢正英來說的。到現在,錢正英也沒有把這個報告發表出來。因為這個論斷是錯誤的。因為洞庭湖接納湘資沅澧四水,和長江起互相調濟的作用,而三峽水庫在長江幹流上。所以這種說法是完全沒有根據的。

感謝王維洛先生接受本台的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