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環境與發展

中法專家談台山核反應堆啟動與信息透明

音頻 12:00
中廣核集團在巴黎展出的中國第三代核反應堆模型,2018年6月26日。
中廣核集團在巴黎展出的中國第三代核反應堆模型,2018年6月26日。 路透社:REUTERS/Benoit Tessier

法國媒體6月7日大量報道了中國廣東台山核電站一號機組核反應堆正式啟動的消息,因為台山核反應堆使用的第三代歐洲壓水式反應堆(European Pressurized Reactor)技術是完全由法國公司設計提供,倘若台山核電站試驗成功,將是法國核電技術的一大勝利。也為陷入嚴重財政危機的法國核電集團帶來新的希望。然而,令人驚訝的是,廣東台山核電站所屬的中廣核集團卻並未在當天對外公布上述消息,在香港媒體的追問之下,中廣核才在隨後幾天公布了1號機組已於本月6日進入“首次臨界”階段的消息,所謂“首次臨界”階段,也就是核燃料已經開始進行核裂變,這是核電廠機組接駁電網、正式投入商業運作之前的最後階段測試。

廣告

核工業因涉及國防科技,倘若發生事故後果嚴重等因素而成為全世界信息封鎖最嚴重的工業之一,在新聞自由以及非政府組織活躍的國家,核電集團不得不對外公布最基本的信息,滿足國民的知情權,然而在缺乏新聞自由的國家,那就另當別論了。第三代核反應堆的威力遠遠高於目前運作的核反應堆,一旦發生事故,後果可想而知。而剛剛啟動的台山一號機組在開機運作之前並沒有排除所有已知的安全隱患,難免引發法國核電專家以及中國國內非政府組織的擔憂,說到中國國內的反對聲音,當然主要指的是香港。香港公共專業聯盟創會主席及現任政策召集人,長春社前任主席及現任理事黎廣德先生長期呼籲北京核電安全機構以及中廣核增加對台山核電站工程建設的透明度。

法廣:非常感謝您接受法廣的專訪,能否解釋一下為何對台山核電機組啟動如此擔憂?

黎廣德: 我的擔憂主要有以下幾點:首先是台山核電站採用的是法國的核電技術與設備,而法國本國的核安全局都沒有批准同類核電站的投產,所以其中很有可能還有一些沒有明確的核安全問題,如果法國都沒有批准,中國提前運作,這實在令人憂慮。其次,核反應堆使用的關鍵的設備來自法國,某些設備存在瑕疵,它們未來的解決方案都不明確,比如說有關反應堆鍋爐的頂蓋碳濃度過高的問題都不知道如何解決,在這些硬件問題都沒有解決就開始投產,這也同樣令人憂慮。另外,投產的時間也過於倉促,今年五月底,中國核安全局剛剛出台了一個有關台山一號機組的核安全報告,報告中提到六個需要改善的方面。而機組在一個星期之後就投產,很難相信能夠在一周內完成六項改善工作。而且核安全局並沒有重新檢查。最後,國際原子能機構(AIEA)幾年前曾經派代表團前往中國做核調查,調查報告質疑中國的核安全局的獨立性,因此將核電安全檢查完全寄託於中國核安全局,實在令人擔憂。出於以上四個原因,我對台山的核電站投產的狀況表示擔憂。

法廣: 您說到中國核安全局今年五月公布的有關台山核電站的核安全報告,這份報告是公開的嗎?

黎廣德: 是的,在香港傳真社的網站上就能夠看到。如果不是報告全文的話,至少這部分是公開的。

法廣:香港媒體對中廣核集團提出許多疑問,似乎沒有獲得具體的回答。

黎廣德:中廣核一貫在信息上缺乏透明,從來都不會回復外界的提問。無論是香港媒體還是香港公眾。

法廣:中國核安全局說廣東台山核電站離香港130公里,一旦發生核事故,香港受到核擴散的威脅很小。

黎廣德:我們關注台山核電安全問題不僅僅是為了香港市民的安全。台山核電站處於廣東省人口最密集的地區,一旦出現事故,受影響的人數以數百萬計算。台山的人口密度要遠遠高於日本福島以及烏克蘭的切爾諾貝利。至於香港是否會受到直接的影響,還取決於事故的性質,即使沒有受到直接的影響,也可能會受到間接的影響,例如,水,空氣,以及生物鏈等因素。所以;影響應該是非常巨大的。

法廣:作為非政府組織代表,你們是否與中廣核以及北京當局進行溝通?

黎廣德:我們過去一直試圖與中廣核溝通,但是,他們從來也不回答。我們甚至向中廣核上市的香港交易所提出意見,我們也通過香港立法會議員向香港政府提出質疑,但是,中廣核集團從不回答我們的提問,至於香港政府,他們只是表示一旦發生問題,大陸保障會與香港溝通,採取應對措施,但是我們關注的是核電站修建時所帶來的風險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

法廣:香港市民是否普遍感受到台山核電站的安全威脅?

黎廣德:並沒有民調統計數字,很難說出具體的數據。但是,一般留意到這一信息的香港市民都很擔心,因為香港人是很重視公民的知情權的,而中廣核從以及核安全局一般都是黑箱操作,所以,香港人對他們普遍都很不滿意。

確實,廣東台山核反應堆工程信息缺乏透明,這也是法國核電專家的觀點.我們知道,第三代歐洲壓水式反應堆的修建工程複雜,目前在芬蘭以及法國的同類工程因技術原因而多次被迫拖延啟動時間,法國本土,位於英吉利海峽附近的弗拉蒙威爾(Flammville)也因鍋爐質量等問題而多次被拖延,上周法國電力集團宣布,弗拉蒙威爾核反應堆的運作再度被延期,原定的日期是明年年初,但由於核反應堆的管道焊接沒有達到國家核安全局的標準,電力集團不得不重新返工,預計最早也要等到明年年底。

那麼,法國核安全局以及法國電力集團對廣東台山一號機組的安全檢查方面有多少了解?

就此,法國世界能源諮詢組織(WISE)法國分部負責人伊夫·馬里納克(Yves Marignac)先生這樣回答說:我們沒有足夠的信息了解一些最基本的工程的實現的具體狀況,有關台山的反應堆鍋爐的鍋蓋問題以及管道的焊接等我們在弗拉蒙威爾發現的問題,在這些問題上我們都沒有獲得必要的信息,人們對質量可能出現瑕疵的擔憂也沒有獲得應有的回應。

那麼,在這樣的背景下,台山核電一號機組投產是否可以說是不符責任的行為?倘若出現問題,對台山核電廠擁有30%股權的法國電力集團是否也應該承擔責任?法國核安全局是否也應該承擔責任?

伊夫·馬里納克:當然,這方面國際上有明確的規定,也就是所謂的民事責任。確定一旦出現事故,哪一方應該負責。只要中國當局接受法國電力集團提供的核反應堆的技術以及啟動的具體日程,那麼,法方就不應當承擔任何責任,除非法國電力集團在工程質量或者提供設備上作弊,法方只在存在作弊的狀況下才有必要負責。這到目前為止並不存在。但是,倘若設備運送沒有任何問題,但是工程因存在設計問題而導致事故,只要中方在事先接受了法方的設計方案,法方沒有義務承擔任何責任。

綜上所述,倘若第三代歐洲壓水式反應堆(European Pressurized Reactor)因設計上的原因而出現事故的話,雖然,法國的核電技術的聲譽將因此而遭受重挫,但是,中廣核卻並不可能追究法方的責任。但願中國爭先成為全球第首個第三代歐洲壓水式反應堆正式運營的國家並不至於付出沉重的代價。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