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環境與發展

為何要保護生物多樣性?

音頻 12:00
法國的農業耕地受到國家農耕計畫的保護,不能輕易轉讓給房地產開發或其他商業用途。
法國的農業耕地受到國家農耕計畫的保護,不能輕易轉讓給房地產開發或其他商業用途。 © Charlotte Stiévenard

就在全世界都把氣候變化問題看做是對地球環境的一大重要威脅時,另一大威脅卻並未引發人們足夠的重視,那就是生物種類的大量消失。在5月22日國際生物多樣性日的前後,全世界的研究部門都公布了一系列有關生物多樣性的研究報告,警告人們切不可對此掉以輕心,視若無睹。

廣告

聯合國生物多樣性與生態系統服務政府間科學與政策平台IPBES今年三月出台了有關全球生物多樣性的最新研究報告, 報告警告說,全球許多生物種類都已經成爲瀕危種類,非洲大陸將近一半的哺乳動物以及鳥類都有可能在2100年之前消失。報告預測說,到本世紀中期,亞太地區的海洋與河水中的魚類將徹底滅絕。而造成物種消失的主要原因是塑料污染,農藥以及化肥的大量使用以及耕地與濕地面積的大量減少,而世界上四分之一的生物生活在土壤中。我們在上一期的節目中介紹了中國的生物多樣性的現狀及專家們的相關預測,

今天的節目則將側重點放在法國,法國國家科研中心與法國國家自然歷史博物館今年三月共同公布了一份有關法國鳥類生存條件的研究報告,報告顯示,在最近十五年內,生活在法國農村的鳥的種類減少了30%。而鳥類的損失只是生物種類消失的冰山一角,最近三十年來,歐洲的昆蟲的種類消失了80%。

法國政府計畫推出一攬子保護生物多樣性政策

面對如此嚴峻的現實,法國政府計畫在今年七月推出一攬子保護生物多樣性的政策,環境部長於洛已經發動了公民諮詢活動,呼籲法國公民主動向政府提交建議,於洛還明確向政府總理以及總統發出最後通牒,倘若他所提出的要求不能夠獲得滿足,那麼,他將在七月份宣布辭職,當然,以辭職來要挾,對於洛來說已經不是首次,此前他就因南特機場計畫以及核反應堆的拆卸等問題向政府作出最後通牒。

此外,法國政府此前還宣布將於明年在巴黎舉辦聯合國生物多樣性與生態系統服務政府間政策科學平台的第七屆全體大會,大會按計畫將於明年四月底召開,該大會肩負着一項重大的歷史使命,那就是要為2020年之後保護全球生物種類制定出一個的總體的活動框架,目的是為了達到2010年聯合國通過的《名古屋議定書》與《愛知目標》中所指定的目標。這一有關生物多樣性的總體框架的重要性同2015年聯合國在巴黎簽署的巴黎氣候協定的重要性可以相提並論。

必須指出的是,雖然土壤的退化以及生物種類的減少正在直接影響着人類的生活,但是,生物多樣化問題卻遠沒有氣候變化議題那樣受到各國政府以及輿論的廣泛關注。而且,如果遏制氣候變化,減低溫室氣體排放必須在全世界各國協調一致,共同合作的基礎上才能夠有效進行的話,生物多樣性的保障卻完全有可能依靠各國自己的自主政策來獲得改善。中國政府在全國範圍內污染嚴重的背景下成功地保護了大熊貓的生長繁殖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然而,到目前爲止,各國政府在保護生物多樣性領域均未出台重大的舉措,而僅僅將此作爲是與氣候變化有關的邊緣性的問題,而事實上,從長遠的角度來看,生物種類的消失將直接威脅到人類的生存。

這並不是危言聳聽,為什麼說遠在地球的另一個角落的動物或者植物的存在會對我們今後的生活產生影響?其原因,其實十分簡單,因為一種物種的消失很可能會導致其他物種的消失,因而從長遠的角度來看,使人類的未來生存將受到威脅。

愛因斯坦:倘若蜜蜂在地球上完全消失,人類繼續生存的期限可能不超過五年。

因為我們知道,人類所使用的大約50%的藥品都來自大自然,大海中的藻類是地球人類呼籲的氧氣一大重要來源,海洋中的珊瑚不僅是魚類的避護港,而且還可以緩衝海浪對海岸的衝擊,保障海岸不至於受到侵蝕。

同樣,地球上的森林不僅為人類提供木材,而且還可以在雨季積累雨水,在旱季為人類提供水分,森林可以使氣候宜人,樹木在生長期間還可以吸收二氧化碳,從而減低大氣中溫室氣體的含量。

保護生物多樣性可以保留生命繼續延續的可能性

當然,保護物種的意義並不僅僅限於剛才我們所列舉的能夠預見的物質利益,還具有更加深遠的意義。法國著名的生物學家,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and Natural Resources)的創始人之一巴特里克·布拉登(Patrick Blandin)在接受法國文化廣播電台採訪時曾經這樣表示:

我們可以修建一些蛤蟆通道,來保護蛤蟆的生存環境,我們這樣做可以被認為是僅僅是為了保護蛤蟆,也可以被認為是為了保護物種的多樣性,也就是保存物種能夠滋生繼續生存的可能性,生命中存在着許多自相矛盾的因素,而生命的特徵就在於能夠不斷複製,當然,不是每一次都能夠複製得一模一樣,這才產生了物種的多樣性,而正是生物的這種多樣性才使生命能夠在周邊環境發生變化的前提下繼續生存,使生命得以延續,當然,新的生命可能不再生活在原先同等的環境中。這一延續演變的過程有可能很快,也有可能需要很長的時間,所以說,生物多樣性的重要之處就在於首先是種類的多樣,這麼說似乎很平淡無奇,但正是這種多樣性才保障了生命不斷重新滋生的可能性。所以,問題的關鍵就在於如何保留生命延續的可能性,這才是保護自然,保護生物多樣性的真正的意義所在。

當然,我們也可以完全走出功利主義的立場,以更加廣義的角度來討論保護生物多樣性的意義。從哲學的角度來看,如果我們把人類作為地球生物中簡單的一個組成部分的話,那麼,人類又有什麼理由來破壞別的生物的生存環境呢?

物種的存在有超脫功利性以外的價值

我們再來聽聽法國生物學家巴特里克·布拉登先生的觀點:

有時候我真想說,沒有用的東西,也是有用的,生物的存在本身就有意義,而不必一定有用途,但它可以帶給我們功利以外的價值。這就涉及到一個價值觀的問題:也就是其他的生物有什麼存在價值?它的存在價值是否就必須以人類的標準來衡量?也就是說,是否可以拿來吃,是否可以拿來穿,是否可以拿來建房,可以製造藥品等等,這些都是其他生物可能擁有的價值,當然,還包括自然風景可以帶來舒適的感受,可以給人帶來精神上的遐想。但是這一切,都是從人類的角度來評估的。這也是為什麼今天社會上流行的一些新的詞語讓我覺得難以忍受,比如說,我們使用“服務“,或者“資源”之類的詞語,也就是說,豐富的物種是為人類提供服務的,在它們為我們人類提供的各種各樣的服務中,就包括“精神服務”。我們總是站在人類自己的角度來看待別的生物。

當然,從根本上,人類作為自然中的一員不可能超脫於自然,但是,我們是否可以將地球上別的生物給予人類同樣的價值,承認它們除了為人類提供服務之外,還有其自身固有的存在價值。努力承認其他的物種有其自身的價值,這是十分美好的理念,承認一個無人知曉的無名的小昆蟲有其自身存在的價值,這其實是一個非常美好的人道理念:也就是承認他者是獨立存在的個體。

巴特里克·布拉登的上述言論是以哲學家的視角來看待生物多樣性。毫無疑問,要使人類摒棄等級觀念,將地球上其他生物與自己同等看待還需要時間,事實上,人類用平等的眼光看待各種膚色,不同種族的族群也只有幾十年的歷史。上個世紀中期,法國著名人類學家列為·施特勞斯對美洲,非洲的土族人的研究逐漸推翻了人種優劣的理論依據,但是,今天世界上因種族而歧視他人的人依然大有人在。

所以,人類以非功利的眼光來看待其他物種的存在的日子看來還非常遙遠。

保護生物多樣化對許多人來說意味着保護財源,事實上,保護生物多樣化與生物科技開發之間存在着密切的關聯。在生物科技高度發達的今天,生物多樣性已經成為開發生物科技的原材料。1986年,哈佛大學生物學者愛德華·威爾遜提出生物多樣性這一詞語時,就試圖以開發生物科技來保護物種的多樣性,以經濟利益來換取對物種的保護,也就是所謂“綠色黃金”的說法,這也就引發了有關是否應該將物種市場化以及對物種的擁有權的一系列爭議。

必須強調的是,1986年,生物多樣性這一概念提出的時候也是人類歷史上首個轉基因植物問世的一年,同樣,1992年聯合國在里約簽署《生物多樣性公約》的同一年,也是全球第一顆轉基因西紅柿研製成功的一年。相信這一切,不應該僅僅是出於巧合。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